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难道是在吃醋?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64章 难道是在吃醋?

刚刚林深深还害怕的不行!这会儿又在心里面骂起人来了。 一个长长的深吻结束,林深深干咳两声。 “大清早的漠少就这么饥渴难耐啊!也不嫌有口臭吗?” 漠北寒看着怀中那个不太安分的小丫头,笑了笑。 “我可没说我嫌弃!怎么?你倒是先嫌弃起你自己来了?” 靠!着男人算了、算了,大清早的自己不和他计较。 “那个漠少,昨天我、我……” 看着眼前女孩的吞吞吐吐,漠北寒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想要说什么? “我什么我,我记得昨天你咬了我一口,现在我想咬回来。” 说着男人突然欺身而下,将林深深整个压在了身下。 欺身而下的男人说是要咬回来,可是动作却是那样轻那样柔。 “唔…唔…唔唔……”林深深被男人吻的七荤八素,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这个吻直到男人饕餮够了,林深深才被放开来。 靠!这个该死的男人昨天才伙同那群女人来欺负她,今天大清早的又欺负她,简直禽兽、混蛋、王八蛋! 漠北寒看着身下女孩顶着一张红扑扑的小脸蛋,眼睛珠子转来转去,狡洁的像是一只小狐狸一般。 呵!这丫头又在想什么呢?漠北寒伸出修长的手指,将林深深的脸颊抬了起来。 “小丫头,你不会是在心中骂我吧?” 林深深听着一下子便回过了神来,心中咯噔一下靠!着男人怎么什么都知道?“……” 尼玛!说的这么准咋不改行去当算命的呢?!!!“……” “岂敢、岂敢!我怎么敢骂漠少您呢?我倒是想,但也没那个胆子呢!你说是吧?” 林深深佯装嬉笑的回答漠北寒。 漠北寒松开了她捏着林深深下颚的那只手,邪笑道:“小丫头,你的胆子一向很大,比这更过分的事情都做了,骂我两句岂不是平常之事。” 林深深听着这男人说自已做过更过分的事情,就算是还不是被他逼的呀!除了昨天晚上失态了一些,和平时某些时候说话犀利了一些,他还对着男人做过什么胆大的事情吗?“……” 林深深想着,却没有发现一旁的男人已经穿戴好了衣服下了床。 “小丫头想什么呢?起床了,怎么还想让我伺候你不成?” “哦……哦我的衣服?…” 林深深缓过神来一看,自己身上是一件睡衣,昨天的礼服早就不见了踪影,再说她也不可能再穿那件礼服。 漠北寒听着轻笑一声转身,走向了前面的衣帽间,伸手打开一看当季全新款的衣服、包包、鞋子呈现在了林深深的眼前。 林深深惊呆了,什么叫土豪这才叫土豪有钱人的享受啊!以前她觉得渣姐的衣帽间就够好、够多的了!可今天一看这她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 林深深下床走上前一看,这些衣服全都是自己的尺码。 “漠少可真是大手笔!这些衣服够我穿一辈子了!” “小丫头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我从不亏待自己的女人!” 林先生看着眼前的华服,又听着漠北寒这段话不仅陷入了沉思当中。 她接受这些东西,就相当于间接承认了自己现在是被包养的。 可是自己要不接受吗?好像现在的自己,没有不接受的权利,她越是不要,这男人应该会塞得更多吧! 现在的自己正做的是曾经自己最讨厌,最感觉耻辱的事情!可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想到这里林深深苦笑了一下,既然身不由己,既然反抗不了,她也不想在漠北寒面前去装什么清高,反抗不了那就选择去享受那么她就要将这场交易进行得淋漓尽致! “漠少不愧是漠少,既然漠少都这样说了,那我想问漠少我想要钱漠少给吗?” 呵!漠北寒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开口给他要钱! “丫头你想要多少?” “一个亿!” “小丫头,你对你自己还真是很高看啊!你觉得你值一个亿吗?” “我值不值一个亿,漠少不知道吗?怎么不是说不会亏待自己的女人吗?漠少是拿不出一个亿,还是不想拿呢?” 漠北寒看着眼前的林深深,女孩脸上透露着一种迷一样的自信。 这小丫头就如此自信,自己会给她这一个亿? “我在楼下等你,换好衣服以后赶紧下来,待会儿我会让安德烈给你一张我的副卡!” 说完,男人大步流星的出了房间门,看着漠北寒离去的背影林深深呆愣在原地! 靠!大爷的!这男人说啥?要给他一张副卡?就不怕自己拿着钱跑路了吗?“……” 漠北寒出门没一分钟,几个佣人便鱼贯而入,为林深深收拾打扮了起来。 漠北寒在楼下等着林深深,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林深深便从楼上走了下来。 只见林深深穿着一身白色的荷叶边连衣裙,额前留起了齐刘海,乌黑发亮的长发披在后肩,刘海的两边编起了两个长长的小辫。 这打扮显得林深深年龄更小,衬托的她宛如游走在花间的小精灵一般清纯美丽。 漠北寒看着林深深,知道这丫头长得好看,但是每看她换一种风格的打扮,都还是不得不令自己惊艳! “吃东西吃完以后,带你去个地方。” 林深深听着好看的眉眼,皱成了一团,这男人又要带她去什么地方?不会又是昨天那种无聊的宴会吧! “怎么?漠少又想带我去参加什么宴会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不去、我也不想去,漠少你想怎么玩都可以,但请不要再带上我!” 漠北寒,看着林深深气鼓鼓的一张包子脸,这丫头连生气都那么可爱 “怎么?是看不得我和别的女人暧昧吗?小丫头难道你是在吃醋?” 吃醋?这男人想什么呢!自己又不喜欢他,还吃醋! “难道漠少忘了,我们之间不过一场交易罢了!所以漠少吃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漠北寒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这丫头说什么,一场交易罢了!呵!她昨天晚上不是还说讨厌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