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重逢

林深深知道,她就知道是这样的答案,可是当这些话一字一句的落进她的耳中、落进他的心里时,她仍然感受到那窒息的疼痛。 “好,我记住你的话了,我不在是你的女儿,从今以后我与你与整个林家,都无任何瓜葛!……” 林深深倔强的眼神扫过眼前的三人,从今以后这里的一点一滴都和她没有瓜葛,而这三个人,她不会忘记,她会永远记住,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些欠她债的人分毫不差的,把欠他的都还给他。 转身背影落寞,林深深迈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蹋出了林家。 此刻的林深深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身心俱疲。 从今以后,她没有家人了,她只有她自己,她没有任何要保护、要牵挂的人了,他以后要为自己而活。 更要为了让这座宅子里的人受到惩罚,而去努力奋斗的活着。 出了了林家以后林深深向自己的好闺蜜阮小陶道了一个别,然后去往了学校办理了退学申请。 现在的她不想留在b市,也不能再留在b市了。 林国辉将她赶出家门,这是张红梅母女梦寐以求的事情,如果她现在他还留在b市这两个人一定会想尽办法置自己于死地的。 林深深坐在出租车上沉思者,现在她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去见言晨一面去和他道个别。 不管怎么说这个男孩子真的帮了她好多好多,也许这一辈子她都还不请,但至少她要走了她想告诉他,她想对言晨说声谢谢。 林深深站在言家大宅的门外,她想按门铃可是却始终没敢伸手。 正在这时的林深深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林深深打开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请问你是?” 电话那端言晨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深深你为什么走得这么突然,为什么不先跟我说一声你现在在哪里?” 竟然是言晨林深深心中一颤,她倒是忘了今天早上还叫佣人留了一个自己的号码给言晨。 “我、言晨我在你家门外,我要走了走之前我想见你一面,你可以给我出来开一下门吗?” 电话那端的言晨听着连忙挂掉了电话,出来为林深深开门。 “你要走了,你要去哪里?为什么要走?” 言晨一连串的问号向林深深砸过来,林深深苦笑脸上显得很是无奈。 “这地方我呆不下去了,我也不想在留在这里了,你知道的我弟弟没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亲人了,而这个地方也已经没有什么事是值得我留恋的了。” 没有什么再值得留恋的了,言晨的心中泛起一股酸涩,是吧!这个女孩的心里也没有他。 “深深,你先别那么冲动,要不我们进去说吧,你好好考虑考虑其实你可以和我……” 言晨的话说到这里,便被林深深打断了。 “谢谢你言晨,其实我今天来只是过来给你道个别的。 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你的情我记在了心里,虽然我知道报答不了,除了说声谢谢以外,我没办法去回报你其它的任何东西,我相信你也明白,有些东西没有就是没有,所以言晨对不起也谢谢你!” 林深深说完转身便离去,可她没想到的是身后一个重重的力道却将她给拉了回来。 男孩温暖的怀抱,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 林深深有些慌乱,她没想到言晨竟然会强行拥抱她。 “言晨你干什么?你……” 林深深正欲挣扎,那边男孩温情的话语便轻声响了起来。 “别说话,林深深走之前你可不可以把这个当做礼物送给我,就当是报答我了可以吗?” 男孩的语气带着无限的柔情,有着那么多的舍不得。 言晨的话触动了林深深的心弦,她都要走了她无法报答言晨,那这个拥抱就当是她送给他的临别礼物吧。 一个暖心的拥抱结束后,林深深用力地握了握言晨手真诚说道:“再见,珍重!”话落林深深洒脱地转身…… 这一刻林深深的背影,深深地烙刻在了言晨脑海里,这一幕他永远忘不掉…… 火车上林深深看着窗外的景色,思愁无限。 一直以来,林深深都觉得自已是一个很独立,很坚强,很上进,不服输的人。 对于生活,她有足够的韧性和冲劲,不会被生活轻易打倒。 但是当她真正经历风雨之后才发现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坚强,所以这里一切的一切再见吧!总有一天她会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一年后帝都皇廷大酒店。 林深深昏睡在两米宽的席梦思大床上 她身穿一件米色的薄纱裙,隐约可见一副窈窕修长的好身材,皮肤细腻柔滑,很是诱人。 秀丽清纯的脸上,本应雪白的肌肤却泛着异样的酡红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 浴室中传出哗哗的水声浴室门打开,包发富从中走出。只见他满身横肉,约莫四十岁左右,上身裸露,仅下身用一条浴巾包裹遮羞。 包发富缓缓的向躺在床上的林深深走去,他望着顾倾倾绝美的脸庞,一对三角眼淫光目露,不禁喃喃自语道。 “小美人儿,终于把你弄到手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在哥的身下,欲罢不能、快活似神仙的。”说着,他一双满是横肉的手便向林深深伸去。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酒店房门被人打开,几个黑衣保镖顺势而入,一把将正欲对林深深行不轨的包发富抓住。 包发富挣扎地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闯包爷我的房间”。 “还不赶快放开我,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要你们好看!”包发富恶狠狠的说道。房间玄关处,漠北寒大步流星地向房间内走去。 他清冷卓绝的面容上带着怒气,眉心紧紧的皱成了一个川字,最后目光落到床上小女人的身上才渐渐缓和。 走上前他轻柔地将林深深抱起,眼眸一转男人如同君王般的眼神睥睨着,己被保镖压跪在地上如同蝼蚁一般的包发富。 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包发富,此刻却仅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就给吓得心都提到嗓子眼,连连磕着响头,嘴里念叨着,“这位爷你若是喜欢,小的定当拱手相让”。 漠北寒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泠漠而坚硬的五官华美而又单板,骨子里透出的一股子寒劲,让人不寒而栗,如同撒旦般的声音在包发富耳边遍响起“说,哪只手碰的!” “没…没…我真没有碰。”此刻的包发富脸色苍白,吓的连话都说不清。 “我的女人也是你这种人敢想的,没碰是吗?!看了也不行!挖了他的眼睛!” 话洛漠北寒抱着林深深向房间外走去,身后传来的是包发富那杀猪一般的嚎叫。 回到璃园漠北寒叫来私人医生为林深深检查身体,在回来的路上,他抱着林深深就感觉到小丫头身上滚烫,脸颊也是异样的绯红。 “漠少放心,这位小姐没什么事情,就是酒喝多了,被下了点迷药吃点解酒药,休息一晚就好了”。 虽然医生说林深深没有什么事情,但漠北寒还是很不放心,他亲自喂林深深吃药,为她洗澡、为她换上睡衣、搂着她一起入眠。 看着被自己抱入怀的柔弱女孩,莫被寒脸上露出一抹笑,这丫头可真是他的劫难…… 第二天一大早,映入林深深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版的俊脸“啊!” 林深深尖叫一声,瞳孔放大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漠…漠北寒……你…你为什么会……?” 男人看着眼前女孩一脸惊恐的模样,他嘴角上扬邪笑道:“早安我的小丫头,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