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小岛上的婚礼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76章 小岛上的婚礼

北宫若和言晨分开之后,直径回到总统府,回来以后她依旧没有看到漠北寒,才刚回房间一会儿,她的手机却亮了起来,看着手机上的那条信息,北宫若嘴角勾起一抹阴炽的笑容。 北宫若以为北宫洛川是真的彻彻底底就将她给忘了,还想着要如何找他,没想到他还没有忘掉自己,现在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 北宫洛川发过来的那条信息,没有过多的内容只有两个字“若儿。” 北宫若拿起手机,没有任何犹豫,她直接将电话号码给北宫洛川拨打了过去。 北宫洛川来到A国,他其实一时之间有点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北宫若,所以那条信息只不过是他发过去试探一下北方若的,却没想到竟然直接就给自己回拨了过来。 “若儿。” “好久不见啊上将大人!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给忘了,没想到你竟然还知道发条信息过来,呵呵!” 北宫洛川一听北宫若这个话,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根本就不像之前在他面前,天真活泼的北宫若,一股危险感向北宫洛川袭来。 “若儿你是不是因为我没有来找你,所以你在生我的气?” “生气?你觉得我这个未婚妻,被人劫走了,你作为未婚夫都没有赶来救我,我会不生气吗?北宫洛川你真的是太让我刮目相看了! 怎么这段日子我不在,你是不是被柏桐那个小贱人伺候的舒舒服服,早就把我给忘了呀!” 北宫若的话说的很是凌厉,一股浓重的戾气从电话中传出,北宫洛川只觉得紧紧的压迫感压得他喘不过气。 “若儿……你……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北宫洛川搞不懂为什么北宫若会有这样大的火气,就算是因为自己没来找她,她也不至于…… 唯一的解释就是,说不定在这段时间里北宫若把曾经那段丢失的记忆找回来了。 “想起了什么?北宫洛川,我是不能想起什么?还是你害怕我想起什么呢?” “若儿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我没有来找你,是因为你柏桐姐姐她受伤了,我一时没脱开身,你相信我是爱你的,我真的是不得已才……” 北宫洛川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北宫若凌厉的声音再次响起将他打断。 “够了!北宫洛川,你到底是觉得我有多好骗?失忆?呵呵!我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失忆过! 自从我那天知道你和柏桐那个贱人勾搭在一起之后,我就恨上了你们,我恨不得你们去死,那些都是我装的,失忆是装的、天真是装的、可爱是装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装的!假的!” 北宫若说的这一切,把她心中所有的不满全部转换成一腔怒火。 北宫洛川听着北宫若的话震惊了,什么?装的!她恨自己,她其实什么都知道那…… “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和她之间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个男人,我只不过是!” “闭嘴!你又想说什么,你只不过是个男人,你只不过是犯了全天下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是吗? 北宫洛川你给我听着不要再给你犯下的错误,找什么三观尽毁的借口了! 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天真不是好骗的北宫若吗?我告诉你早就不是了!从我看见你们俩恶心的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了! 说白了你不过就是饱思淫欲,管不住你的下半身,借口倒是挺多的,好了!我不想跟你再说这些,出来见一面吧!我有事情找你。” 说完叹了一口气,电话那端北宫洛川听着她的话,也不知道要如何辩驳,索性也就顺着。 “我现在在酒店,你看是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 “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我过来找你。” 挂掉电话北宫洛川将酒店的地址发给了北宫若。 ………… 瑞斯大酒店。 北宫若来到酒店,直奔北宫洛川所在的总统套房。 “北宫小姐上将大人,已经恭候你多时了。” 北宫若进入房间。 “若儿你来了。” “北宫洛川我要你帮我个忙,就当是你欠我的现在还我!” 北宫若直接开门见山,她不想再和北宫洛川做什么口舌之争,目前报复漠北寒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我要你帮我让漠北寒去c国一趟,至少五天。” 北宫洛川听着不得其解,为什么北宫若要这个样子做? “若儿你为什么要让我帮你这个忙?你想干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管不着!一句话你帮我还是不帮我?” 北宫洛川听着沉默了。 “好!如果我帮你,那么你肯原谅我,还肯跟我回去结婚吗?” 北宫若听着北宫洛川的问话,她嗤笑一声道:“呵!北宫洛川你现在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本!如果你想让林深深也恨你的话,那么你尽管不用帮我!” 北宫若这话说的很是凌厉,而且给人一种不容置喙的压迫感。 说完她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北宫洛川看着她的背影立马出声道:“我帮你!” 北宫若听着北宫洛川的这话,蓦然又转身。 “北宫洛川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你记住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说完,北宫若大步流星的出了房间门。 北宫洛川看着她的背影,一时之间感觉有些恍惚,其实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林深深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北宫若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第一次他的计划被这个女孩弄得溃不成军,而北宫洛川明白的知道了,他与她之间,终究不再有可能了…… ………… 距离那天酒店见面之后,过去了一月有余,北宫若在等待,北宫洛川说过要帮她就一定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卷。 这一个月北宫若,也没有在和言晨外出见面,她为的就是降低漠北寒对她的疑心。 而漠北寒每天早出晚归,越来越少回到总统府,他好像很忙! 北宫若对这一切自然也不关心,她关心的是她能否让这个男人尝尝,什么叫做真正的痛不欲生! 终于在这个晚上,北宫若等待的机会来了。 像往常一样,北宫若吃完晚餐,正准备上楼,这个时候安德烈却风风火火的赶了进来。 “北宫小姐总统大人,他要去一趟C国,他叫我跟你说一声,希望,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不要做出什么令他不高兴的事情!” “每天那么多人看着我,我能做出什么事情?他走不走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吗?” “北宫小姐,难道你没有发现,其实,总统大人早就没在您的身边找人看着了吗? 只要你不出国在A国的境内,你想去哪里都不会有人阻止你。” “呵呵!我明白了不就是把圈养的地方变宽了一点嘛!我知道了,让他走吧,反正我也不想看见他,他看见我也未必有多高兴!” ………… 漠北寒走的第一天,北宫若就被言晨偷偷的接到了一座他私人买的,风景宜人的小岛之上。 他们在岛上拍了婚纱照,婚礼在教堂中举行,没有请什么人,有庄严的牧师,摄影师,然后就是新娘新郎。 拍完婚纱照,一切都布置完了成之后时间己过去了三天。 而第四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你看这个新娘妆你还满意吗?” 化妆师轻声的对林深深询问,林深深看着镜中窈窕美丽的自己点了点头,眼睛里面忽然冒起了泪水。 “若儿怎么了?结婚你不应该高兴,为什么还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