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漠北寒你凭什么?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62章 漠北寒你凭什么?

“漠少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那个小贱人她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漠北寒看着宋维,他的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 “那你说我应该怎样处置她才好呢?” “这个小贱人她竟然敢这样对我!把她送去当坐台小姐都不为过!”宋维这句话脱口而出,丝毫没有发现眼前男人的不对劲! “呵!是吗?你说的很好我记住了,我一定会达成你的心愿。” 话落男人迈着长腿,紧跟着也出了宴会厅。 在后来的日子里,每当宋维想起这件事情,都止不住的还会害怕。 宋家一夕之间破产!宋家掌权人,因为偷税漏税被抓!还被曝出各种丑闻比如说她这个豪门千金,其实是她父亲在外和别的女人生的私生女。 她这个天之骄女,因为过惯了娇生惯养大小姐的生活,不能够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从而沦为被那些五六十岁糟老头子包养玩弄的交际花,那境况比j女都还不如。 林深深出了会所,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今天周未学校不上课身上身无分文手机也没带,还穿着这样一身哪里都去不了。 就这样,她漫无目的的一个人走啊走,她也不知道到底走了有多久。 身体发酸四肢都开始有些乏力了,然而天公还不作美,阴云密布的下起了磅礴大雨。 雨水一点一点的落在她身上,裙子被打湿,湿哒哒的贴在她皮肤上冰凉刺骨。 林深深不知道自己脸上,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她只觉得心里面升起一股难受,眼睛发酸,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流逝! 自己到底是过着怎样一种生活啊?她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强大起来,才能够接手弟弟的医疗费?才能够让张红梅和林菲雅得到惩罚! 为什么家里面已经有那样一堆处处为难她的人还不够?!老天爷还偏偏要安排这样一个男人强势的闯入她的生活。 天上的雨越下越大,电闪雷鸣,很快天色在乌云的堆积下变得越来越暗。 看着乌黑一片的天,林深深的心里很害怕,没有人知道她其实很害怕黑。 小的时候母亲去世了,张红梅与林菲雅登堂入室。 林深深那个时候小没有反抗能力,只要林国辉出差不在家!张红梅一逮到机会就对她又打又骂。 她要是一哭一闹,她就会直接被张红梅关进地下室,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一关就是一天一夜。 而只要她哭喊得越是厉害,就会被折磨的越是凶狠。 又黑又小的屋子里面,有老鼠的叫声、有蟑螂爬过她的脚边,直到现在林深深都还会经常做噩梦、梦到那幅画面。 林深深一个人蹲在路旁的一角,整个人蜷缩着抱着自己冰凉的身子。 心里面不好的情绪愈演愈烈,整个人都哭成了一个泪人。 雨中一道车子的灯光向她打了过来,男人在保镖的簇拥下打着雨伞,向她一步一步的走来。 “小丫头,我带你回家。” 林深深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漠北寒。 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一直在逼迫着自己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她讨厌他,很讨厌、很讨厌! 林深深从地上站起身来,“家我有家吗?哪里是我的家?漠少的家可不是我的家!” “小丫头你怎么了?”漠北寒,看着林深深发红的眼眶,这小丫头是哭过了吗?是因为今天的那件事情所以她哭了? 想到此处,漠北寒又觉得不太可能,那天晚上他这样对这林深深她都没有哭,所以以她的性格,又怎么会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哭泣呢? 林深深在漠北寒面前表现得太过尖锐,以至于连漠北寒都忘了,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其实并没有那样坚强。 林深深她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只不过是因为,她从小经历的和别人不一样!因为她母亲在死的时候告诉她,无论遇见什么事情都一定要坚强。 所以林深深从来都不敢轻易的在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软弱,她只能强硬、她别无选择。 因为她不是一个人在活着,她还是在为她的母亲,为她弟弟而活,如果她倒了她母亲的仇谁来报?弟弟的以后又是谁来承担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着林深深,即使前面有着刀山火海、布满荆棘坎坷,她也只能淌着血一步一步的踏上去! 林深深抬眸紧盯着眼前的漠北寒,她的情绪很不好,雨水打在她的脸上是冰凉的,可她眼中流淌出的眼泪却是那样的炙热。 漠北寒伸手将她拥入怀中,这是他第一次在这小丫头的眼中,看见那样冰冷的神色。 “丫头我来带你回家了。”男人的声音很低沉,语气却是那样的温柔。 “回家我有家吗?那不是我的家!漠北寒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 你凭什么?漠北寒你到底凭什么就这样堂而皇之的闯入我的生活?然后逼着我留在你的身边! 你不知道我不愿意吗?你不知道我讨厌你吗?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可不可以彻彻底底的滚出我的世界!” 林深深带着哭腔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吼着,双手不断的拍打在漠北寒的身上。 漠北寒抱着她的那只手却越来越紧,整颗心被眼前女孩的那些话猛然揪住,疼的令人窒息! 她就那样讨厌自己吗?原来自己的出现令她如此憎恶! “丫头乖,我带你回去。” 林深深的双手,不断挣扎使劲的推搡着男人的胸膛。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我不要!” 无论林深深如何挣扎,男人都没有任何要将她放开的意思,反而是越抱越紧。 林深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就是不想跟着这个男人走,情急之下她张嘴一口咬上了漠北寒的脖子。 林深深这一咬可不轻,没一会儿男人,皮肉便渗出了血来。 雨中的男人脸上面无表情,疼吗,不疼,好像某一个地方比这还要疼…… 小丫头,这就是你说的心疼吧?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