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教你做人?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16章 教你做人?

“你……你这个贱人,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我不过是轻轻打了你一巴掌,你竟然这样对我! 北寒怎么会喜欢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呢!你说!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勾引他的。” 北宫若听着安雨潇的话,甩过一记宛若看智障的眼神,这女人没毛病吧!就看了自己一眼,还能脑补出一场抢男人的大戏了? “……” 北宫若盯着安雨潇,安雨潇心里有着莫名的不安。 “你……你看着我干嘛?” 北宫若左看右看她怎么感觉,这个女人仿佛在哪里见过呀? 哦对了!上次在电视上无意中看见的那个女明星不就是她吗?当时清儿还说她长得和自己很像,现在看真人,貌似长得和自己还真是像哦! “你说对了,我还真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北宫若说出这句话,极度的嚣张跋扈,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长这么大她就没被人打过,今天这个仇她记下了,她一般不记仇,记仇就不一般! “你!” 安雨潇被气得不行!关键是她还不敢在像刚才那般嚣张。 “你什么你,你妈没有教过你做人要讲礼貌吗? 我特么认都不认识你,惹也没惹过你,你特么打我还说是轻轻一下,那我这样打你,你看是不是轻轻一下啊!” 北宫若说着,“啪”一巴掌甩在安雨潇的脸颊上,瞬间安雨潇的脸上就多了几个手指印,被打得连连倒退,紧接着北宫若唰又一下,又是一巴掌打在她另一边脸上。 “啊!痛!” 北宫若看着安雨潇眼中尽显厌恶,“知道疼就对了,不疼我打你干嘛! 看来你还没有完全傻掉嘛!现在还分得清什么叫做重!什么叫做轻了吗?记住做人别太狂,不然天不收你,我收你! 我北宫若不是你能惹的人,以后看见我绕道走,不然的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打到你头脑清醒为止!” 安雨潇心中气的不行,恨不得杀了眼前的北宫若,这些年来她做惯了大明星,人人都巴结她、都捧着她、她也是有脾气的好吗?怎么能就这样被欺负了呢? 心里气愤不已,安与萧将什么害怕,要有所顾及全部抛诸脑后,抬手就准备打还给北宫若。 北宫若见状也抬起手想阻止安雨潇,然而就在此时,玄关处一道凌厉的男声传来,阻止了安雨潇。 “我看谁敢动她!” 众人都向玄关处望去,就看见高大的男人大步流星的向大厅里面走过来。 安雨潇猛然放下手,心里面心虚得不行!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是她要还手的时候就漠北寒给看见了呢? 漠北寒看向北宫若,要不是他刚才来的及时,他的那小丫头就要被打了,这群人是饭桶吗?看见自家夫人被欺负也不知道帮忙? 看来是该换换人了,还真是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了,然而这其中竟然还包括自己的心腹安德烈。 安德烈打了个喷嚏,感觉到来自自家boss的一道冷眼扫过他的全身,简直凉飕飕到不行! 靠!不会吧?自家大boss是这次要灭了它的节奏啊! “……” 漠北寒直接越过安雨潇走向北宫若,伸手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你怎么来了给我滚!” “寒我……我……” 安雨潇我了半天没憋出个下文来,北宫若看着情况,故意装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说道:“喂!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呀?人家叫你滚,听见没?看见就烦还不赶紧的滚!” 安雨潇听着心里不爽到了极点,可是现在漠北寒回来了,她不能像刚才那样子了,只得装作可怜的模样道:“那……那北寒,我改天再来找你我先回去了。” 话落安雨潇不甘心的迈着碎步,出了总统府的门。 她一走众人都跟着松了一口气,而就在众人正安心之时,却没料到猝不及防之下北宫若狠狠的将漠北寒推开,然后啪的一巴掌甩在了漠北寒的脸上。 “别碰我你滚!我讨厌你!” 安德烈看的一脸懵逼,这又是什么反转啊? “……” 小祖宗,你可别再闹腾了,咋突然就把自家大boss给打了呢?“……” 看着自家大boss黑沉一张脸,安德烈的额头直冒汗,心中漠然唱起了一首歌,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 安德烈:我是要凉了吗?“……”自家大boss能砍了他不? “……” 漠北寒虽然脸色黑沉,但是语气还是尽显温柔。 “小东西你受伤了,跟我上去我给你上药。” 男人温柔的声音尽显柔情,北宫若被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打破了心理防线,好不容易她才憋回去的眼泪,在这一刻像是珠落玉盘一样滑出了眼眶。 “你不许过来,你滚!我讨厌你,你是混蛋!” 她是一娇娇大小姐啊!从小到大虽然任性跋扈,但是心里还是柔弱善良的,她哪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啊! 身处异国他乡,什么人都不认识,没人疼、也没人爱、还突如其来的就被别人打了一巴掌,她心里能好受吗? 所有的委屈都涌上心头,北宫若对着漠北寒甩手道:“我讨厌你!讨厌你就是讨厌你!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说完北宫若转身就朝楼上跑了去。 漠北寒见北宫若跑上楼心里慌了,刚迈着步子要追上去,却又停下来了。 转身他对安德烈吩咐道:“明天把这里所有的人都给我换了,选批好的过来好生伺候夫人。” 安德烈听着额头上冒冷汗回道:“遵命!” “哼!”漠北寒冷哼一声继续对安德烈厉声道:“我还没有说你呢!要是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安德烈你是不是想尝试一下非洲终生游啊?!” 安德烈听着只感觉后背发凉连忙回道:“属下知错,下一次属下一定……” 安德烈话还没有说完,结果就看见漠北寒已转身向朝楼上走了去了。 安德烈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叹了口气,一副好似他刚刚送走了死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