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我们的关系?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59章 我们的关系?

安德烈打了一个寒颤,立马回过神来。 “快叫医生过来,赶快!” 林小姐又病了,再这样下去他家boss能被这林小姐给整疯了!!! 女佣拿着热毛巾过来,漠北寒将毛巾敷在了林深深的额头上。 该死的!他怎么忘了这丫头身体不好,他这样对她,万一真出点什么好歹他该怎么办? 没过一会儿医生便赶了过来。 “她怎么样了?” “漠少放心我检查了一下,林小姐她是在药效发挥之时,强行泡了冰水退热才导致现在高热不退的!把药吃了很快便会退烧的。” 听着医生的话,漠北寒心中的某一个弦一下子便被触动了,这丫头在要药效发作的时候强行泡冰水退热? 所以刚才那小丫头说的话,都是真的,她没有骗自己,她真的是清白的。 其实刚才漠北寒就已经心里认定,林深深和言晨有什么了,毕竟林深深中了药还穿着男人的睡衣下楼,这不得不让漠北寒去真的相信他们没什么。 可现在医生的话,却证明了林深深的清白,是自己误会她了,是自己误会了那个小丫头。 想到这里漠北寒整个人都沉默了,这个小丫头那么小小的一只,自己怎么可以那样对她?! 那小丫头那么弱,却还要在他面前强撑着坚强,他怎么可以那样对她!! 想到此处,漠北寒的心就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自责难受! “碰!”的一声漠北寒的手直接砸到了床头柜上。 “都给我滚出去!” 安德烈看着自家boss,他搞不懂自家boss这又是怎么了?“……” 真是boss的心海底的针啊!“……” 保镖、佣人、医生,以及安德烈通通出了房间。 坐在床头的漠北寒,看着林深深苍白的小脸,心里难受加据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他伸手,将林深深的手按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轻声温柔的说道:“小丫头你不是问我,你哭我会不会心疼吗?我现在想告诉,会、会很疼很疼……” 第二天一早,林深深高烧退下,整个人醒来,感觉身体爽朗了不少! 林深深放眼望去,整个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漠北寒去了哪里。 林深深想下床,可是身子刚一动又感觉不利索还有些软趴趴的。 没办法的她,就能在休息休息! 在房间里待的无聊,林深深便打开了电视机准备看一下电视打发时间。 然而刚一打开,一则新闻便引起了她注意。 “昨天晚上,本市警方开展一系列打击黑暗势力的突击活动。 警方成功将本市一大毒瘤黑势力铲除!其中这股势力中的老大与警方枪战身亡!” 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报道和画面,林深深手一抖遥控器落到了地上。 死那个人是、竟然是飞哥!是昨天晚上想侮辱她的飞哥!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飞哥死了?一夜之间就死了?!! 谁有这样大的能力?谁?林深深一下子想起了曾经的陈大光,是、是漠北寒干的除了他林深是想不到别人!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因为自己吗?林深深,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自己B市的黑暗,势力接受了一场特大的洗礼。 外面男人的脚步声响起,林深深立马回过神来,将电视机给摁熄了。 “醒了身子还虚,下去吃点东西。”漠北寒说着伸手便要抱林深深。 林深深的身体不自觉的向后缩了缩,然后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不用了谢谢漠少,我可以自己走。” 这小丫头是在给他闹脾气吗?为什么这样客气呢?说实话这样的林深深漠北寒还有些不习惯。 “你确定?好我不勉强你。” 林深深翻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一袭丝质的女式睡衣。 是这个男人给她换的吧。 林深深虚弱了一晚上,脚刚沾到地还有些不适应,一个踉跄险些就要摔倒,还好漠北寒伸手一把扶住了她! “没能力还要逞强,小丫头,你就不能改改你这习惯?” 说着男人伸手直接将林深深抱入怀中,往楼下走去。 “我这习惯,好像没有碍着漠少什么事儿吧?” “丫头听你这语气怎么又不装乖了?这么给我说话你不怕我生气了?” 林深深觉得她和漠北寒就是不对盘,除了在这男人非常生气的时候她不敢惹,平时不知道为什么和这男人说话,她总是要带着刺。 “漠少如果要生气,我想我再乖也没有用吧!” 呵呵!漠北寒轻笑一声,这丫头还是伶牙俐齿的时候比较有趣儿! 被抱到楼下林深深开始吃早餐,吃完早餐以后,她看着对面那个男人,深思熟虑之下还是问出了她想问的话。 “漠少准备让我待多久?我先声明期限由你定,但是你不可以在外面曝光我们的关系,还有我白天要上课所以希望漠少不要占用我白天的上课时间。” 漠北寒望向林深深,呵!这小丫头又在给自己玩小聪明。 她知道自己不会让她走,所以便索性开门见山先提条件。 “为什么不能曝光我们的关系?丫头,让你做我的女人很丢人吗?” “漠少觉得让一个女孩子去给别人当情人、被包养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吗?” 情人,包养!原来这小丫头就是如此定义他和她之间关系的! “小丫头,原来你是这样看待我们之间关系的?” 情人包养,是林深深最不愿意听和做的几个字。 小时候林国辉就是这样一边和自己的母亲是夫妻,另一边却又包养着张红梅那个情人。 所以林深深很恨那些去当情人,被人包养的女人。 呵呵!可笑的是她现在要做的,和那些女人有什么区别吗? “看我怎么忘了!漠少昨晚说过我们之间是一场交易,我不过是一件商品,一个玩物!恐怕在漠少眼里,或许连情人都算不上吧!” 听到这里,漠北寒的眸光,变得犀利起来。 这小丫头句句带刺,说到底这丫头依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留在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