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不能被别人染指!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58章 不能被别人染指!

这景象惊的林深深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漠北寒你干什么?快把枪放下!” 林深深的话响在大厅,漠北寒与言晨同时回头,只见楼上的女孩惊慌失措的跑下了楼。 林深深以为漠北寒是要伤害言晨,她走到楼下直接一把将言晨护在身后。 “漠北寒你要干什么?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你不要伤害他!” 漠北寒看着眼前的林深深竟然护起言晨,他眼中燃起了不可磨灭的怒火! “小丫头自身都难保了,还想逞英雄,你是我的人,有什么资格护着他!” 林深深的身体止不住的开始颤抖!他没有想到漠北寒对她的兴趣,竟然大到会深更半夜找到言晨家来了,而且还带着枪! 男人眼中的怒火仿佛能将她烧成碎片,而这男人呢?却还在极力的隐忍!林深深知道此刻的漠北寒是真的动怒了! “你不要为难她,我跟你走!” 跟他走!是为了眼前这个小白脸才跟他走的吗? “小丫头,你还是拎不清你自己到底是谁的人吗?你本来就是我的,你只能跟我走,跟不了别人! 如若谁要是敢染指了你的人,我不仅要毁了他还要毁了你!” 林深深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可怕! 漠北寒将手上的枪一扔!然后霸气的声音穿透着林深深的耳膜“安德烈带林小姐走!” “是的boss!” 话落,男人转身大步流星地朝门外走去,身后的林深深在一堆保镖的簇拥之下,也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言晨看着林深深的背影,他看得出来,林深深是不愿意的,他想帮忙可是他又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的势力不是他们言家能惹得起的! 豪华的保姆车中,林深深与漠北寒并排而坐。 漠北寒没有说一句话,林深深却能深切感受到,从漠北寒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戾气。 车子一路疾驰开回了蔷薇庄园,漠北寒下车,大步流星的朝庄园里走去,林深深也一步一步的跟了上去。 她跟着漠北寒一路回到了主卧室,男人身上冷漠的气息如寒冰一样能够将她冻僵。 林深深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她知道这男人是在等她先开口。 一分钟两分钟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林深深想说话,可是却又战胜不了心中的胆怯。 碰的一声,一个骨瓷的水杯粉碎的砸在了林深深的脚边,林深深下意识的身体一抖! 最终还是男人先开口了。 “怎么?刚才的勇气去哪儿了!那个小白脸值得你为他那样!小丫头你就那么不怕死,真不怕我当时给你一枪吗?” 林深深听着,她知道这男人在气头上,而现在她绝对不能再惹怒这男人,她只能先安抚他不然……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应该……” 林深深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带着怒气的声音便将她打断了。 “不应该什么?你最不应该的就是出现在一个男人家里,更不应该还穿着一个男人的衣服!说他有没有碰过你!” 漠北寒说着霍然起身,伸手直接捏住了林深深的下颚。 “没…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我…我…我们是清白的……” “呵呵!清白的小丫头,你最好祈祷,真的是这样!我们可是做了交易的!你不会真的天真的以为,一天时间就想换你朋友安康吧!我告诉你这场交易到底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 就算你只是我换来的一件物品、一个玩物,那么我告诉你,我漠北寒的东西就算是玩腻了也不允许别人染指,你说你是清白的,那我可要好好验验货!” 说着漠北寒放开了林深深的下颚,然后直接堵上了她的嘴唇,将她整个人都扑倒在床上。 “唔…唔…唔……”漠北寒这个吻,带着惩罚带着怒气! 林深深,整个人都被他吻得晕乎乎的。 而此时她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林深深只感觉身体又冷又热非常难受。 漠北寒疯狂的撕扯着林深深的睡衣“不要、不要、我不要!” 听着女孩子一声一声的不要,漠北寒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身下的那个小丫头,明明脸上的表情那么难受,眼眶发红眼泪花在不断打转,可是她却又极力的隐忍着,不让眼泪流出眼眶。 “想哭就哭出来,为什么要忍着!” 林深深看着漠北寒。 在这种情况下,她眼中的那抹倔强还是一如往常,没有一点的缩减! “因为我的眼泪在漠少这里是最廉价的东西,我在漠少面前没有资本、也没有资格流泪,我哭了漠少可会心疼?……” 倔强的女孩在说出这段话时,整个人看上去是那样的委屈又可怜,她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落在漠北寒的心中。 男人的脑子轰的一下,整颗心都被身下女孩的话给镇住了。 我的眼泪在漠少这里是最廉价的东西,我没有资格流泪,我哭了漠少少可会心疼…… 漠北寒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眼前女孩子的话揪住了一般,令人窒息!这是什么感觉?从来没有过这是她口中的心疼吗? 不是的!他可以对这个女孩子感兴趣,可以当成一个宠物一样留在身边,但是这个女孩不能够左右他的情绪。 想到此处男人潋去眼中的那一抹心痛,然后换上一幅冷漠的表情道:“小丫头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没资格那就应该好好听话! 今天我告诉你,如果那个男人要真的碰了你,我不介意亲手结果了他再毁了你!” 说着男人霸道的继续着他的动作,然而身下的林深深却突然双眼一翻,整个人晕了过去。 “小丫头你怎么了?怎么了……”漠北寒伸手,抚上林深深的额头,这丫头额头好烫竟然发高烧了。 “来人、来人安德烈!” 听着自家boss的声音,安德烈带着一堆保镖和女佣进入了房间。 “愣着在干什么?没看见人晕过去了吗?叫医生、叫医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