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遗憾离开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74章 遗憾离开

漠北寒搂着清塘,两个人就这样坐在了沙滩上。 “为什么你说你要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漠北寒向清塘问着,清糖沉默着头,往他的怀里钻了钻。 “漠北寒其实今天北宫若又出来了,她迫切的想要占据躯体,我真的没有办法再与她抗衡了,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再保护你了。 漠北寒我不知道为什么了我觉得我这一次走了就真的回来不了了,北宫若她好像酝酿着更大的阴谋你要小心她!” 听着清糖的话,漠北寒沉默了,还有什么事情等着他呢? 无论前面还会发生什么!他都觉得他心里面想的那个结局改不了了,真的改不了了…… “清糖你知道为什深深她不肯原谅我吗?” 清糖不知道漠北寒为什么要这样问自己,他避开了自己的话,反而问出了一个他明明就明白的问题。 “漠北寒这个问题难道你不清楚吗?其实我觉得你比任何人都要更加的了解深深姐姐! 她为什么不肯原谅你,你是懂的、明白的、或者说你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肯去面对这个问题,你在逃避、在躲着它!” 漠北寒听着叹了一口气,伸手握上了青糖的双肩。 “如果你也什么都懂,那么我想听一听你的答案是什么? 我想听一听别人也是这样想的吗?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清糖点了点头,眼里流露出一种不忍的光芒。 “好!我告诉你深深姐姐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她不肯原谅你,等同于她不肯原谅自己! 在她心里她是罪魁祸首,而你是源头,是刽子手!从她跳下游轮的那一刻,她就觉得她欠你的已经还清了,而你欠着她的永永远远都还不清了! 深深姐姐被这种罪恶感,折磨得痛不欲生,她想要去死,可是到头来就连死她都做不到!漠北寒你觉得像她这样一个人,要如何原谅你?除非……” 清糖说着停顿了下来,一滴清泪瞬间从她眼眶里面流了出来。 “除非什么?!” 漠北寒有些急切,握着清糖的双肩,更加的用力了。 “除非……除非!……” 清糖说着低下了头,在漠北寒的耳边,将她想说的那句话全部的说出了口,进入了漠北寒的耳中,进入了他的心里。 清糖的这个答案,让漠北寒整颗心都跟着提了起来,原来他想的都是对的! 只有这样她的深深才会回来,只有这样,她的深深才会爱他只爱他!永远忘不了他! “我明白了!” “漠北寒,你告诉我,你不会这样的对吗?” 清糖带着哭腔的声音说着,猛地她一把将漠北寒紧紧拥住。 “不!我要我的深深回来。” 男人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一刀插进了青糖的心中,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样子? “漠北寒如果真的是痛苦,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放手呢?放过自己也放过深深吧!为什么不呢?” 女孩的眼泪越来越大颗,很多时候她真的理解不了,这个男人对于林深深的执着。 “择一城爱一人此生不换矢志不渝,这是我对深深的承诺,我本就是无情无欲天性凉薄之人,我本就是应该与孤独作伴,与权力为伍之人! 我不应该有情感,所以当我爱上她的那一刻我就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让我有情有爱,就算这情爱是一种劫难那我明知是飞蛾扑火,却还要不可而为之! 如果这就是命,深深就是我的劫,有些东西不是我想,而是我根本逃不掉!” 清糖听着漠北寒的这一席话,整个人已经泪如雨下哭得泣不成声了。 她没有说什么!止住哭声伸手捧住了漠北寒的脸颊。 “漠北寒我觉得我好困啊!我觉得我想睡觉了,可是这一觉我睡过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最后你能对我说一句,清糖我爱你吗?” 漠北寒看着眼前这个对她流着泪,说的一年真切的女孩,心里面有了动摇,但是她又想到了他的深深,他不能爱别人,此生唯爱林深深啊! “清糖我……” 清糖知道漠北寒这是要拒绝她连忙出声道:“别说了!我明白、我都明白,你这一辈子,只会爱深深姐姐,根本就不会喜欢我!也不会爱我,对我好也不过是因为她。 好!漠北寒你让我走吧!就这样带着遗憾的离开吧!” 清糖话洛漠北寒伸手,猛的再次将她搂入怀中。 …………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沙滩上,清糖的头靠在漠北寒的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下起了绵绵的细雨。 男人静谧的脸庞流露出无比的忧伤,女孩的眼中也有着无比的悲伤之情。 他们就这样靠着在那绵绵细雨之中,仿佛就连周边的空气,都能感觉到有一阵一陈真的悲切之情! 两个人不知道呆了多久,漠北寒也不知道靠在他肩膀上的女孩是何时睡去的,他伸手将女孩抱入怀中,放在车上一路疾驰而去。 ………… 翌日清晨。 北宫若醒来都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青糖那个死丫头,终于肯心甘情愿的走了! 只是明明记忆共享北宫若,却只记得青塘昨晚喝过酒,却记不得后面又发生了什么?想来是她喝了酒的缘故。 北宫若梳洗完毕之后,下到楼下佣人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午餐,楼下没有看见漠北寒,她也料到漠北寒这个时候不可能还在府上。 吃完午餐之后北宫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车去找了言晨。 “你……你是若儿?” “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为什么要和漠北寒一起来欺骗我?言晨你为什么要利用我对你的信任?” 言晨有些惊讶!前两天还是清塘,没想到这么快北宫若就回来了。 北宫若是直接到言晨的别墅来找他的,当言晨接到北宫若电话的时候,他都还不敢相信。 “若儿我哥说他是为了帮深深治疗,我才答应配合他演一场戏的。” “治疗?言晨你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人格融合治疗,那就等同于是要杀死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