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把她当消防员啊?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18章 把她当消防员啊?

第二天清晨。 北宫若迷迷糊糊的从床上醒过来,随之而来的,是昨天晚上那些零零碎碎的记忆。 靠!她昨晚上都干了些什么呀?她明明就是要和那个死男人抗争到底的,结果她竟然叫那个死男人给她讲童话故事! “……” 自己到底是有多么的幼稚啊? “……”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和这个流氓王八蛋抗衡到底才行! 不然她有可能真的一辈子都回不到c国,再也见不到她的洛川哥哥,还有清儿、和柏桐姐了。 昨天晚上她一定是被那死男人给蛊惑了,嗯,对!都怪他太温柔了,跟自己无关,嗯,一定是这样的。 北宫若在心理安慰自己,洗漱完毕以后她便下了楼。 楼下漠北寒已经在餐桌上开始用早餐了。 “哟,总统大人起的挺早的嘛!” 漠北寒听着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嗯,那是自然,我可不像某人睡的跟猪似的,雷都打不醒。” “你!” 北宫若一听不乐意了,撅起小嘴一幅极度不爽的模样。 猪是在说她喽!这个死男人大清早的,就故意来招惹她,看来她还真是想的没错,昨天晚上的一切,都不过是他为了蛊惑自己装出来的罢了! “是啊!是啊!我是猪,哪像总统大人您呀!要勤政爱民不早点起来怎么行呢?” 北宫若嘟起小嘴,闷闷不乐的回道。 “我可没说你是猪,你自己愿意对号入座,关我什么事儿?” 漠北寒调笑的回答,让北宫若更加的生气。 该死的男人,算了不和他扯!说正经事要紧! “好了我才不跟你扯了,对了!我记得,就是那个……就昨晚……那个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说过,什么都答应我啊?” 漠北寒听着点了点头“嗯我是说过。” “那……那现在我要你答应我,送我回国。” 漠北寒一听这话神色立马就变了,手上的刀叉一扔,厉声道:“不行!” 北宫若一听急了,整个人都快要炸毛了。 “为什么不行啊?你不是答应过我吗?你堂堂一国总统,难道要出尔反尔吗?” “我是说,我说过这话,但没说一定要去执行,我一定就得同意啊!” 北宫若这一听,这回是真的炸毛了,合着的男人昨天晚上全是骗她的来着啊! 北宫若气愤的将手中的刀叉猛的一下甩向漠北寒,漠北寒往后一退,哐当一声刀叉落在了地上。 “你这个无赖、王八蛋、流氓、你竟然敢诓我?” 男人脸上面无表情继而回道:“对呀!我就是在诓你啊!” 北宫若觉得她快要被这男人给气死了,这男人要不要脸了,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就承认了。 “小东西,大清早的不要发火,对身体不好,还有就是大清早的,最好不要对我发火!” 北宫若听着心里愤愤不平,就只允许他诓自己,还不允许自己发发火了吗?哪有这样的道理,这也太不公平了。 “为什么不能对你发火?我告诉你,我还就要对你发火,就对你发火,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北宫若说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旁的漠北寒已经走向她,男人伸手猛的将她拉入怀中,然后一个用力将她整个人按在了,餐桌上。 “喂、喂、喂!你又想干嘛呀?”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为什么大清早的不能对我发火。” 漠北寒说着身子紧贴着北宫若,北宫若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因为此刻她能明显的感受到男人身体的火热。 北宫若听着,此时此刻的她整张脸已经红到了耳后根。 这个死男人不要脸啊!不要脸,大清早的又想占她的便宜。 “你……你放开我,我不……我不生气了,我不对你发火了还不行吗?” 北宫若颤颤巍巍的回答,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和这个死男人来日方长,到时候等她做了女王,她就让他跪下唱征服!! 男人听着脸上是一片温柔的邪笑:“小东西这样就对了!记住!以后最好再乖一点,不要惹我,不然要是不小心着火了,那我就只能找你天天灭火了。” 漠北寒说完在北宫若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才将她放开来。 这男人不要脸!还找她天天灭火,当她是消防员啊! “……” 北宫若在心里死命的咒骂漠北寒,然而这时男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别老是在心里骂我,不然的话我就让你一天灭十次火。” 北宫若:你大爷的!还真把她当消防员了?“……” 北宫若这下老实了,她还真害怕这男人会对她在做点啥?“……” “那个总统大人,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北宫若佯装张乖巧的对漠北寒说道。 “今天我会回来的很晚,你在家要好好的听话,这里所有的人都会听你的,只要你不要想着逃,你可以向他们提出任何要求。” 说完漠北寒转身向外走去,北宫若还继续还佯装乖巧的对他回道:“总统大人您真是对我关爱有加呀!要不我送送您?” “不用了!你要是能在家好好的听话,就是对我莫大的欣慰了。” “呵呵!那是自然的,总统大人您慢走、慢走。” 漠北寒听着转身,脸上勾起一抹邪笑来,小丫头骗子他还不信就治不了她了。 北宫若一脸掐媚的目送漠北寒离开大厅。 看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北宫若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立马她就原形暴露了。 大爷的!还叫她乖一点,还威胁她,不让她走是吧!叫她乖乖留在家里是吧! 想得倒是挺美啊!她要是真的就那么听话了,那她还是北宫若吗? 留就留啊!看他今天不将这个总统底搞得鸡犬不宁、鸡飞狗跳、她就不叫北宫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