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告状去?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20章 告状去?

北宫若看着大厅当中满地都是瓷器碎片和被烧成灰烬的名画,她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这就是她的杰作,待会儿还不得气死漠北寒那个老流氓! “老大、北哥!我来了。” 北宫若正想的得意洋洋,就听大门外传来一阵男人的喊声。 北宫若听到这声音,谁呀?大清早的嚎什么嚎?北宫若转身朝门外走去。 院子里的空地上,就见凌权夜靠在他那辆骚包的红色超跑上,正甩着车钥匙一副二世祖的模样。 “老大、北哥、我来啦!” 北宫若靠在门边放眼望去看着凌权夜,靠!这二货谁呀? “……” 凌权夜迈着轻快步伐,向总统府的大门走去,正走到门口就看见了北宫若,这一看让凌权夜满脸惊讶! 靠!这不是小嫂子吗? “……” 当初林深深的葬礼凌权夜自然是去参加了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弄清楚了林深深与漠北寒之间的渊源。 妈呀!诈尸了呀!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呀? “……” 凌权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小嫂子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眼前! “……” 北宫若看着眼前的凌权夜一脸懵逼,这二货盯着自己左看右看干啥呢? “……” 就在此时凌权夜伸出两只手猛的按住,北宫若的肩膀对她说道:“小嫂子你活了?” 北宫若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活了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还死过吗? “……” “哎呀妈呀小嫂子你终于活了,你要是再不活的话,我老大他可能就得死了。” 北宫苦听着嫌弃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凌权夜,这男的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哈!没想到竟然会是个二百五! “……” 北宫若伸手将凌权夜按着她肩膀的手给打掉。 “小伙儿你谁呀?是不是认错人了?” 凌权夜听着北宫若的回话,这次换他给懵逼了,小伙儿?认错人了?啥意思?这不是他小嫂子吗? “……” 大厅里的王管家看着这一幕,也是尴尬的满头黑线啊! “林少爷这是新夫人北宫小姐。” 王管家对凌权夜说道,转过头又对北宫若回道:“夫人这是总统大人的好兄弟林家大少爷。” 北宫若听着撇了撇嘴,不屑的回道:“哦!原来是那个王八蛋的好兄弟啊!” “小嫂子,你说谁王八蛋呢?” “你觉得除了你那个所谓的老大北哥以外,还能有谁配得上这三个字啊?” 凌权夜:额……是吗? “……” 北宫若说着叉着腰走进了大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林权夜看着她,这么大的火气是吃火药了? “……” 跟紧跟着凌权夜也走进了大厅,但他刚一走进大厅就被眼前鬼斧神工的画面,惊得连双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名贵的瓷器被摔了一地,通通变成了碎渣渣,火盆里的灰烬弄的满地都是。 妈呀!夭寿了总统府被人打劫了! “……” 他这到底是进了总统府,还是进的火葬场啊? “……” 林权业转头看向管家“王管家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这……总统府这是被人打劫了吗?” “……” “林少爷这个都是我家夫人的杰作。” 凌权夜听着脸上表情变得愈发的惊悚,靠!这些都是和她小嫂子长得一模一样,名叫北宫若的那个女孩干的? 她竟然把这么名贵的花瓶说摔就摔了?而且还摔了这么多个? “……” “那、那个盆里烧的是什么呀?” “那个盆里烧的,那个盆里烧的是……” 王管家欲言又止,凌权夜看他这幅模样拍着胸脯道:“没事的王管家,你尽管告诉我,我承受的住,毕竟烧的又不是我家的。” 王管家“……” 额……烧的又不是我家的? “那个盆里烧的是总统大人书房里面的字画。” 凌权夜听着王管家的回话,突然感觉他的心脏仿佛遭受到了,如电击雷劈一般的打击。 夭寿了!造孽呀!漠北寒书房里的字画是他的呀!!! 凌权夜气得不行,抬脚就向北宫苦走过去。 “你……你……你还我字画!” 北宫若嗑着瓜子,斜睨一眼眼前的凌权夜。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某人刚刚说又不是烧的他家的。” 凌权夜: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 “既然我又没烧你们家的,你叫我陪什么?” “什么不是我的呀?你烧的那些话全是我的!” 北宫若听着放下了手中的瓜子一脸疑惑,什么?她烧的画全是这个男人的,而不是漠北寒的? 那她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嘛? “你怎么不早说那些画是你的呀?害得我白烧了!” 凌权夜:“……” 害得她白烧了?“……” 凌权夜感觉北宫若的话,像是几道惊雷劈向了他,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刁蛮任性的女孩。 “好小祖宗你赢了,你有理,怪我喽?” 北宫若听着瞟了凌权夜一眼,漫不经心的回道:“对呀!就是怪你了,你知道就好。” “我!……” 凌权夜被宫若气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好!你很好!我去找我老大评理去。” 北宫若听着,继续面不改色道:“去呀!去呀!你以为我会怕吗?” 哟呵!这二货还敢威胁她,她的目的不就是搞事情吗?越多越好,她巴不得凌权夜去告状了,到时候那个死男人会被气得放她走这最好不过了。 凌权夜被气得不行,甩手狠狠的回道:“好!你给我等着!” 说完凌权夜转身出了门去,他心中始终闷闷不乐,亏她刚刚还叫她小嫂子来着,这样的女人凭哪点当他的小嫂子呀? 看来也就是和安雨潇是一路货色,凭着一张长得像小嫂子的脸就想为所欲为! 看他待会儿不在在自家老大面前,告那女人一状让她被扫地出门! 北宫若看着凌权夜渐行渐远的背影轻哼一声。 “告状去啊,谁怕谁?” “阿嚏!”突如其来,北宫若打了个喷嚏。 大爷的,不会是有人在心底骂她来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