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给你两个选择?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12章 给你两个选择?

北宫若脸皮薄,听着男人这话瞬间脸又红了起来。 大爷的这男人是变着花样,要和她开小火车啊!你妹的她才不上套呢! “我怎么知道你想干嘛!知道我还问你干什么? 哦!不过细想来,你这个老流氓是不是想占我便宜啊?我告诉你你这是强抢民女!” 漠北寒听着脸上勾起一抹邪笑,老流氓?原来这丫头就是这样在心中给他定的位啊! “小东西,你觉得我很老吗?” 北宫若嘟起了小嘴心里愤愤不平,“你……你当然老了,你这个老男人、老混蛋、老流氓、竟然把我这么一个、把我……我……” 北宫若难以启齿,一时之间尽不知道要怎样说才好。 “小东西你倒是说我到底把你怎么了?” “你……你……你这个老流氓、老混蛋、竟然老牛吃嫩草的,把我……把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白菜给拱了!” 北宫若这话一出瞬间就囧了,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出口的,咋就把自己比喻成大白菜了呢?“……”她好歹也是一枝花呀!“……” 漠北寒看着北宫若这一副带着窘迫而脸红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想要逗弄一下她。 男人豁然起身,高大的身躯,将北宫若整个人笼罩,北宫若有些紧张,猛然从座位上起了身,凳子被推开向后倒退两步。 “你……你……你想干嘛?” 漠北寒不说话,嘴角的邪笑依旧,猛然一下他伸出手将北宫若拉入自己怀中,然后邪魅的声音响起。 “小东西我告诉你,你这颗白菜也就只有我敢吃,除了我任何都不能碰!不然的话我就废了他!” 男人的话霸气而又凛冽,北宫若听着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这个男人好可怕,为什么他要这样对自己他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他呀! “你放开我,你混蛋!” “不放!” “你!” “你弄疼我了!” 漠北寒听北宫若这样一说,才将她的手放开来。 北宫若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刚一被放开,手一举起就要打向漠北寒的脸。 漠北寒轻而一举就捏住了她打人的手腕,然后再次一个用力将她拽入怀中。 “小东西你怎么还是学不乖呢?我的脸除了我的女人没人敢动!你这么想打我,是有多想成为我的女人啊?” “你……你放开我!我……我才没有这么想呢!我才不会想要成为你这个衣冠禽兽的女人!” 衣冠禽兽?男人听着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小丫头,你是在夸奖我吗?不过其实我脱了衣服更禽兽,比如和你在床上。” 北宫若大写的囧,脸上的潮红就没有褪过,她算是遇见对手了,这个男人简直没脸没皮,能把衣冠禽兽听成褒义词也是厉害了!“……” “你……你不要脸,我明明就是在骂你!” “骂我?那你还真是骂对了!我不要脸我只要你!” 北宫若鼓着腮帮子,心里面气得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她觉得她不能再和这男人逞口舌之利了,不然只会对她有害而无一利。 “懒得跟你扯!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漠北寒听着将北宫若放开,然后继续慵懒的坐在了椅子上。 “我有目的?这个话难道不应该是我问你吗? 你为了成为我的女人故意闯入我的房间,然后还把我给睡了,你把我睡了难道你不应该对我负责吗? 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随便的人!这辈子谁要是把我睡了,那就必须负责到底,你倒好把我睡完就跑,怎么你想当渣女吗?” 北宫若听着漠北寒的话瞬间目瞪口呆,我靠!这男人也太TM能扯了吧!“……” 是自己把他给睡了?“……” 然后自己还成渣女了?“……”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是玄幻的?“……” 合止是北宫若呀!就连一旁的安德烈都快要听不下去了。 稳住你能行!他不能笑呀!绝对不能笑啊!可是自家大boss这也太会扯了吧!“……” 明明就是他把人家给睡了,现在还整的他像是一幽怨小媳妇般,在这儿找负心渣男负责一样!“……” “你……你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你占我便宜好不好?” “我占你便宜?那我想请问是不是你自己跑到我房间来的?” “是又怎么样?” “怎么样?我看你记得还蛮清楚的吗?既然这样你不会不记得,我可没想占你便宜,而是某人自己抱着我,一声一声恳求,我将她……” 漠北寒说到这里,故意将声线拉长,北宫若听着简直觉得羞愧难当,猛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闭嘴!你不许再说了!” “好,我可以不说,但是你要不要负责呢?” 北宫若撅着小嘴,这个老混蛋、老流氓、这是要和她玩套啊!想套路她想得美! “我为什么要负责,就算是我主动的,可是你又不吃亏,吃亏的还不是我呀!” “谁告诉你男人就不吃亏的!再说了,我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就这样被你一个小丫头给破了,你说我亏不亏? 我不管,反正你要对我负责,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对我负责,二我对你负责!你自己选一个吧!” 北宫若在心中咆哮,这王八蛋,混蛋!什么给她两个选择呀?难道她选一和选三有区别吗?“……” “我告诉你,我不选!” “你确定你不选?” “确定不选!就是不选!” 男人的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玩味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好啊既然你不选,那换我来选好了,放心我选对你负责!” 北宫若听了感觉心肝脾肺都要炸掉了一样!她气愤之下一伸手,拿起桌上的一个玻璃杯就砸向漠北寒。 “去死吧,你这个王八蛋!” 然而令北宫若没有想到的是,漠北害竟然把她扔过去的玻璃杯,稳稳的给接了下来。 男人捏着杯子,霍然起身,只听砰的一声玻璃杯,竟然被他给捏碎了,玻璃渣子扎进手掌一片鲜血淋漓。 北宫若惊呆了,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这男人他、他…… 正当得北宫若还在惊恐之际,漠北寒就已经抬起一双眼,用阴鸷的眼神将她整个人笼罩。 “小东西,你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吗?我告诉你,你没得选! 要么你做我女人,要么我做你男人!如若不然,你敢反抗这就是下场!”。 男人的话霸气中带着威胁,那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撒旦一般骇人! 漠北寒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北宫若听的心惊胆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