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我只是在打赌!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37章 我只是在打赌!

北宫若有些惊讶,为什么林菲雅会出现在帝都?林家一家人难道不应该只在B市吗? 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心中同时都浮现了疑问。 林菲雅上一次来这家店,看上了这条黑色的裙子,但临时接到剧组打了的电话,急匆匆的便赶去了剧组没有买成。 林菲雅刚才过来想买这条裙子,营业员却说那是最后一条,还被人买了,她刚准备走的,却又听见这边说不买了,于是她索性拿出卡准备买下,却没想到买这条裙子的人竟然会是林深深。 林菲雅震惊、不敢相信!因为林深深已经死了呀! 林深深的死是她最先从安雨潇口中得知的,后来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张红梅还有林国辉,林国辉知道以后也是确认了这个消息的。 如果林深深真的死了,那眼前这个人又是谁呢?总不可能有那么多和安雨潇一样,长得像林深深的人吧! 更何况眼前这一个不止是像,简直就是就是一模一样! 北宫若看着眼前的林菲雅,她心里也在沉思着,自己都还没有主动找上门,这个林菲雅却主动送上了!那正好曾经她们的恩恩怨怨可以一起算了! “这位小姐,请问你为什么要用如此惊恐的眼神看着我呢?” 北宫若轻声询问着,林菲雅听着这才回过神来。 “哦!是这个样子的,你长得和我已经过世的妹妹很像,不知小姐你贵姓?” 北宫若听着脸上变的俏笑嫣然,“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啊!那还真是缘分啊!你好我叫北宫若,是c国人到A国来是寻亲的,我从小是孤儿,我接到消息说我的亲生父母很可能在A国。” 林菲雅听着心下猛的一紧,长得和林深深那么像,孤儿还是到A国来寻亲的?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啊!你真的和我的妹妹长得很像,我看我们能认识也是缘分,要不这样我们做个朋友怎么样?” 北宫若听着林菲雅的话,她这又是要和自己打什么哑谜呢? 自己都还没有出手,林菲雅就要带着目的来接近自己了吗? 北宫若还未开口说话,那边营业员却把那件已经包装好的衣服袋子递了过来。 “林小姐您好,您的衣服已经包装好了欢迎您下次再来。” 林菲雅接过营业员手中的袋子,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北宫若。 “我看你很喜欢这件衣服吧!这样!为了以表我想和你做朋友的诚心,这件衣服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 林菲雅说着将衣服袋递在了北宫若的手上。 北宫若看着脸上浅淡一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是我的名片你拿着吧!你是c国人难怪你会看见我都不惊奇! 有事情记得联系我,我在a国我还是有些人脉的。”话落林菲雅转身便走出了专卖店。 北宫若看着林菲雅走出店门,实在搞不懂她这是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你好我想问一下,刚才送我衣服的那位小姐她是你们店里的常客吗?” 营业员听着,脸上浮现出了尖酸刻薄的模样,难怪啊!还装什么大款,原来真是个土包子,竟然连林菲雅都不认识。 “连她你都不认识吗?她可是风行旗下的艺人,今年几部爆款大戏都有参演。” 北宫若听着转头出了店门,难怪林菲雅会那样对她说,原来林菲雅现在已经做了明星了。 认亲?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现在她也是时候代替深深姐姐,去看看那个渣爹和后妈了。 林菲雅出了商场,开着车子准备赶往剧组,刚才的那个女孩真的是太像林深深了。 她有太多的疑问搞不清楚,所以借机就说要做个朋友。 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好提早预防,如果,这个女孩真的只是来认亲的,和她做了朋友,到时候还可以利用她,去对付安雨潇那个小贱人! 林菲雅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一想到安雨潇就凭着一张和林深深一张相似的脸,就敢骑到她的头上,她就不爽到了极点。 不就是靠脸吗?如果靠脸的话,她要是用一张和林深深是一模一样的脸,看到时候总统大人还会不会只青睐于她安雨潇! 北宫若出了商场回到了总统府,她有一些问题想要询问漠北寒。 此刻的漠北寒正在书房处理一些公务,北宫若直接闯进了书房。 “这么快就回来了?” “总统大人派了一堆人跟着我,我什么时候回来,又因为什么回来,难道你不清楚吗?” 漠北寒听着眼眸一转,锐利的眼神看向了眼前的北宫若。 “想问我什么就直接说吧!” “深深姐姐的的那个父亲和她的后母,包括她的那个妹妹,林家所有的一家人是不是都搬来了帝都?” “是又怎么样?” “深深姐姐的那个所谓同父异母的姐姐,现在是做了演员?” “你说的没错!而且她签约的公司正是我旗下的风行。” 北宫若听着脸上扬起一抹慵懒的笑。 “漠北寒我要回林家,我要做演员当明星,我要你帮我。” 漠北寒听着猛然伸手,将林深深拉入自己的怀中。 “我还记得你对我说,你北宫若是来报复我的,既然你都是来报复我的,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助你呢?” 北宫若听着转头勾唇一笑道:“你的意思是你不肯帮我咯?”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帮你?我为什么要去帮一个处心积虑想要报复我的女人呢?” 北宫若听着,她突然低下头在漠北寒的唇上留下一吻道:“漠北寒你会帮我的对不对?你会的一定会的!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想看见我,或者深深姐姐,任何一个受到伤害!” “北宫若你又想来你的身体,你的性命来威胁我?你觉得我还会……” 漠北寒还没有说完,北宫若却伸出手指,轻抚上他的嘴唇,然后在他的耳旁暧昧的说道:“我从来就没有威胁过你,我只是在打赌,用你对深深姐姐的爱做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