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大结局上篇我只要你爱我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77章 大结局上篇我只要你爱我

“言晨我不是若儿我是深深啊!” 言晨听着林深深的话,有些不敢相信,她是深深而不若儿? “深深你……” 林深深看着言晨这副模样,连忙柔和的说道:“言晨你不用这样放心吧!无论若儿还是深深,我们都是愿意嫁给你的。 之前你骗了若儿她很恨你,可是她想通了而且比起恨,她对你的爱来的更加的深重。 若儿要惩罚漠北寒,而我也想结束这一切,我和漠北寒终究不可能的,我们之间隔着一条命,无论如何都是走不到一起的。 他太执着了,不肯放过我也不肯放过他自己!既然我死不了,就让我亲手来了结这一切吧!” “嫁给我,你们之间就真的彻底结束了吗?” 言晨不解的问道。 “我和漠北寒曾经都问过对方,如果互相背弃了会怎么办? 我回答他我说我会和另一个人,在他看得见的地方好好的在一起,如果我和别人真的走到了一起,那代表着死心,我对他有恨证明也有爱,而现在我对他无恨、无爱、无欲、也无求了! 这样其实是一种仪式感,一种真正的告别,只有我人生真正的嫁给了别人,才代表着结束了,不爱了…… 只是这个样子对你来说是并不公平的,如果言晨你要后悔的话,我也不会怪你! 如果你不后悔,还愿意,那么当这一切都完成之后,若儿就将永久占据我的身体和意识,而我终将陷入长眠。” “我不后悔!” 言晨听着伸手握住了林深深的手。 “知道深深你也是愿意的,其实这反而是减轻了,我认为自己娶若儿而没有尊重你的负罪感! 谢谢你深深,谢谢你成全了我和若儿,还能留下一个她让我深爱!” 言晨林深深牵着手走进教堂,林深深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她的脑海中回忆起了好久以前的另一场婚礼。 那年她18岁,林家的所有人都还在,也是像这样一般的教堂,他拉着陈大光的手,而就在此刻,那个如神邸一般的男人出现在她的婚礼上,对着所有人宣誓,她是他的女人,除了他没人敢娶! 可是后来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为什么命运要对她开那么大的玩笑? 她林深深一生都在努力,都在坚强,可是有的时候,很多事情、很多东西、真的不是你努力就够的,真的不是你努力,老天爷就会眷顾你的。 林深深从懂事开始,就在坚强、乐观、努力中度过每一天,可是即便她积极向上,努力变强,但是她的人生却还是变成了一个悲剧。 牧师庄严致辞林深深也只是跟着如心中所想,说出了我愿意那三个字…… 但随着牧师的话,流程走到最后。 “现在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新郎你可以吻你的新娘。” 言是在林深深的额头上留下一吻,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男人戾气的声音传入了整个教堂。 “北宫若谁给你的胆子!敢背着我嫁人!” 看着眼前的男人,林深深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难道说他们开始于此,结束也要于此吗? 漠北寒的身后是一堆黑衣保镖,保镖们鱼贯而入,这时林深深才发现不止漠北寒一个人,他身后还有北宫洛川、柏桐和安雨潇。 “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带着你哥的女人到这个破岛上来结婚!” 言晨没有回答,漠北寒眼眸一转,看向了一旁的林深深。 “北宫若你真当我治不了你是吗?” 林深深听着很平静的开口道:“你觉得你是有办法对付得了若儿?还是有办法对付得了我呢?” “你……你是深深?” “是我是深深你还想对付我?是把我抓回去,囚禁、威胁、折磨吗?好像除了这几种方法其它的也不会!” 男人双眼猩红,手死死地捏住心里面的那种苦、那种痛、那种可奈何,折磨的他心肝俱裂。 “你要嫁给别人,你知道你嫁给她这意味着什么吗?” “对!我要嫁给他,是林深深是要嫁给言晨,是你最爱的那个林深深,要嫁给别的男人了! 还记得我们当初说过的,如果你背弃了我、伤害了我、我会怎么做吗?” “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只要我还在这个世上一天,我的女人除了我就没人敢娶!” “可是一切变了不是吗?我不再是当初的林深深,而你也不再是当初的漠北寒。” “我不管变还是没变,你始终是我漠北寒认定了的女人!只要我还在,我就不会看着你去嫁给别人!” 林深深沉默着,漠北寒凌厉如鹰的眼神一转,完全放在了言晨的身上,还没等反应过来,他猛然伸出手,便将言晨反扣于身前。 “好!既然你要嫁给他,哪我就把他杀了!” 漠北寒说着,手里面一把黑色的手枪,直直的顶在了言晨的脑袋上。 言晨始终一言不发,其实他觉得深深和漠北寒之间的事情,他根本就插不上嘴,他没有资格去管。 “不要伤害他,言晨是无辜的,他是无辜的! 你为什么总是要把我们的事情,牵连起别人?为什么你永远都是那么强势霸道? 放过我吧!让我们从此天各一方,不再打扰就这样各自生活不好吗?” “深深从我爱上你的那一天,我就没有回头路了,我本不该有情爱,因为你让我知道何为情,我现在已经深陷泥潭出不来了! 还有其实不是我不肯放过你,是你不肯放过你和我,深深你告诉我,你要怎样才肯原我?” 林深深的眼泪一颗一颗的流出眼眶,她心如刀绞,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漠北寒我不恨你了,我对你无爱无恨,无欲无求!但是我们之间隔着一条命了,那是我弟弟一条活生生的命啊! 你手上沾着他的血,所以我又怎么可能可能和一个杀人凶手在一起!从我弟弟死的那一刻,我对你就永远都不会再爱了!” 漠北寒就这样看着林深深,听着她说的一切,沉默空气都凝固了,直到他隐忍的那滴泪,流出了眼眶…… “是吗?可是我偏偏要你爱我,只爱我,永远都要记得我,我不要欠着你任何东西,反而我会让你永远都欠着我的,永生永世不能忘了我!” 男人眼眸一闭,然后是砰的一声枪响! 林深深看着眼前的场景,她只感觉眼前一片恍惚,是一片血红的,高大的男人默然倒地。 “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