第99章 失恋了?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99章 失恋了?

林深深的脸红得像是能够滴出血一般!她转过脸庞不去看漠北寒。 男人搂着她后背的那只手,却在一点一点动着解开她的内衣扣子。 整个内衣被解开,漠北寒将手抽出直接给林深深脱了下来,然后又伸手想去脱她的裤子。 林深深感觉很羞耻!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此刻一定是要碰她的。 可是她就是不想,一点都不想被他碰。 现在应该怎么办?闹腾? 呵!林深深感觉他要是还敢闹腾,和这男人反着干,他相信这男人说不定会在这浴室里面强x了她。 没办法了,林深深想了想,好像最近这男人挺受不了她哭的,受不了她的眼泪。 “不要、漠北寒不要!”女孩子的声音软软弱弱的传来,异常的勾人好听。 漠北寒已经将林深深身下那条底裤扯了一半,在听到林深深这句话时,她蓦然停住了手。 “小丫头乖好不好?给我好不好?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不在的这一年,我就像是一个出了家的和尚,即使肥肉送到嘴边都吃不下去,因为我只吃得下去你这块肉啊!” 男人的话又轻又柔,带着诱哄特别的温柔。 “漠北寒我……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在这里,我们待会出去好不好?” 林深深不敢直接说她不想被漠北寒碰,因为她害怕她说了,这男人会发更大的火。 漠北寒听着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没说话突然猛的一下,将林深深光裸的身体抱入怀中。 “好,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不离开我!”男人的这句话夹杂着不舍得、无奈、无可奈何! 林深深不知道是怎么了,她听见这句话时,觉得心里一下子特别难受,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那……那你可不可以先出去,我洗完澡就出来。” 女孩低着头,声音小小的、糯糯的、是那么的娇弱,那么的惹人怜惜,和刚才在车里那个态度强烈的少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漠北寒听着,在林深深的额头轻轻一吻,转身背影落寞的出了浴室,他知道的,他什么都明白。 他的小丫头是在怕、她是在害怕他、所以才在他面前装模作样,她很讨厌自己的根本一点都不愿意他的触碰。 呵!只要一想到自己捧在心尖的那个小丫头在怕自己,漠北寒的心,就觉得像是被数万把刀,一刀一刀的凌迟一般疼痛。 小丫头,你怎么可以怕我呢?你怎么能够害怕我呢?如果你能对我稍微敞开一点心扉,你就会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没人比我更喜欢你、没人比我更爱你。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那么我愿意把我的整个世界都奉献给你…… 林深深洗完澡再从浴室走出来,心中本来忐忑的想着,她应该怎样去对付漠北寒才能不让这个男人碰自己? 可是当她披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却发现漠北寒根本就不在房间里了。 没在,他是走了吗?不会再回来了?林深深的心里陡然欣喜。 这下放心,林深深高兴的扑倒在大床上,今天晚上她安全了。 正当林深深还侵在高兴之中时,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林深深心中咯噔一下,不会吧,这男人又回来了? 他就知道这男人哪有那么容易放过自己。 转过头,林深深正要露出柔弱可怜的表情,却发现进来的不是漠北寒,而是几个小女佣。 女佣手中端着几道精致的菜肴,“林小姐boss刚才开车出门了,说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这个是他吩咐我们为您做的,害怕你饿着。” 女佣说着笑眯眯的将菜肴给放下了。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boss对哪个女孩这么好过,您可真是有福气啊!您先慢用,我们就先下去了。” 林深深听着,脸上保持微笑,不说话,只是点点头,心里却忍不住觉的这是福气吗?谁愿意谁要,她才不想要呢! 佣人走后,林深深看着那一盘一盘的食物,还真是有些饿了。 她也不矫情,饿了就吃,现下想一下子觉得漠北寒那个霸道的男人,有的时候怎么细致的像个女人一样啊! 七夜酒吧。 七夜酒吧帝都最大的酒吧,VIP包厢中。 漠北寒一瓶接一瓶的喝着酒,凌权夜在一旁看着漠北寒这副模样,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他们家老大什么时候竟然也爱来洒吧了,今天还是主动找他出来的。 “老大,快别喝了,你不要告诉我你喝这么多酒是因为失恋了啊!” 漠北寒拿着酒瓶,看着眼前的凌权夜喃喃自语道:“我倒是想失恋,关键是恋爱都还没开始,要怎么失恋呢?!” 凌权夜听着用手拍了拍胸膛,这就对了,像他们老大这种把女人当一次性用品的人,要失恋的话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凌权夜正准备问漠北寒为何事发愁,却听那边漠北寒,轻声说道“呵!那个小丫头,她为什么不爱我?” 噗的一下,凌权夜喝进去的那口洒猛然一下喷了出来。 什么、什么?他没听错吧?“……” 为什么不爱我?这是自家老大说的,还是世界玄幻了?“……” 眼前这个借酒消愁郁郁不振的男人,真的还是他那个狂拽霸酷的老大吗?什么女人啊,竟然会不喜欢他们老大?“……” “老大,你不是视女人为衣服吗?你和女人不是只能和你有一夜吗?怎么!这样你还和哪个女的扯上关系了?” 漠北寒不说话,酒接着一瓶又一瓶。 林权夜仔细一想,不对呀!自从上次漠北寒从b市回来,整个人都变了,突然一下变得像个和尚一样!从来没听说过他还找过哪个女人,如果没有女人又何来的喜不喜欢一说? 凌权夜仔细一想,突然一个想法在他心中陡然炸裂。 不会吧,靠!难道自家老大喜欢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