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三年前往事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28章 三年前往事

说完柏桐气愤的走出了大厅,今天的这一切也是她没有料到的,她想要去拆散北宫洛川与北宫若,但是这真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啊! 柏桐刚走没有多久,陈副官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上将大人A国总统要见您,现在站在门外候着息要见吗?” 北宫洛川听者疑惑?漠北寒他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来到C国呢? 难道?其实他是今天是跟着北宫若一起回来的? “见!怎么不见!稀客远道而来岂有不见之理!” “是的上将大人,我马上让他进来。” 男人一身墨色西装,迈着笔直的双腿踏进了上将公馆的大厅。 漠北寒本来是想在A国等消息的,但是在北宫若刚走没一会儿,他就改变了主意,他实在放心不下,便跟着一起飞到了C国。 却没成想才下飞机就接到线人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说,北宫若刚到上将府,便撞见北宫洛川与那位柏家小姐苟合之事,伤心欲绝之下想要走,却还被关了起来。 漠北寒听了这个消息,他觉得他不得不亲自来拜访一下北宫洛川了,有些事情也许查不到了,那就只能他自己亲自去问了。 “总统大人好大的闲情逸致,国事不繁忙吗?还有空到我这儿来走一遭?” 北宫洛川说着带着讽刺的意味,漠北寒面不改色轻语道:“我为什么会在你这儿来,你又何必装不懂呢?上将大人可是拿了我什么珍贵之物,我得拿回来!” 北宫洛川坐在椅子上,脸上尽显讽刺之情。 “珍贵之物是很珍贵,但总统大人怕是忘了,是你亲自将她弄得残缺不全,我把她捡了回来,那就属于我的东西了,不知总统大人你有何理由又将她在讨了回去呢?” 漠北寒听着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过多的起伏,他今天来就是想要弄清楚一切的。 “我可没有空和你在这里做口舌之争,我今天来就是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深深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北宫洛川听着抬眸,看向眼前的漠北寒。 “你就那么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吗?” “当然!只要是有关她,不管是什么我都要知道!” “好!我告诉你!” 北宫洛川看向漠北寒,对他娓娓道来三年前的种种,他的思绪也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寒冷的雨夜。 ………… 三年前。 “快、快、快、赶快动手术,不然就来不及了。” 医院里的人忙成了一团,这家医院是北宫洛川在a国的私家医院。 他在外面焦急等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才得以结束。 “她怎么样了?” “回上将大人林小姐她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暂时还处在昏迷中,什么时候醒过来还要看她自己。” 北宫洛川听着医生的话,松了一口气还好至少命保住了。 林深深昏迷了接近一周,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北宫洛川便悄悄的将她带回了C国。 当林深深醒来的时候,无数的痛苦将他包裹,为什么她还要活着?为什么她不去死?为什么她还要活在这个世上去难受、痛苦!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要救我?你让我死、让我死啊!我所有的亲人都离我而去了,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林深深声嘶力竭的哭着、喊着、她觉得她绝望到了极点,她觉得她这一生都不可能好了。 她死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但是她活着、她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痛苦的深渊中挣扎、煎熬…… “深深你冷静一点你还有我呀!你别这个样子好吗?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对你不离不弃的!” 北宫洛川抱着林深深,他一直记得那个晚上,他抱着的那个女孩,在他的怀里哭得有多么的撕心裂肺。 在那段时间里,北宫洛川推掉了所有的任务,她一直照顾林深深,他把她安排到C国一个风景宜人的岛上。 那段时间是林深深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她经常不敢睡觉,每每一睡着就会梦着自己的弟弟满身都是鲜血的,跪着地上求她救他。 因为噩梦林深深不敢睡觉,吃安眠药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心理医生告诉北宫洛川,林深深的郁郁症越来越重,最关键的是他们发现林深深的精神很脆弱,开始不正常已偏离了轨道。 那段日子里面北宫洛川不眠不休的照顾着林深深,可是悲剧还是发生了,再一个,雷雨夜中林深深最后还是自杀了,在浴室里吞安眠药自杀。 北宫洛川平时都只是给林深深定量的安眠药,林深深自己是接触不到这些药物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林深深竟然没有吃,而是偷偷的一颗两颗将药存了下来,最后把这些安眠药全部吞了在浴室里面自杀。 被发现的林深深最后还是被抢救了过来,活下来的林深深心里的创伤更加的严重,她心中最后绷着的那根弦彻底的断裂了。 也就是在那一次之后,北宫若出现了。 某一个清晨,林深深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忧伤、绝望、恐惧、而是有了一幅笑魇如花的模样。 她告诉北宫洛川,她叫北宫若是个孤儿,与北宫洛川是在孤儿院认识的,后来她出了孤儿院,就被北宫洛川接到了这个岛上,而且他们还是恋人,青梅竹马互相喜欢。 北宫洛川当时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最后经过多位精神科专家检查才得出结论告诉他,林深深这是出现了双重人格。 一个人在遭受到崩溃打击的时候,在她承受不了的情况下,她就有可能就会出现多重人格,或者是双重人格。 这种情况一般会出现在那种童年,有被被人虐待过的人身上。 林深深就是这样,她接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她选择了逃避,让她选择了沉睡,于是她分裂出来了另外一个独立的人格北宫若。 她把自己所有美好的记忆都给了北宫若,为她编织成了一幅最美好的画,而自己则带着那些沉痛的记忆永远的沉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