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人格黑化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35章 人格黑化

飞机上。 “还有多久能到?” “回禀总统大人,五个小时以后我们便会顺利回国。” ………… 当北宫若再次醒来的时候,她一睁眼,映入她眼帘的,便是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俊颜。 男人看着她心中升起了疑问,如果北宫若失忆了,就会根本不认识他,为什么此刻她没有惊慌,没有失措,也没有问自己是谁呢? 女孩也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她的唇角勾起诡异一笑,这个笑容看的漠北寒心猛的一沉。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深深对他说会让他后悔时就是这个笑容。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惊慌,没有失措、也没有问你是谁?” 漠北寒看着眼前的北宫若,他心中有疑问,但是他还是敛住出自己的表情不露丝毫。 “难道你不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北宫若听见漠北寒这样说,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愈发的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漠北寒,你根本就不应该带我回来,而且你错了,我不是什么都不记得,反而是脑子里面多出了一段记忆。” 漠北寒听着,猛然他觉得一个不好的预兆即将出现。 “多出来了一段记忆?” “对!多出来的那段记忆,其中就包括你与深深姐姐最痛苦的那段回忆! 不妨告诉你,我早就已经知道我只是一个人格,我只是深深姐姐的一部分,我在北宫洛川面前只是装失忆罢了!” 漠北寒听着简直不敢相信!他也无法理解,北宫若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了解的北宫若和深深不一样,但是那个北宫若无论有多不一样!也绝对没有如此深沉的心机。 北宫若看着这样的漠北寒,她眼如中划过一丝得逞。 “你是不是发现,你好像根本就没有了解过我,你觉得现在的我,和你当初认识的我根本不一样! 你认为以前的北宫若活泼、开朗、虽然任性有脾气但也不失善良,可现在我突然让你感觉,你完全不了解,而且还变得心机深沉了是吗?” 北宫若一语道破漠北寒心中所想,他现在完全就看不透眼前这个少女,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女孩子,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你说对了,可那又怎么样呢?” “怎么样?漠北寒我告诉你,我北宫若从来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们一直都觉得我承载的是深深姐姐的美好,但是其实我的存在是为了复仇而来。 我恨你、我也恨北宫洛川、我不是深深姐姐,她被你们害得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了,但是我有!所以现在深深姐姐不敢面对,不敢做的事情,我都会替她完成! 我以为自己活在一个童话世界里,但当我发现北宫洛川和柏桐在一起的那一天,在我躲起来的那一天,我看见了过去的种种,包括深深姐姐的痛苦。 原来我以为的童话只是一场骗局,连我的出现都是为了承载痛苦的,甚至那个说最爱我的人,他一边说爱我,却又一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漠北寒! 我的出现不论是美好还是痛苦,都是你造成的,所以我告诉你,现在你看见的才是真正的北宫若,我的出现是为了复仇,是为了向你们讨债的。 你我不会放过,北宫洛川我不会放过,柏桐我不会放过,所有伤害过我和深深姐姐的人我通通不会放过!” 漠北寒听了北宫若这一席话,难怪他会感觉到危险,深深说会让他后悔的,北宫若又会对他做什么呢?漠北寒总觉得一切的一切没那么简单! “你到底想干什么?”漠北寒淡淡的问道。 北宫若听着伸手楼上了他的肩,然后在他耳旁用极近带着危险又暧昧的语气说道:“你知道吗?从我知道真相、从我假装失忆开始,我就在部署这一切了,这一切的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中。 深深姐姐求过你放过她,可是你不肯,而我呢?当初那么爱北宫洛川,他却只是敷衍我、欺骗我、既然你们这些人,永远都喜欢愚弄别人,那我就让你们也尝尝,被别人愚弄的滋味!” 话洛北宫若伸手猛的推开漠北寒。 “我累了你出去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漠北寒没有说什么,直径走出了房门,他明显的感觉到北宫若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现在的她是为了复仇而来。 可想而知自己往后和她之间,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可是即使这样又怎样呢?这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只要深深还在他身边,不管那个人是深深也好,只是她的一部分也行! 他是来报复自己的也好不是也罢!只要她还在自己的身边,他漠北寒甘愿了,心甘情愿了! 漠北寒一走北宫若一个人在房间里抱着被子哭了起来,这是她最后一次哭了,以后她都不会再流泪了,不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而流泪。 原来她只是一个人格呀!原来她所有的美好都是深深姐姐给予她的,她的出现是为了承载深深姐姐痛苦的,可是深深姐姐却只给了她美好。 可是美好,是假的,是编织的,他终究是要承载痛苦然后迎刃而上,拿起复仇的利刃,向那些伤害过她们的人血债血偿! 她是北宫若不是林深深,以后林深深拿不起的刀她来拿,林深深不能报的仇、无法忍的痛、都由她北宫若来。 从今以后没有人再敢伤害她们了,而那些伤害过她们的人,北宫若一个都不会放过。 翌日清晨。 北宫若从楼上下来,今天的她一改之前清纯可人的模样,身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长裙,脸上的妆容精致的无可挑剔,整个人美艳不可方物,却又让人感觉到有一股妖治邪魅。 “今天你很漂亮,不过,我不喜欢这样打扮!”漠北寒轻语道。 北宫若听着坐在餐桌上,吃起了早餐,然后她斜睨一眼漠北寒凌厉的回道:“我打扮不是为给别人看的,只是因为我自己喜欢而己!我想怎样我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