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早就不是了!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84章 早就不是了!

“呵!蒋梦媛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抢也没有用!我林深深今天把话撂这儿! 你的言晨哥哥我不喜欢,现在不会喜欢,以后也不会喜欢,所以更不会去和你抢什么争什么? 自己的男人自己看好一点吧!不要总觉得是有人在勾引他、在和你抢夺他、凡事多动动脑子不然会生锈的!” 林深深这是在说自己蠢吗?蒋梦媛的脸色由青变红林深深这个贱人! “林深深你……!” 林深深不回答转身便出了的房门…… 走到楼下的林深深,陶一张她之前写了电话号码的小纸条给了一位佣人。 “你家少爷回来了,请你帮我把这个转交给他。” 女佣接过纸条,看向林深深“林小姐你这是要?” “我要回家了,替我谢谢你们家少爷的照顾。” 林深深回到林家的时候没有看见林国辉,却见林菲雅和张红梅。 “哟,小贱人回来了!怎么人家言少爷不陪你一起又被人踹了?” 林菲雅在一旁看着心里幸灾乐祸,那天林深深从婚礼上走后,张家二佬来到林家,将林国辉痛骂一顿,而后林国辉也是发了好大的火。 呵呵!林深深啊!林深深,这一次父亲一定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林深深不理会这母女俩,眼前的俩人简直令她厌恶致极! 林深深直径朝楼上走去,却一把被张红梅给拉住了手。 “小贱人,你还敢回来呀!你怎么每次婚礼都喜欢和野男人跑啊!你跑就跑为什么还要回来?怎么不死在外面啊!真是和你那个妈一样贱!” 林深深听着心里的怒火油然而生,为什么每次都要提她的妈妈,她妈妈到底做错了什么呀! 林深深一只手紧握成拳,反手就是一巴掌“啪!”打在张红梅的脸上。 “我说了,不许侮辱我的母亲!张红梅你还以为我是那个可以被你随便欺凌,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想关就关的小女孩吗?我告诉你早就不是了! 呵!我母亲是贱人,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你怕是早不记得你当初不过是林国辉在外面包养的一个三! 你以为你小三扶正了,你就可以这么嚣张吗?我告诉你,你只要当过小三,那你这一辈子就算进了棺材,也会带着这个名声! 现在你光鲜亮丽风光无限那又怎么样?我告诉你,你骨子里面的龌龊永远洗不清!” 林深深双眼猩红,一字一句的指控着张红梅! 张红梅听着林深深的话,看着那样的她,心里不由泛起一阵心虚,向后一步一步的倒退。 这么多年了,她被人称作是林太太。林深深说的对,她早就忘了她当初是怎样小三上位的了。 不、不是这个样子的!林国辉本来就是她的男人,本来应该娶的人就是她,是林深的母亲强取豪夺,林深深的母亲才是个贱人! 林菲雅看见自己母亲这个样子,连忙把前扶助了张红梅。 “林深深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林太太是我妈妈,你母亲本来就是个贱人!是她抢了我妈妈本应该有的东西,凭什么还要让我妈妈背上骂名!” “哟,怎么不装了!你不是善良美丽大方吗?亲爱的姐姐,你不想当你的圣母白莲花了吗?” 林菲雅看着林深深,整张脸都憋的通红。 现在没有外人,她没必要还在林深深面前装什么好人,更何况她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说张红梅是小三。 小的时候他和张红梅住在廉价的出租房,林国辉很少来看她们母女俩。 而每次来都感觉像是在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那个时候的林菲雅还只有几岁,还是一个小女孩。 可那个时候林菲雅也是最敏感的,她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很少来看自己和母亲。 后来邻居的说三道四,让林菲雅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那么少来看她们母女俩。 原来父亲还有另外一个家,在那个家里面有另外一个女主人,和父亲的另外一个女儿。 邻居家的小孩,都说她妈妈是不要脸的女人抢了别人家的爸爸。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和林菲雅一般大的小男孩小女孩、都不愿意和她玩,朝她吐口水、朝她扔石子、说她是野孩子,说她妈妈不要脸…… 一想到这些,林菲雅的心里面升起的就是滔滔不绝的恨意! “装?呵!林深深我告诉你,就现的你没资格还能让我装! 你少在这里侮辱我的母亲,你妈没本事留不住男人怪谁!哦!对了你就等着被父亲赶出去吧!” 等着被赶出去,呵呵!不用林国辉赶她、她自己就会走。 林深深哧笑,脸上的表情很是讽刺! “张红梅林菲雅我告诉你们!能被人轻易勾走的男人那都是垃圾!也就只有你们这样的垃圾收购站,才会将林国辉当成宝! 哦对了!张红梅你记住了那个男人能轻易被你勾走,那么同样的也能被其她女人勾走,知道现世报吗?有些事情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林深深说的语气不重,可一字一句都一一戳在了张红梅的心上。 张红梅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林深深这样说她的心里就莫名的慌。 不、不会的!她和林国辉这么多年的夫妻,就算两个人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爱情,可是也还有亲情呀!林国辉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的,不会的! “林深深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我告诉你……” 张红梅话还没有说完,却被林深深一下子给打断了。 “你什么你!你以为我有那么闲吗?还能有时间和你这个泼妇在这里扯半天!滚!” 林深深说着直接一把推开张红梅,蹬、蹬、蹬的就朝楼上走了去。 身后张红梅与林菲雅不服气的骂声传来,林深深不予理会,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 这个家、这间房、她住了十几年,现在她要走了,在这个地方更甚至说在这座城市,都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这些带给她的不过是无尽的悲悯与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