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幼稚的东西?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59章 幼稚的东西?

北国。 “总统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回国啊?” 漠北寒双腿叠交坐在办公椅上,安德烈向他轻声询问。 对于安德烈的问话,漠北寒陷入了沉思当中,他特地抽时间来了一趟北国,就是因为北国有一个医疗机构,对人格分裂有着最权威的话语权。 漠北寒只有更好解林深深的病情,他才好对症下药。 “过了明天吧!再让那丫头和我那个所谓的弟弟逍遥两天。” 漠北寒话正说着,门这时却被打开了,宫枭迈着沉稳的步伐进入了房间。 “我以为你是来北国是找我的,却没想到,你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才来北国的。 我倒是没有发现,曾经的那个花花世界的漠大少,现在人人艳羡的A国总统,什么时候对一个女竟如此上心了?” 宫枭的话有着调侃的意味,他和漠北寒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两个人在很多方面,包括脾气秉性,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曾经的他们对待女人的看法都是一样的,身边美女如云,换了一批又一批,但那也仅限于曾经的漠北寒。 漠北寒听这宫枭的话,嘴角一撇冷哼道:“宫枭你这是在调侃我吗?话不要说得太满,我曾经视女人如衣服,但是现在不同了!我过冬的衣服就一件,要是不关心那我岂不是得冻死?!” 宫枭听着漠北寒的话有些意味深长? “怎么?难不成你关心的这个女人,他是能给你带来政治上的利益,还是能带来经济上的利益吗?” “你说的这些我关心的那个女人,她一样都带不了给我,反而她会给我带来无限的痛苦。” 宫枭听着漠北寒的回答不屑道:“漠北寒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为了一个女人痛苦?烦恼?这根本就不像你,这样的你我瞧不起!有软肋太幼稚了!” 漠北寒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答道:“兄弟,劝你一句,别太骄傲了,有些东西你越是抗拒它说不定它却早已悄然来到!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你可以掌控,唯独一个人的情感是你无法掌控的,你没有遇到过,你就不能去断定遇到了是怎样的! 你现在觉得女人、情感、都是无所谓的东西,那是因为泡在女人堆的你没爱过,也没谁能让你觉得值得你去爱。 但是万一有一天,你要是遇见了某个女孩子爱的掏心掏肺死去活来时,可别我没有提醒过你!” 宫枭听完漠北寒这一席话眉眼一皱,“情感、爱情、多么的幼稚,真不知道我当初我是怎么和你成为至交好友的?” 宫枭的话音一落,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 宫枭的助理从外面走了进来。 “有事儿吗?” “宫少别墅打电话来说,夏夏小姐今天一放学就一直不肯进屋,说是要在门外等您回来,现在等你都好几个钟头了,您看你要不要回去一趟啊?” 助理慢条斯理的说着,宫枭听着他的话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什么事情都要我亲自来,那我花高价钱养你们这群人是做什么的?” 助理听着宫枭的话大气都不敢喘,他们倒也想为宫枭排忧解难哦!毕竟也要对得起宫枭花在他们身上不菲的薪资啊! 但关键是有心无力!夏夏小姐是谁?那可是自家大老板未来的老婆,那是他们能插手,能管的吗? 助理心里打着小九九噤若寒蝉,那边漠北寒带着调侃意味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我说什么来着?叫你小心点说不定哪天丘比特就像你射来一箭,你还不知道,看吧!这不就来了吗?听口气这个夏夏小姐,让你很为难呢?” 宫枭听着漠北寒调侃的话,他不乐意了厉声回道:“一个小女孩罢了!这又有什么会令我为难的呢?我现在就去摆平她!” 刚说完转身宫枭拉开房间门,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漠北寒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一抹笑。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在这个世界上,你可以掌控很多事情,唯独感情是令人掌控不了的。 漠北寒突然想起他在年少的时候,在历史书上看到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当时他只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愚钝不堪的君主呢? 一国之君竟只是为了妃子的一笑,而甘愿冒着,国破家亡的危险去戏弄诸侯,世界上怎会有如此愚蠢的人? 直到后来他遇见了林深深,他才开始渐渐的明白,为什么周幽王会为了褒姒一笑而烽火戏诸侯,如果你爱的那个女孩,肯在你面前展露欢颜,倾朝负国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这一笑就是他的全世界啊!…… ………… 宫枭开车赶回别墅,他走到别墅的大门口,正看见苏夏抱着双膝蹲坐在别墅角落旁。 苏夏只觉得她迷迷糊糊的,都快要睡着了,强撑着的眼眸,这时却映入了男人高大的身影。 那是?是宫枭回来了!苏夏徒然欣喜,一下子整个人倦意尽失,神采飞扬的她一把撑起了身子,猛的跑向了宫枭。 “你回来啦!我等了你好久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苏夏伸着两只手,猛的将宫枭抱了个满怀。 怀里的小人儿整个软玉温香,宫枭能够嗅着她鬓边发丝的香味。 “你在门口呆了这么多个钟头,就是为了等我回来?” “对呀!我很害怕的,我什么人都不认识我就只认识你,奶奶说你要娶我呀!我当然应该等着你是不是?” 怀里的人儿软软弱弱的声音传来,宫枭将她放开,伸手点了一下她精致的鼻头。 “你在跟我玩什么把戏?不要以为我不清楚!结婚以后我会给你应有的一切,等到以后奶奶百年归去,我会和你离婚的! 所以苏夏不要想着在这期间做一些奇怪的举动,让我们俩之间的关系有所变化,那样你只会吃亏!有些东西是你不能肖想的!” 宫枭的话音一落,低头他的眼眸对上了苏夏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