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没人能够逼她!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81章 没人能够逼她!

林国辉知道他不能承认! 如果他要是承认了自己的小儿子林家豪已经去世了,那么林深深就不可能再嫁给,张二祖了,张家许给他的一切都会泡汤。 “深深,你听爸爸说,不是这个样子的,你弟弟他在国外好好的怎么会去世呢!” 说到这里,林国辉语气停顿,看向了一旁的言晨。 “颜大少爷,今天是小女大婚之日,我不管你到底是有什么目的,请你不要胡说八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言晨听着冷哼一声“你还真是一个好父亲儿子都没了,还要逼着女儿去嫁人,我言晨查到的事情就没有假的,你敢说深深的弟弟真的还在这世上吗?你就不怕午夜梦回你儿子来找你吗!” 林国辉听着浑身都开始了颤抖!他这个小儿子,很早的时候就出了车祸,近几年的时间都在国外疗养。 几年治疗没有任何一点成效,林嘉豪没有任何一点要醒过来的可能性。 这些年林国辉对林嘉豪的那点父子之情,早就在时光河流之中消磨殆尽了。 他多想有个儿子呀!却没想到成了植物人。 看着自己每年为儿子花费的高昂治疗费,就像石沉大海一样得不到任何的回应,林国辉最终选择将儿子接出医院由私人照顾,可却没想到,接出来没有多久,林嘉豪便离开了人世。 想到此处,林国辉的身体颤抖得愈发剧烈,他不敢看言晨,更不敢去看林深深。 林深深看见这样的林国辉,她的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这是他的父亲啊!林深深知道自己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可是还是在心里对她这个父亲抱有一丝亲情,可是现在现实给了林深深一巴掌告诉了她什么叫做残酷! “告诉我,弟弟的墓碑在哪里?你把他葬在哪里了?说、你说啊!” 林深深双手拽着林国辉使劲摇晃。 林国辉沉默着不开口,那边言晨却说话了。 “不用问了你弟弟是在国外火化的,你父亲也并没有带骨灰回国埋葬。” 言晨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全都扎在了你深深的心中。 看着眼前的林国辉,林深深一双眼中噙满了泪水布满着血丝,但是就是没有流下一滴的眼泪。 呵呵!他还是不够了解他,他还是不够了解自己这个父亲到底有多么的人面兽心。 林深深将手从林国辉身上放开,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他! “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是你的女儿!我和你、和你们!……” 林深深说着手指着林国辉,在一转眼,指向了一旁的林菲雅与张红梅。 “和整个林家都再无半点瓜葛!” 全场宾客各种议论之声不绝于耳,林深深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只觉得是那样的模糊。 她的眼睛看向门口,然后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 “林国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管你们家里有什么事,今天这个婚必须要结你是想让我们张家丢多大的人啊!” 张家二老不满的对林国辉说着,林国辉这才反应过来,不能让林深深走啊!不然张家许给他的那一切都没了。 反应过来的林国辉连忙一把拉住了林深深。 “深深你听爸爸解释,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你先把婚结了好不好?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这个婚你要是不结,你让我们两家脸往哪里搁呀!” 林深深转过头来,苦笑的看着眼前的林国辉,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利用自己去嫁人而换取利益,可真是他的好父亲啊! “林国辉,你不是我的爸爸你不配,你不配!我告诉你我弟弟没了,这个婚我是不会结的,我要不愿意没人逼得了我!” 说完林深深甩开林国辉,脚上两只高跟鞋也跟着被她甩掉,她赤着脚,一步一步的朝外面跑了出去。 言晨看林深深跑了,也跟着一起跑了出去。 当言晨跑到外面,就只见林深深疯狂的向前奔跑,言晨不知道林深深要去哪里,无奈他只能慢慢的开着车子跟了上去。 林深深赤着脚一直向前跑着,言晨开着车在她身后一点一点的跟着。 没有办法,言晨不知道这个时候他下车,林深深会怎样面对他,毕竟如果不是他的话,林深深就不会那么早知道他弟弟去世的消息。 就这样言晨跟了一会儿,却没成想,天上阴云密布,一下子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雨中奔跑的林深深,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淋得狼狈不堪。 脸上的妆容花了,头发打湿,胡乱的贴在了脸颊上,拖着被雨水打得湿漉漉的婚纱,林深深的脚步从一开始的奔跑,变成了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言晨看着如此狼狈不堪的林深深,他多想下车他想告诉她没事的,所有的不好都会过去的。 可是言晨终是没能鼓起勇气,最后跟着林深深到了一处墓园。 林深深进了墓园,然后一步一步的走着,最后她跪在了一块墓碑前。 墓碑上面贴着一张女人小小的照片,女人很漂亮长得温婉大方。 林深深跪在墓前,天上雨还在下着不断的打在她的身上。 那个聪明伶俐带着倔强,坚强如同只刺猬般的女孩,在这一刻,终于被打击的溃不成军,泪水如泉涌一般决堤而出。 “妈,对不起!弟弟没了对不起,对不起!是女儿没有用,没有保护好弟弟! 妈您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那个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他怎样对我都没有关系,可是弟弟为什么他不好好照顾弟弟呢?!” 言晨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站在了不远处,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墓碑前的林深深,看着那个明媚如同阳光般的女孩,哭得撕心裂肺。 “妈你告诉我为什么?他是我的父亲,呀!可他从小到大都没有给过我任何一丁点的父爱,在他的眼中可以有张红梅、可以有林菲雅,而我呢?我不过是他利益交换的一种筹码!” 天上的雨水打在林深深的脸颊上,混合着泪水流进了她的嘴唇中,味道是咸的、是苦涩的,却比不上她心中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