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大结局下篇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78章 大结局下篇

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这一枪应该是打在言晨身上的,可是倒下的那个男人他明明就是漠北寒啊!林深深也没想到漠北寒为什么会这样做? 她像疯了一样的跑过去,将男人拥入了怀中。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叫医生、叫医生、叫医生啊!” 林深深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打落在漠北寒的脸颊之上。 她肯为自己流泪了,是心疼、是担心、那里面再次有了爱。 “不……不用了!这一枪是我自己开的,我打在哪里还能撑多久?没人比我更清楚!我的小丫头,现在你不恨我了吧?” 林深深听着他的话,一个劲的摇着头。 “你不要说话,我带你去找医生、找医生你一定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漠北寒看着眼前为他伤心欲绝的女孩,他感到了幸福。 这一切北宫若的阴谋,何尝又不是他设的一个局呢? 以命换爱,我用我的命,换你一世深情永不相忘。 身体越来越虚弱了,漠北寒知道那是生命的力量,在一点一点剥离他的身体。 他用仅存的力气,伸手抚上了林深深的小脸。 一双含水的眼眸,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女孩虚弱道:“小丫头,你永远不知道那个叫漠北寒男人有多爱你,他明明知道,你是他的劫、是他的难、是刀山、是火海、是飞蛾扑火,可是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爱你,用生命去爱你! 我用我之命换你一世情,丫头我现在可还了你的债了?还了你弟弟的命了?” 林深深听着漠北寒对他说的这些话,他觉得,她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绞痛。 “你别说了,你别说了,你不要再说了!” “你让我说,你让我说啊!我害怕我在不说,就没有机会在说出口。” 漠北寒说到这里,整个人的眼眸已经快睁不开了,泪在他微闭之时,流出了眼眶。 “深深……我不要你恨我!我只要你爱我,我要你永远记住……永远记住你是我漠北寒的女人! 你会永远爱我,只爱我!丫头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我……” 漠北寒说到这儿,整个人已经越来越虚弱,枪伤流的血也越来越厉害,他撑着仅有的力气,仰着头,想要亲吻林深深,可是刚刚碰到林深深的嘴唇,他就感觉到他要走了。 “深深……我……我……我爱……我,爱……” 那个你字永远都说不出口了,男人的手暮然落下,他与这个世界从此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了,与他最爱的那个女孩将天各一方。 漠北寒脑子里的最后一幕,是回忆起那天晚上,清糖流着泪在他耳旁说的那断话:“如果你想要留住这份爱,你只能像他弟弟一样!去成为她心中另外的一个永恒!” 林深深看着眼前漠北寒的手,蓦然落下一瞬间脸上收起了所有的表情,只能透过她那双含着泪的双目,才知道她到底是有多么的悲心。 “漠北寒你是不是又逗我玩?我们回家,我们回总统府、回璃、回到b市的蔷薇庄园好不好? 你起来啊!你别睡、你睡着了我们要怎么回家呀?你知道你这样我其实是最讨厌的了!你起来、你起来呀!你起来呀!” 林深深一字一句的说着,她的情绪由一开始强忍着的平静,到现在一点一点可韩思豪,心如刀绞,痛彻心扉!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算不在一起,我也希望你好好的,老天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啊!你要让他们一个一个都离我而去,漠北寒你才是真的狠心啊!” 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用强势霸道的方式闯进了她的生活,直到走也依旧是用这种方式强硬的硬要留在她的心中。 这个男人成功了,以命换爱、以命换爱啊!你都走了还如何爱? 林深深绝望、崩溃、泪水随着那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哀嚎,在她脸颊上不断的流淌着。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安雨潇气愤、嫉妒!言晨懊恼自责。 北宫洛川也在这一刻明白了,他与漠北寒在对于林深深之间,到底不同的是什么了? 柏桐觉得自己很执着,但是此刻,她却觉得,她的执着对比眼前这个男人,什么都算不了! 林深深看着漠北寒手中的那把枪,她直接拿起。 “漠北寒我来陪你,不能同生但愿同死吧!” 林深深扣动板机,拿起手枪就要往自己身上打。 “不要深深不可以!你知道吗?你怀孕了!” 柏桐是第一个看见林深深这一举动的,她这话一出,林深深握着枪的手一抖,直径落了下来。 什么怀孕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柏桐为什么说她怀孕了? 柏桐猛的一把冲上前,握住林深深的双手。 “深深!你这是要干什么呀?他执着,难道你也要像他一样吗? 他为了让你重新爱他,为了不让你不怨他、恨他!情愿把命都搭进去了!那你要是走了,他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你可以选择去死!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呢?那是你和漠北寒的孩子呀!孩子是无辜的他没错啊!” 柏桐流着泪,红着眼将这一席话说出来,林深深还沉浸在漠北寒的死当中,突如其来告诉她,她不能死,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呵呵!老天爷可真是喜欢给她开玩笑呀! 此刻的林深深猛然感觉她的脑袋一片混沌,像放电影一般的闪现了许多的事情,然后是一阵头痛欲裂。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林深深是一声凄厉的嘶吼,整个人站起来身来,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脑袋,猛然一阵撕裂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深深……深深……深深……” ………… 医院。 “漠北寒不要!” 林深深从病床上惊醒,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第一个想法就是,她是在做梦,她一定是在做梦! 漠北寒怎么可能会死呢?不会的那个男人脸皮那么厚,她才舍不得死呢! “林小姐你醒了。” 安德烈听见声音走进了病房,林深深看着安德烈,心里想着对!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安德烈都还在这里,那漠北寒也一定在。 “安德烈你家总统大人呢?,我要见他!我刚刚做了个梦好可怕!你快叫漠北寒来见我。” 安德烈听着林深深话低下了头,整张脸显悲切之情! “林小姐这是少爷生前的笔记,他嘱托让我给你,那不是梦少爷他真的走了,哎!这一切都是少爷自己的选择。” 安德烈说着将那本笔记放在了,床头,然后走出了门,轻声将房门关上。 林深深身不可置信!她睁着一双惊恐的眼伸手慢慢的,含着泪将那本笔记翻开了。 “深深当你看见这本笔记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离开你了,抱歉不然再爱你,不能再照顾你了我很遗憾! 现在你应该不会再恨我了吧!现在你应该还是爱我的对吗?我不知道,也不敢完全肯定,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已经把我能有的,仅有的那一点东西都给了你。 还有一件事你怀孕了,从把你带回来开始,我就让人给你吃的东西,都是有助于怀孕的食疗。 那天晚上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那一个月,你常常会看不见我,实际上每天晚上在你睡觉后,我都会叫人偷偷的点上一种安眠的香,等你真正熟睡我会进入房间来陪你,看着你。 也就是这样在不久前,我确定了你怀孕,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计划,我要用我的命来换你的爱。 我是不是很傻、很霸道、很幼稚、可是让我活着,然后看着你嫁给别人恨着我,我做不到!在这个世界上,在漠北寒的世界你,没有什么比林深深的不爱与恨,来得更为残酷! 我走了你就不再是漠北寒的女人了,从今以后,那个叫漠北寒的男人再也不会管着你了,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了,好好照顾自己漠北寒绝笔。” 林先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看完的,眼泪一颗一颗洒落在了笔记本上,一点一点的浸湿纸业。 病房中传出女孩崩溃的大哭,痛彻心扉。 ………… 漠北寒的去世令举国哀悼,三天后出殡可惜的是林深深,只能在电视上看着报道。 漠绍贤夫妇重新掌管漠家,他们恨透了林深深,又怎么可能让他参加上丧礼呢? 现在的漠家除了言晨,已经没有了继承人,而言晨在这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而安雨潇呢?也不知道是谁将她的丑闻全部曝光,最终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听说她回了老家,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 ………… C国。 数月后。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不过产妇产后大出血!恐怕要危及性命呀!” “一群废物养你们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救人!” “上将大人产妇说要见你们,而且不允许我们为她施救,哀莫大于心死,我看产妇自己已经没了求生的欲望了,这身体上我们还能想想办法,但是在心里的我们可就……” “闭嘴,不许说了,都滚!” 柏桐一听这情况,眼泪滚滚的就往外流。 “北宫你先别发火了,你先进去看看深深吧!我去抱孩子,也许她看了孩子就有求生的意志了呢?” 病房林深深整个人,虚弱到了极点,一张脸苍白无力,她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你们都在啊!我要走了,还能再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深深……深深……你不要这样说!你看……你看……这是你的小宝宝,是个男孩,是你和漠北寒的孩子啊! 为了他你都要好好的活着,让医生进来让他们……” “柏桐别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我现在是真的要走了,我唯一的事情就是想拜托你们,帮我照顾这个孩子。” 柏桐听着你深深的话,将孩子放在了她的手边。 “多可爱呀!你看他长得多像漠北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