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绝不妥协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45章 绝不妥协

言晨的话说出口,进入了北宫若的耳中,她的眼泪也顺着流了出来,这是被认可的感觉,原来被人爱、被人喜欢、被人捧着的感觉是这么美妙。 “谢谢你言晨!我以后要待在你身边,把林深深之前欠你的、亏欠你的、都一点一点的弥补给你!” 言晨听着整个人都高兴到了极点,他抱着北宫若的双手更加的紧了。 “不,你不欠我的,不需要弥补什么,反而是我,我还要继续陪着你对你好!我喜欢你与你无关!不求回报你好我就好。” 随着男孩的话说出口,北宫若只觉得有一种幸福蔓延着她的全身。 另一端男人身穿一袭剪裁得体的墨色西服,就那样凛列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一对像夫妻一般幸福的男女。 他嫉妒、他发狂、他纵容着北宫若换来的却是这个女孩给他的伤害! 就像北宫若说的一样,她是来讨债的,她是来报仇的! 男人看着,就这样他带着满腔的怒气走上前,伸手一把拉过北宫若的肩。 “北宫若!” 男人这一声带着戾气的怒吼,让北宫若着实惊了一跳! 这声音是漠北寒的,他怎么会知道他们在这? “放手!漠北寒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北宫若不要以为我纵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漠北寒的话说,让北宫若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戾气可重! 漠北寒想发火,但他感觉他已经是在极力的隐忍了。 “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你管得着我吗? 漠北寒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三年前的林深深,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漠北寒听着北宫若的话,他刚想开口那边言晨却快他一步。 “你放开若儿!你凭什么管着她?” 莫北寒一听满脸黑沉,紧拽着北宫若就是不肯放手。 “那你告诉我,我又凭什么不能管着她?我管我自己的女人!还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吗?” 男人的话满腔怒气,却又霸道无比。 言晨一听眸光就黯淡了下去,是啊!早在几年前,深深不就已经是漠北寒的人了吗? 反而是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什么资格去插手深深的事情! 北宫若一看言晨这幅模样,心里面就急了起来。 “言晨你别这样!你忘了我现在是北宫若,我不是林深深啊! 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反而我和他漠北寒早就没有任何瓜葛了,我告诉你我讨厌他!我恨他!” 北宫若的这番话一出,两个男人的心里同时一颤抖。 言晨听着北宫若这番话,这是给他加油打气的,对呀!现在的深深已经认可他了不是吗?既然他在深深的心中有了位置,那么他又有什么不能管深深的呢? 同样的话落在漠北寒的心中,却是沉重的打击,北宫若说讨厌他、恨他!那就代表深深更加的讨厌他,更加的恨他了! “你讨厌我又能怎么样?我告诉你无论你是谁!你都是我漠北寒的女人! 这一点没有谁能够改变!如果有谁敢染指于你我就毁了他,即使那个人是我的至亲骨肉也一样!” 依旧霸气!依然凌厉!然而这一次漠北害寒却丝毫没有掩饰属于他的怒火。 话音一落,他猛的将北宫若抱入怀中转身便要离去。 言晨站在他们身后看着这一幕,他的心紧张纠结到了极点,他不想让漠北寒带走北宫若,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论是财势权利,他一样都比不过漠北寒,软的硬的他都没有办法! 北宫若被漠北寒抱入怀中,她拼命的挣扎,两只手仍存拳头使劲的砸在男人的胸膛。 “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我呀!你休想用对付林深深的这一套方法,用在我的身上!言晨救我!” 北宫若拼命的砸着漠北寒,言是听着她这一声呼救,瞬间双膝跪在了地上,然后他猛得对着漠北寒的身后大声吼道:“哥!你已经将深深杀死过一次了!难道你还想杀死她第二次吗?” 言晨的这句话,猛然让前面那个大步流星走着的男人,停下了脚步。 深深她是自己害死的!她是因为自己而死的!自己已经害过她一次了,难道还要害她第二次吗? 言晨见漠北寒停住了脚步,猛然又继续厉声对他吼道:“哥!我以为你不明白,可是我看见你停下脚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心里面其实是明白的! 你明白深深她当初是因你而死!她现在好不容易又活过来了,你难道还想让她在你手上死第二次吗? 是你强势霸道的闯入她的生活,是因为你都不肯放过让她,让她每天过得胆战心惊!那是令她何其的心身俱疲呀! 你还记得!你还记得深深是怎样死的吗?你还记得她弟弟死的时候,她有多么的绝望吗? 哥!我求你了,你放过她吧!如果你还爱她那你就放手吧!就当是放深深一条生路好吗?” 言晨的这席话说的是那样的令人难以拒绝,是那样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可是漠北寒知道,他不能因为这样几句话就动摇,因为有些东西,一旦放手了就没有了。 “我的女人她死当然也只能是因为我!你说的对是我欠了她的!也是我对不起她! 但是言晨你给我听好了!我欠的我来还,我愿一命抵一命! 我漠北寒愿意把命都给了她林深深!她要是想要我这条命可以随时来取!但是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去爱别人,我做不到!” 话落男人再次大步流星的,抱着身上挣扎的女孩,继续迈起了步子。 言晨眼睁睁的看着那背影,离他越来越远,他只能无力的整个人瘫软在沙滩上,他没有办法,他斗不过漠北寒,他要怎样才能解救那个女孩呢? ………… 漠北寒抱着北宫若上到车上,车子一路疾驰回到了总统府。 “混蛋你放我下来!” 漠北寒抱着北宫若进入大厅,她挣扎着猛的从漠北寒身上跳了下来,刚一下地北宫若啪一下,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男人的脸上。 “打够了吗?打够了就给我消停点!北宫若我告诉你,不要拿着我对你的容忍,当成你肆意妄为的资本!” 男人厉声说道,整张脸黑沉的如泼了墨一般! “漠北寒你以为我是林深深吗?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吗?我告诉你,我又不喜欢你,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漠北寒听着这话,一伸手将北宫若直接给拉入怀中。 “好啊!我就告诉告诉你我到底凭什么这样对你! 北宫若你听好了!不管你是谁只要你现在这个身体还是我女人的!你就没有资格,也没有资本,能够让我不管你!” 北宫若听着眼前男人的话,她知道他这次是真的动怒了,可是漠北寒越是这样,北宫若就越是想要挣脱这种束缚。 眼神瞬间变得愈加的狠辣,北宫若对上漠北寒那双冷眸。 “好啊!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到最后到底是谁先妥协!” 话落北宫若狠厉的一眼瞟过漠北寒,手一甩,转身大步流星的朝楼上走去。 漠北寒就这样看着北宫若走上楼,砰的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她关上。 “好好照顾夫人,另外一定要把她给看紧了,不能让他找到任何跑出去的机会!” 漠北寒吩咐完转身便出了大厅,他今天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 ………… 房间里北宫若来回渡步,心里打着小算盘,她要怎样才能逃出去呢? 她一点都不想待在这里,这里是枷锁是牢笼,她想言晨她想那种被爱包裹的感觉。 北宫若左思右想,她觉得不敲山振虎根本就达不到目的,她必须让漠北寒重视他她让他不能够随意的控制自己威胁自己才行! 中午时分佣人给北宫若送午餐,却发现门怎么都打不开,佣人连忙找来了管家取备用钥匙把门给打开。 一众的佣人进入到房间,却意外发现北宫若根本就不在房间。 “大家快找夫人她应该跑不出去,还在房间里面,赶紧的吧!要是夫人出了什么事,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所有人都开始急急忙忙的找寻起了北宫若,生怕她出一丁点的事情。 房间里各个角落都遍布着人,开始地毯式的搜寻了起来。 就在这时,浴室中传来一个小女佣的惊呼声。 “啊!” “怎么了?怎么了?” “快来人啊!夫人她自杀了!” 众人听着这声音,连忙纷纷赶进了浴室。 进入浴室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片血红,浴缸里北宫若穿着单薄的睡衣,就那样躺在了里面,血液染红了整个浴缸的水。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叫医生啊!快打电话给总统大人啊!” 一屋子的人开始了手忙脚乱,而浴缸里躺着的人儿脸上即划过皎洁。 逼如是吗?想让她妥协是吗?她北宫若绝不妥协,如若不然,她就要让漠北寒再尝尝失去心爱之人,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