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永永远远回不去了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65章 永永远远回不去了

北宫若愤怒的声音穿透了大厅每一个人的耳膜,直到她看见言晨的身体再也不会动弹,她才停止了下来,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漠北韩见北宫若晕过去,连忙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把他放开!” 保镖走上前将地上的言晨扶起身来,伸手撕掉了他嘴上的胶布。 “希望你没骗我,这样子真的是为了深深好!”言晨起身对漠北说道。 其实刚才是他配合漠北寒演的一场戏罢了!他之前在剧组外等待北宫若的时候,被漠北寒的人带到了总统府,漠北寒让他配合演这一场戏,还告诉他有关林深深人格分裂的事情! 言晨当时知道这个消息,很是震惊,虽然之前北宫若有说过一些,但是北宫若说得太模棱两可了,言晨没想到原来真相竟然是北宫若竟然深深的另外一个人格! 保镖刺入言晨心脏的那把刀,其实只是一个道具,刀子一碰就自动缩进去,然后刀柄里面的血袋就会被刺破,流出鲜血好像是真的被刺伤了一般! “谢谢你肯帮我,我的女人我自然不会害她,我做的一切,也当然只会是为了她好!” 言晨听着漠北寒的话,眼神中闪过落寞转身他出大厅门只留下一句。 “好好照顾她,别让她再受伤!” 言晨走后漠北寒抱着北宫若上了二楼。 我北寒这样做目的是想要林深深回来,他不知道人格的转换机制是怎么样的? 但是上一次人格的转换机制是因为北宫若,受了很大的刺激,才德以让深深重新,掌管身体和意识! 所以漠北寒这才冒险一试,让北宫若再次受到刺激,看能不能换回深深? 北宫若昏睡在床这一睡就是好几个小时,漠北寒一直坐在她的床边默默的守护着她。 天渐渐的转黑,而床上的小人儿也终于悠悠转醒。 当林深深睁开的第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漠北寒那张英俊绝伦的脸庞。 “为什么你连言晨都不肯放过?他是你的弟弟啊!他是你的亲弟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知不知道?若儿他恨毒了你,你激怒了她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林深深回来了她的脸上是忧愁、是不阴郁、是伤心欲绝、全然没有了北宫若的狠厉。 漠北寒听着林深深的话,猛然一把将她紧紧搂入怀中。 “我就知道是你,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深深我的小丫头,你知道我等你等的多苦吗?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惩罚我,让我生不如死!” 林深深听着漠北寒的话,止住了脸上的泪水,声音变得尤为的平静。 “漠北寒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如果不幸福那就放手吧!为什么你一定要和我彼此折磨? 为什么你连你的弟弟你都可以杀害?言晨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他?!” “深深对不起!对不是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可以原谅我吗?不是我不肯放过你,是你不肯放过我啊! 你放心吧!言晨他没有死,这一切都是我和他演的一场戏,目的就是让你回来!” 林深深听着猛然一把将眼前的男人推开,原来她还是没有完全的了解这个男人啊! 为了逼迫自己他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自己都变成这个样子,他还要逼自己,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啊! “呵!呵呵!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个样子对我?! 你为了让我现身,你可以肆无忌惮的伤害若儿,你可以用尽一切的手段,你有没有想过我已经被你伤的遍体鳞伤了,我承受得住吗?我承受不住啊! 漠北寒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为了逼我,无所不用其极!你到底是多狠的心啊?” 林深深是说着眼泪大滴大滴的流出眼眶,她的双手一下一下砸在男人的胸膛,仿佛砸进了男人的心中。 “你打我、骂我、恨我、恼我!都无所谓,只要你不要忘了我,只要你不要走,我怎样都可以,我怎样都可以!” 男人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变得沙哑,眼眶也红了起来。 她恨自己,她始终不肯原谅自己,不论自己做什么!她都认为,那是因为不肯放过! 怎么会呢?这是他最爱的小丫头,最爱的女人,是他的命啊! “深深原谅我,原谅我好不好?我求求你,只要你肯原谅我,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不可能!你为什么还是不明白?我们回不去了,我们永永远远都回不去了,我们之间隔的是一条命啊!一条鲜血淋淋的命啊! 我怎么会和一个,沾了我弟弟血的人在一起呢!我的良心会不安,我的身心包括我的灵魂都会遭受着谴责!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我们永远都回不去了!” 林深深的双手掐进如今自己的发丝,整个人痛苦到了极点,她每说一句话,都让她的痛苦增加一分。 漠北寒看着如此痛苦的林深深,他觉得他的心宛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咬,她不好过,最痛苦的人莫过于自己。 “好!就算我们回不去了,就算你想要躲起来,那你给我留点东西好不好?你不要让我一个人在这世上孤苦无依,你不要只留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深深我们要过孩子好吗?深深给我一个孩子好吗?” 林深深听着漠北寒的话,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拼命摇着头,嘴里喃喃自语道:“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给你生孩子,我不要,不要!我不要给仇人生是孩子!” 漠北寒听着,然而这一次,他却像是铁了心一般,不再有任何的怜惜之情!直接吻上了女孩。 林深深无力挣扎没法反抗,她的眼角留着绝望而痛苦的泪水,痛苦后无法挣扎的恨意,袭遍了她全身,每一处。 只有她的嘴中还在一遍一遍重复着同一句话。 “漠北寒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