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他是你弟弟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64章 他是你弟弟

北宫若出了洗手间,可意外的是她走到外面却根本没有看到言晨。 出了剧组北宫若在外面看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言晨的身影,她掏出手机,正准备给言晨打电话的时候,两个黑衣保镖却挡在了她的身前。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北宫小姐,总统大人有请,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别让我们为难!” 北宫若听着,原来是漠北寒的人,之前他听说漠北寒去了一趟北国,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不去,你们给我滚开!” 两个保镖听着,相视一笑,恭敬的对北宫若回答道:“如果北宫小姐你不愿意去的话,我们也是不敢为难您的,只不过如果您真的不跟我们走的话,那只怕二少命会令总统大人很为难了!” 北宫若一听保镖这话,立刻神色变得凌厉起来,她一伸手死死地捏住其中一个保镖的衣领。 “你们什么意思?言晨是不是在你们手上?是不是漠北寒那个王八蛋要伤害他!” 两个保镖面不改色,继续恭敬的回答。 “北宫小姐,请放心,二少现在很安全,只不过如果北宫小姐不肯配合我们的话,那么我们也就不知道二少还能不能像现在一样安全了!” “你们敢威胁我?” “当然不敢!北宫小姐您金枝玉叶,我们做属下的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北宫小姐,不要为难我们才好!” 北宫若听着眼眸一转伸手放开了保镖,叹了一口气道“好!我跟你们走!” 北宫若跟着保镖上了车,没过多久车子便开到了总统府。 北宫若从车上走下来,大步的走进大厅,大厅里面他没有看见言晨,反而是漠北寒端坐在那里,一幅早早等待她的模样。 “把言晨给我放了!漠北寒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伤害言晨,我一定要你后悔!” 漠北寒坐在沙发上,就这样看着眼前气愤不已的少女,猛然他伸出手,一把将北宫若拉入怀中。 “怎么?一见到我火气就这么大,不过其实我见到你火气也是挺大的。” 北宫若被漠北寒搂在怀中,两个人的姿势暧昧异常。 “漠北寒你这个王八蛋,放开我!放了言晨!” “不放你能拿我怎样?” “你不放你有本事试试啊!漠北寒你不要逼我!逼急了后果你可以提前尝试尝试!” 漠北寒能听着轻笑出声,抱着北宫若的双手更加的紧了。 “丫头我想你了!很想、很想、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见到我都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男人的话沙哑,带着磁性,却又那么的诱人,可是这样的声音在面对北宫若这里,却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 “漠北寒你以为你对我说两句好听的,我就会对你好,向你服软了吗? 呵呵!真是可笑我可不是林深深,我是北宫若!我对你不可能有爱只有恨!” 漠北寒听着北宫若的回答,他觉得心好疼、好疼! “你是深深也好,北宫若也罢!都是我喜欢的那个女孩!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有这么大的仇视,你回过头来看看我,我对你的爱,不比我那个弟弟少!” “呵呵!漠北寒,你也配提爱吗?逼着林深深自杀,逼的她人格分裂,害死他的亲生弟弟,这就是你爱她的方式吗?你的爱太沉重,林深深要不起!我更要不起!” “你当真如此讨厌我?” 漠北寒问着北宫若却沉默了,良久她才开口道:“不!我不讨厌你,因为我对你是恨!” 漠北寒一听这话,整个脸色变得铁青,猛然他将北宫若放开。 “好!那我成全你!你不爱我,那我就逼着你爱!你喜欢言是那我就杀了他!让你没法喜欢!来人把他给我带上来!” 漠北寒一声令下,那边保镖押着言晨走进了大厅。 “言晨你没事儿吧!” 北宫若看着言晨,立马就要跑向他,这时两个保镖却把她给拦住了。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漠北寒寒你到底想怎样?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言晨一根寒毛,我就让你永远都见不到林深深!” 北宫若说的急了眼,她真的太害怕言晨受伤了,言晨他心中唯一的阳光,唯一的温暖啊! “把她给我抓起来,不要让她有任何机会伤害自己!” 北宫若被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狠狠钳制住! “漠北寒,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啊!” “我想要干什么?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言晨的嘴上裹着胶布,被两个保镖也是一左一右的压着,连话都说不出来。 “来人动手吧!” 漠北寒一声令下,另外一个保镖手中拿着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走向言晨。 “漠北寒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伤害他,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他是你的亲弟弟啊!” “弟弟?我当他弟弟,他有没有当我是哥哥呢?抢自己兄弟的女人,还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漠北寒有什么冲着我来!冲着我来呀!我不是林深深我是北宫若,我有喜欢别人的权利!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吧!你放了他,你放了言晨!” 漠北寒听着并不为所动,一声令下。 “动手吧!” “不要!不要!漠北寒如果你敢伤害言晨的话!那我就陪他一起去死,我就让你永远都再见不到林深深!” “那好啊!既然你执意如此,反正你活着我都到你,死了又有多大的区别呢?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动手!” 漠北寒这话一出,拿着匕首的保镖猛然走向言晨,对着他狠狠的将匕首扎入了的心脏。 顿时鲜血直流,言晨脸上的表情极其痛苦,压着他的两个保镖松开手,咚的一声!言晨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北宫若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不在挣扎,她的全身就好像灌上了铅僵硬了一般!只有那双眼睛死死睁住了!一颗一颗的眼泪,无声的往外流。 “不!不要啊!不要啊!言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