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是你引诱我!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21章 是你引诱我!

C国。 柏桐穿着一身泳装在游泳池中畅快遨游,好身材被泳装勾勒的一览无余。 右殇从一旁走过来,佣人见状立马为柏桐递上了浴袍。 柏桐裹上浴袍,慵懒的坐在了一旁椅子上。 “有事儿吗?” “回禀主子,上将大人他昨日已经提前回国了。” 柏桐听着愤怒的一掌拍在了椅子上,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自从北宫若出了C国之后,她就将消息全部给封锁了。 北宫洛川根本就不知道北宫若早就已经逃出了C国,可是令柏桐没有想到的是,北宫洛川竟然会提前回国了。 “主子我听线人来报,北宫上将昨日回到上将府,没有发现北宫若,发了好大的脾气,恐怕现在已经查到您的头上了。” 柏桐一听眼眸向上一挑皱着眉,心里的不甘一涌而上。 “查!让他查好了!这么多年我跟在他身边尽心尽力,却又无名无份,我好歹也是柏家的大小姐,我对他掏心掏肺他还要我怎么样啊? 他要怪罪我就怪罪吧!反正我得不到他的爱,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呵呵!” 柏桐说着眼神中透着苦涩,继而又讽刺的道:“北宫洛川他要是真的有那么爱林深深,为什么当她变成北宫若以后他没有立马娶她呢? 说到底男人就是犯贱!越是得不到就越是喜欢,而一旦得到了就不会再去珍惜! 他有多爱林深深?像我爱他一样爱得掏心掏肺吗?不见得吧!他不过就是喜欢小时候幻想中的那个女孩,但那根本就不存在!” 右殇听着柏桐话,他的眼眸中同样透露出酸楚。 别人不明白柏桐的辛酸,但是他明白,他也是最清楚的,因为他能感同身受,他爱柏桐爱的掏心掏肺,就像柏桐爱着北宫洛川是一样的! 这种感觉他太明白了,爱而不得何其不幸,又何其悲哀? “主子属下明白,但是你就不害怕,北宫上将会因此和你反目成仇吗?” 柏桐听着眼眶瞬间变得猩红,害怕?呵呵!她要是害怕,她就不会这么做了! 一个女人如果爱一个男人,从而变得疯狂,变得不可理喻,柏桐不知道别人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变成这样!但是柏桐明白的是她变成这样不光是因为她自己,更多的还是因为北宫洛川。 柏桐想着陷入沉思当中,然而就在这悄然无息之间,一位不速之客却已走向跟前。 “柏桐小姐上将大人有请。” 陈副官一脸严肃的对柏桐说道。 柏桐苦笑,“我早就料到有今天了,该来的总会来的,好啊!去就去!” 上将公馆。 北宫洛川一手拿着一杯红酒,另一只手抱着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 柏桐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的手紧捏着自己的衣角,想发火却又努力的克制自己。 “知道我叫你来干什么吗?”北宫洛川放下手中的酒杯,整双手都圈在了洋妞的腰上。 “知道!” “知道你还敢来!” “既然我敢做,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很好!有骨气,不愧是做了我这么多年床伴的女人!” 柏桐在听见最后那几个字时,心中一股屈辱感和羞耻感涌上心头,原来这些年她在这个男人心中的定位,竟是床伴如此肮脏不堪呀! 柏桐的整颗心感觉像是要炸裂了一般,但是她还是在强忍着,“北宫我有话对你说,现在叫这个女人滚出去!” 北宫洛川听着轻哼一声道:“好啊!”然后他将女人腰际上的手放开来,打了一个响指,女人便识趣的出了房间门。 “现在只剩你和我了,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你可以尽管说了。” 此时此刻的柏桐显得异常的平静,淡漠的眼眸中有着星星点点的忧伤。 “是应该我说呢?还是应该你问呢?” 北宫洛川听着收起了脸上那放荡不羁的笑容回道:“你觉得我问还是你说有区别吗?” “有!当然有了,我想知道北宫若在北宫你的心里到底有多重要?到底占了百分之几?” 北宫洛川听着淡淡的回道:“他很重要,你不应该把主意再次打在她身上,不应插手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想要拆散我们,柏桐你知道吗?这一次你真的踩到我的底线了!” “底线?哈、哈、哈哈!……”柏桐听着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的底线?那我呢?我的底线又在哪里?早就被你践踏的尸骨无存了吧? 我不应该动她,我错了!但是我为什么要动她?我为什么要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吗? 还不是因为你,因为你不肯放过我,是你一次又一次的来招惹我,不然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变得连我自己都快不认识我自己了啊!” 柏桐说着有委屈、有怨气、眼眶瞬间红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她始终记得当初她和北宫洛川打赌输了,她又觉得自己亏欠了林深深,所以她是真心想要退出,真心不再想在管他们之间任何事情。 可是当她下定决心与北宫洛川告别时,北宫洛川却反过来开始招惹她了。 “北宫你现在怪我了是不是?我当初是来跟你告别的,我告诉你我会退出,是你不肯放过我,是你不断的对我抛出橄榄枝诱惑我! 你还记得那个晚上吗?你主动诱惑我,让我和你有了鱼水之欢,可后来因为北宫若的闯入,你竟然你让我躲在衣橱里,你让我一丝不挂的躲在衣橱里,听着你和北宫若在外面亲亲我我! 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什么感受啊?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啊?! 我有多爱你,我就有多恨你,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精,喝了你的血! 我变成现在这样,你功不可没!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来怪我啊?!” 北宫洛川听着柏桐的话,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柏桐说的没错当初明明她是想走的,而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抛出橄榄枝去引诱她。 甚至连北宫洛川自己都快记不清,有多少次,北宫若刚刚对他说她爱他,而转过头他却又和柏桐滚上了床单。

上一篇   第220章 告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