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当然有错!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50章 当然有错!

“当然有错!”北宫若赫然出声,她能够从林菲雅的这段话中隐约感觉出,林菲雅仿佛对于自己母亲和她母亲,以及林国辉之间的事情,知道一些什么? 林菲雅听着她没想到林深深会这样回答她,瞬间林菲雅的情绪就失控了,她转身对着北宫若怒声吼道:“有错?呵呵!那你告诉我,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北宫若斜睨一眼林菲雅高傲的回答。 “林菲雅我不知道你妈从小到大给你灌输的都是什么样的思想! 但是我要告诉你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林国辉婚内与你妈有染那就是出轨、是不道德的! 还有你说林国辉和我妈在一起,是因为我妈家里面有钱,这样说也只能证明林国辉是一个利欲熏心的人,他不够爱你妈罢了! 想要钱又放不下旧爱,贪心不足蛇吞象我只能说他活该! 至于你说你妈和林国辉一开始就是情侣,就是一对,她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 当林国辉抛弃你妈的时候,那些东西早就不属于你妈了,既然不属于,又何来拿回一说呢? 还有最关键的是,错的是林国辉这个男人,你妈又有什么理由,要把这些痛苦加注在我妈的身上呢? 我不信我妈是拿着刀架在林国辉脖子上让他结婚的,所以你妈他要恨应该恨林国辉!结果她却恨上了我妈!那我的妈妈又做错了什么?她何其无辜?” “你!” 林菲雅听着北宫若这一席话,她一时之间语塞根本就无从辩驳。 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对的,自己母亲也是对的!她从来没有质疑过张红梅给她灌输的这些思想是错误的。 “我不想跟你扯这些!还有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让爸妈离婚,不会让这个家散了的!” 转身林菲雅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北宫若看着她,继而也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林菲雅赶回林宅的时候,张红梅正在大厅的客厅上,哭得泪如雨下,一副不想活的模样! “妈你没事吧?” 林菲雅焦急的走上前,一把扶起了张红梅。 “妈没事!只是女儿我跟你说,我要和你爸离婚!林国辉这个没良心的,天不收他我就让他净身出户,一分钱都分不到!” 林菲雅听着张红梅的话,她知道张红梅这是在气头上,连忙安抚的回道:“妈你别说气话!你和爸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能说离就离呢? 如果你真的和他离了,不正是趁他心意,让他和外面的那个小狐狸精逍遥快活了吗?到时候他们有了儿子,就更称心如意了!” 张红梅听着转念一想也对呀!她凭什么要离婚给那小狐狸精挪位子呢? 说不定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离,离了到时候他们不才有地方吗? “对、对、对!女儿你说的对!这婚不能离,我凭什么要便宜了外面那个贱女人!” “说的是啊!妈,你不要这样想不就对了嘛!” 张红梅听着算是静下了心来,可是她又想着不离婚又能干什么呢? “那女儿你说如果我不和你爸离婚,又能怎么办呢?说不定以后等那贱女人生了孩子,我在这个家占着林太太这个位置,也是更加没有地位的呀!” 林菲雅一听张红梅这话陷入了思考当中,她妈说的对!如果外面那个女人为自己爸生下儿子的话,说不定不仅连她妈没有地位,她也会变的毫无作用。 林菲雅在林家这么多年她也是明白的,自己的爸妈虽然平时表面上看上去,还算相敬如宾,但其实就因为张红梅没有生儿子,林国辉心中的隔阂是有不小的。 “妈!我问你你今天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她的肚子很大了吗?你估计她大概怀孕几个月了?” 张红梅听着林菲雅的问话,开始回忆了起来,沉思一会儿她才回道:“那女人的肚子不大,我是听她对你爸说她怀孕了才知道的。 光是从肉眼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她已经怀孕了,所以我想的话应该还不到三个月。” 林菲雅听着张红梅的话,瞬间便悟出了道理,母凭子贵、母凭子贵! 想的那个女人敢在她妈面前这么嚣张,而自己父亲还维护着她,肯定也是因为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当务之急就是不能让这个女人把孩子生下来。 “不到三个月那事儿就好办了!妈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把孩子生下来! 我不相信爸是如此绝情的人,不然他也不可能到这个年纪才出轨,他应该只是想要儿子罢了! 爸年龄大了,这个孩子应该来的不易,说不定没了以后就永远都不会再有了!妈!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我们就必须要心狠!所以这个孩子绝不能活!” 林菲雅说完眼里充满着杀机,张红梅看着她,突然心像是提了起来似的,跟着一紧。 这个女儿是她亲自教导出来的,林菲雅狠毒她也是知道的,毕竟是她亲自教的! 近两年来生活过得平静,张红梅她早就没有了前几年那种狠心要置人死地的锋芒了,反倒是林菲雅这个女儿,越来越有她年轻时候那种狠辣的风范了。 不知道为什么?张红梅总觉得这个样子林菲雅,比起自己当年来的要更狠更毒! 张红梅叹了一口气道:“好!妈听你的!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那菲雅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好将他们母子铲除的?” 林菲雅听着沉思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不信我爸会一直都陪在那个女人身边,总有离开、松懈的时候,到时候我就安排人让她把孩子给打掉!” 张红梅听着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菲雅你确定能成功吗?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林菲雅伸手握上张红梅的手,安抚她,道:“妈,你放心吧!这些年来我好歹在帝都还有些人脉,这点小事要做成还是不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