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再次分裂新人格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66章 再次分裂新人格

一夜的疲惫,男人搂着的女孩带着沉重的恨意消极的心,沉沉的睡去。 第二日清晨,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了房间里。 漠北寒醒来睁眼看见的是一张明媚的小脸,女孩就那样盯着他,脸上露着暖暖的笑容。 漠北寒有些恍惚她在笑,难道她不应该恨自己吗?怎么可能对自己笑的这么甜呢? “你醒了?” 漠北寒想得走神,女孩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你?……” 女孩看出了漠北寒的疑问,调皮一笑的回道:“你这是在害怕,在疑惑吗?呵呵!你放心吧!我既不是深深姐姐,我也不是北宫若。” 漠北寒听着女孩的话,瞬间整个脑子像过了一道电一般!昨天她那样对深深确实过分了,也太急切了! 他竟然忘了医生的嘱咐,深深是不能受到刺激的,不然很可能会造成她的双层人格变成多重人格,在次分裂出其它的人格。 “你是深深的其它人格?” “你怎么这么聪明啊!这么快就想到了?我跟你说你昨天真的是太过分了!” 女孩说着脸颊迅速的就红了起来,一想到昨天的那些画面,她就觉得她的整个心脏都像是要跳出来了一般。 “深深姐姐她很伤心特别绝望,北宫若阴沉着一张脸,嘴里面说要报复,要报复的,我觉得她像一个疯子一样!怎么老是把复仇挂在嘴上啊?” 漠北寒听着女孩的自言自语,开始了慢慢的镇定,眼前这个他现在确定不可能是深深,也不可能是北宫若,因为无论是她们俩任何一个,都不可能对自己笑脸相迎的。 “那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 “我是清糖啊!深深姐姐,她昨天好痛苦、好痛苦、于是我就出来了。” 漠北寒听着清糖?深深的新人格这个女孩又是怎么样的呢?她对自己是不是也充满了仇恨呢? “你知道我和深深和北宫若之间的事情吗?” 清糖听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啊!你们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 “那你恨我吗?” 漠北寒向清糖问道,清糖听着连忙摇摇头说道:“我不恨你!我一点都不恨你,我为什么要恨你?我……” 清糖说到这里,低下了头一副娇羞小女孩的模样。 “你什么?” 清糖听着猛然低下头,在漠北寒嘴唇上留下一吻道“我……我喜欢你呀!” “喜……喜欢我?” “对呀,我从有记忆开始,我就喜欢你,我记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你和深深姐姐的画面,我好羡慕你们啊! 我在想如果我就是深深姐姐,那该有多好呀!” 漠北寒听着清糖的话,心里想着眼前这个女孩,应该没有危险性,她不像北宫若是复仇型的人格。 “那你是不知道我和深深,还有北宫若其它不好的事情吗?”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漠北寒我和她们不一样!我不是深深姐姐,我顶多拥有这份记忆,但我无法感同身受,我也不是北宫若那样!整天只知道复仇的女孩! 我始终觉得这一切不能完全怪你,很多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女孩说着低下了头,声音也越来越小。 漠北寒看着她这幅模样,伸手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轻声回道:“谢谢你,谢谢你能够理解我!更谢谢你不恨我,还能对我有一份理解,一份喜欢。” 清糖被漠北寒抱入怀中,脸上也越来越红,她常常想她要是可以像林深深一样,被漠北寒抱着该多好呀! 现在竟然真的实现了,被自己的男神抱着感觉真是太好了! “好了!漠北寒你都抱着我喘不过气了,我好饿呀!我想吃东西,还有我是第一次真正看到外面的世界,你可以带我去玩吗?” 清糖的话很小声,整个人的声音都显得了特别的羞涩,特别的可人。 “当然可以了,你想干什么、想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的满足你。” ………… 漠北寒带着清糖下了楼,两人用完早餐之后,他向清糖询问着。 “小丫头待会儿想去哪里玩?” 清糖本来挺高兴的,但是听见漠北寒对她这个小丫头的称呼,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突然不高兴了吗?” “漠北寒,你可不可以叫我清糖啊?小丫头那是你对深深姐姐的称呼,我又不是她!”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糖糖好不好?” “好啊!我喜欢这个名字,听起来就甜甜蜜蜜的。” 清糖皱起脸瞬间恢复了笑颜。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想去哪里玩了吗?” “嗯嗯,我想去游乐园玩,我要你陪我一起去,我想坐摩天轮、我想坐过山车、我还想玩旋转木马。” “好!我都答应你想去哪里都行!” 漠北寒伸手摸着清糖的脑袋,宠溺一笑。 “不过我得先去换件衣服,这个衣服我不喜欢,这衣服一看就是给北宫若准备的!” “好!楼上的衣橱里面,有各式各样的,你好好挑、好好穿、我在这儿等你好不好?” 清糖听着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嗯,你等着我啊!” 清糖走到楼上的房间,衣橱打开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衣服,她选了一件粉色甜美的公主裙。 前额的刘海放下,头发扎成了双马尾,脚上穿的是平跟小皮鞋,身上再挎上一个天蓝色的小包这一身打扮,让清糖看上去宛若从二次元漫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女一般,她就是喜欢这种甜美可爱的扮相。 清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里面高兴极了,这打扮真的是太漂亮了。 清糖满意的走下楼,连忙跑向漠北寒在她面前转着圈问道:“好看吗?漂不漂亮,可不可爱?” 漠北寒头一次看见这样的打扮,他的深深本来就长得很是漂亮,这身打扮显得她像是个未成年,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俨然一幅漫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女。 “好看!当然好看了,你永远都是最漂亮最可爱,能让我沉醉其中的女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