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我才不善良呢!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14章 我才不善良呢!

北宫若听着漠北寒这样说,一瞬间她感觉整颗心都变得五味杂陈。 她、她才不要信这个男人说的呢!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都是最坏的,他不过是在欺骗自己,对!他就是一个登徒子,不过看上了自己的美色罢了!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吗?我告诉你,我可没那么好骗,而且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又怎么样? 我不喜欢你啊!我只爱我的洛川哥哥,你最好马上放了我,不然小心我的洛川哥哥来找你!” 漠北寒听着北宫若一口一个洛川哥哥,心里瞬间开始不爽了! “你就这么喜欢他?他有什么好的?还是说你觉得我有哪里不如他吗?” 北宫若听着漠北寒的问话咬着嘴唇,然后脸上勾起淡淡而又柔和的微笑。 “我的洛川哥哥当然好了,家世又好又有才有貌有权有势!多少女人想嫁给他呀!但关键是他只爱我一个!而且我也只喜欢他一个。 是!我承认你和我的洛川哥哥要是真的比起来的话,你俩不相上下吧!但关键是我喜欢他而不喜欢你呀!” 漠北寒在听见林深深这句,“但关键是我喜欢他,而不喜欢你呀!”时整个心仿佛被压上了一块石头,蓦然沉入了谷底。 看样子北宫若是真的喜欢上了北宫洛川,漠北寒以为自己有信心、有十足的把握能让北宫若爱上自己,可是现在他开始有了担忧。 曾经他得到过林深深的爱,漠北寒太清楚当这个女孩爱上一个人之时,她能够爱得有多么的掏心掏肺。 他要怎样才能将这个女孩与自心爱的男人拆散呢?那太困难了,比登天还难! 老天爷还真是公平啊!他曾经伤害了这个女孩,所以老天爷不让她死,要让她好好的活着,让她重回自己的身边,只是这一次这个女孩是回来向自己讨债的。 他向自己讨债,是回来折磨自己的,而自己还会要甘之如饴的去接受。 “呵呵!”漠北寒冷笑那又如何?至少他的丫头还活着呀!只要她还活着,别说折磨痛苦了,让他下地狱他都愿意。 没有什么是让一个男人明白自己所爱的那个女孩,爱着另外一个男人来得更为痛苦,但这一次他甘愿了! “小东西你以为?你的那个洛川哥哥,有多爱你吗?他要是爱你怎么会不来找你呢? 你看着这都多久时间了,他根本就不爱你,不然他早该来了不是吗?” 北宫若听着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你胡说!我的洛川哥哥怎么会不爱我呢?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 “小东西你这么急切干什么?难道是被我说中了,心头不好受了? 我是不是挑拨离间,你应该最清楚了,哦对了!我有东西给你看。” “什么?” 漠北寒转过头,对一旁的安德烈吩咐道:“安德烈把东西给她看看。” 安德烈听着吩咐,手里拿着一叠照片向北宫若走了过去。 “北宫小姐请过目。” 北宫若一头雾水,她接过安德烈手中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翻看了起来,这……这不是,那天她去医院咨询处女膜修复时的穿着打扮吗? “你……你居然偷拍我?” “小东西你不是说你的洛川哥哥很爱你吗?既然这么爱你,他应该不会嫌弃你才对!如果不嫌弃你的话,为什么你还要去医院做处女膜修复呢? 其实你自己最明白了,他根本就没有多爱你,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你爱他罢了!” 北宫若愤恨死死捏住手中的照片,漠北寒,这就是一语道破了她心中所想,她曾经一度觉得北宫洛川其实根本就没有多爱她。 “你胡说八道闭嘴!” “丫头你自己好好想想清楚吧!哦对了不要老想着逃跑,不然的话,你那个亲爱的北宫哥哥,就会看见这些照片,知道你不再贞洁了!” 北宫若一听急了,她眼眸一挑将手中紧捏的照片往上一抛,扔的扔满地都是。 “你敢!” “哼!”漠北寒冷哼一声,猛然一伸手,挑起她娇俏的下巴厉声道:“不信的话你尽管给我试试!” “你!” 北宫若的气愤的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裙了,她想发火可她又知道在这里发火什么的,根本就无事于补! 这丫头就那么喜欢那个北宫洛川吗?他怎么可以喜欢别的男人呢? 漠北寒将北宫若放开,然后猛的一个转身继而凌厉的声音响起,对大厅的一众人吩咐道:“好好伺候你们家夫人,她要是有任何一丁点的闪失,你们就不用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男人的声音响在整个大厅,让每个佣人保镖都为之一憾! 尼玛!这是出现世界第八大奇迹了?“……” 他们家总统大人不是高冷禁欲吗?现在这个霸道强势非要人家女孩爱她的男人是谁呀?“……” 哦!很可以、很强势、非常棒!“……” “遵命总统大人。”佣人保镖齐声回道。 漠北寒转身大步流星的朝外面走去,他很烦躁、心也很乱。 只要一想到他的女人不仅不喜欢他,还喜欢着别的男人,他就恨不得现在就飞到C国把北宫洛川一枪给毙了! 北宫若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整个人,都要石化了,刚才……刚才这堆人叫他什么?总统大人? 我靠!没搞错吧!这男人他……他竟然是A国的总统!“……” “北宫小姐,要上楼休息吗?” 安德烈看北宫若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轻声向她问道。 “那个你、你们家大boss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回北宫小姐,我家少爷是A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大人,另外他还是ls集团的总裁,漠氏家族的掌舵人漠北寒。” 北宫若平时不关心这些,北宫洛川连娱乐新闻都不让她看,但是一国总统想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大的很咯! “哦!这样啊难怪!那你说我要是想跑跑的掉吗?” 安德烈:额……小祖宗你为什么要把这道送命题抛给他呢?“……” “北宫小姐我看你还是别跑了,如果我家总统大人不想放你走,你根本就跑不了。 还有就是如果你真的跑掉了,这里所有的人都会因为你的逃跑而受到惩罚的,北宫小姐是善良的人,一定于心不忍的对吧?” 北宫若听着整张脸都垮了下来,这个安德烈还真说对了,虽然她从小刁蛮又任性,但是她就是心软,见不得别人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与惩罚。 虽然这样想,北宫若还是赌气的对安德烈回道:“哼!我才不善良呢!” 北宫若说完转身向楼上走去,这时她的身后却出现了一道凌厉的女声。 “贱人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