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不是故意的?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15章 不是故意的?

北宫若听着,猛然一下停住了脚步,在这里谁还敢这样骂她呀?没听刚才那个死男人吩咐都得好好照顾她来着吗? 北宫若再转念一想,大爷的她为什么要站住啊?这人是她爹还是她妈呀?凭什么命令她! 她偏不!她就要往前走,北宫若迈着步子继续向前走去,安雨潇看着这一幕气的,直跺脚。 前些日子她接连签了几部大戏的合同,她知道是漠北寒出于愧疚,才将这些资源给她的。 当时她还高兴了好一阵,可是谁曾想这才多久啊!漠北寒就不理她了。 今天她打扮的这么漂亮,就是特意来找漠北寒探探口风,看他是出于什么原因不再理会自己。 结果呵呵!没成想原来是有了新欢呀!她好不容易才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她可不能让这个所谓的新人把这一切给破坏了,趁着漠北寒对她还有亏,她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赶出去。 安雨潇气的不行,大步流星的走上前,伸手直接抓着北宫若的肩膀,狠狠向前一拉,北宫若原地一转,面对面的整个人都转了过来。 “小贱人,我今天就让你不得好死!” 安雨潇说着,还在众人都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时,便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北宫若白皙的脸颊之上。 “安小姐不要!” 说是迟那时快,安德烈这句话刚一说出口,安雨潇的那一巴掌便已经稳稳的落在了北宫若的脸颊之上。 北宫若都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她咋就得罪这女人了?要这样对待她,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是她打别人,还从来没有被别人打过。 脸颊上是一阵火辣辣的痛,北宫若一时之间觉得委屈涌上心头,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聚集在眼眶之中,是委屈、是怒火、各种五味杂陈的感觉全部一拥而上。 北宫若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眼眸中有着无限的委屈,脸上的模样又是那般的怒火滔天。 安德烈以及大厅众人看见这情况,心里面都在想着完蛋了,他们要完蛋了!“……” 特么的!刚才自家大boss说什么来着?这小祖宗要是受了任何一点点的伤害,他们就全都吃不了兜着走啊! 此时此刻安德烈内心是崩溃的,他恨不得在地上挖个坑、埋点土、立个碑、好好的把自己埋算了。 安德烈:boss你放过我吧!我安息了! “……” 北宫若的手,抚在被打的脸颊上,眼眸一抬,狠厉的眼神对上了眼前安雨潇。 “你为什么要打我?” 安雨潇本来还嚣张跋扈,刚想说话但是就只是这一眼的对视,吓得她连连倒退两步,险些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这……这个女人是……是林深深!怎么会是林深深呢? 不会的!不会的!林深深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活在这个世上,她的葬礼自己都去参加过,不会是那个女人的。 一定是漠北寒找替身,找了一个比自己都还长的像林深深的女人罢了!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安雨潇稳了稳脚步,在心中不断的这样安慰着自己。 “我再问你一遍,你为什么要打我!” 北宫若是真的发火了,声音冷厉的如同暗夜修罗一般。 安雨潇被她的气势给吓住了,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抖!连回答都给忘了。 “回答我,我叫你回答我!” 别墅一众人都颤颤巍巍,安德烈见这情况,他是应该上去拉架呢?还是就这样看着呢? 谁敢拉这小祖宗的架呀!万一待会儿火烧到自己身上,那就真的完蛋了。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不是故意的。” 安雨潇北宫若给吓着了,一是因为她长得太像林深深,二是因为北宫若的气势真的是太骇人了。 北宫若眼眶中蓄满了泪水,但是她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哭是最没有用的,被人打了绝对不能用哭来解决,因为那是懦弱的表现! 而现在要做的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是怎么对我的我一定加倍奉还! “好一个不是故意的!” 北宫若说着眼神变得更加狠辣,猛得一下她伸手拽住了安羽潇的衣领。 “你……你想干什么?你快放开我,放开我啊!” “我想干什么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北宫若说着不管不顾的,死命拽着安雨潇就往前面的沙发走去。 走到沙发旁她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安雨潇后背的衣服,猛的将安雨潇整个人往沙发上面撞去。 “啊!”安雨潇一声尖叫,疼痛袭遍了全身。 “你放开我你干嘛呀?你这个疯子,你快放开我疼啊!” 北宫若拉着安雨潇一下一下的往沙发上撞去,大厅里的佣人个个都被她这一行为惊得目瞪口呆。 靠!自家夫人这操作666啊!收拾起人来干脆利落,丝毫不手软的! “……” 安德烈遮遮掩掩简直不敢看,这画风没对呀!我靠!小祖宗你下手可轻点儿吧!会出人命的。 “……” 听着安雨潇一声一声得惨叫,安德烈,还是出声开始止制了。 “那个北……北宫小姐你先冷静一点好不好?在这个样子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安德烈说完他以为北宫若会停手,可没有想到的却是北宫若淡定自若的对他回道:“是吗?可是我看她好好的呀!放心吧!我有轻重的!” 安德烈扶额,感觉头顶上一群乌鸦飞过,额……小祖宗你确定你有分寸? “……” 又是几下北宫苦才将安雨潇给放开,安雨潇一被放开,立马就大吼大叫了起来。 “你这个疯子,神经病啊!” “你要是再敢吼一句,就不是撞两下这么简单了!” 安雨潇一听这话,连忙闭上了嘴巴,这疯婆子好大的口气,不过偏偏她听了还害怕了。 “打人这种事都还有不是故意的吗?那好,我告诉你刚才我打你也不是故意的,那你能原谅我不嘛!” 安雨潇听着心里恨咬牙切齿,不是故意的那么明显,怎么可能不是故意的,让她原谅她做梦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