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你怕不是来搞笑的吧?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08章 你怕不是来搞笑的吧?

男女的衣服内衣内裤散落的到处都是,北宫若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切,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她的眼眶瞬间的就红了起来。 她不干净了,那她的洛川哥哥还会要她吗?会不会嫌弃她? 北宫若想要报警,哪个女孩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想要把犯罪的那个禽兽给绳之于法,可是她转念一想,在她的记忆中貌似是她主动的。 如果是自己主动的,那么发生这种关系是自愿的情况下,那个男人就不属于犯罪了。 北宫若在心下一想报警了,即使警察认定是这个男人的过错,但是万一北宫洛川来找她了,知道了怎么办? 哎!她怎么能让她的洛川哥哥知道她不纯洁了呢?知道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和别人有过一夜情。 不可以!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嗯!” 北宫若皱着眉不甘心的冷哼一声,然后快速的捡起衣裳,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昨儿个一晚上北宫若的药性倒是解了,但苦了床上的男人直到天大亮才休息,要不然这么大动静早该醒了。 北宫若穿戴好衣服之后,又气又羞的出了酒店。 她刚走没一会儿漠北寒就从床上悠悠转醒,被子都还是热的人竟然就这样走了? 漠北寒一个电话打出,安德烈带着人赶来了酒店。 漠北寒进入浴室,洗完澡裹着浴袍从中走出,安德烈拿着崭新的衣服恭敬的等候着他。 “总统大人您的衣服。” 漠北寒接过衣服,穿戴好之后走出房门。 “给我查!” 安德烈听着一头雾水,查?查什么? “总统大人您这是要查……?” “把酒店所有的监控都给我调出来,就算翻遍整个A国也要把那个女孩给我找出来!” “是的少爷!” 男人的话不容置疑,安德烈立马回答,可是心里却宛如晴天霹雳一样! 他们家总统大boss这么几年身边除了那个倒贴的安雨潇之外,竟然还有要找的女孩??“……” 北宫若出了酒店,一个人茫然的走在大街上,整张脸像苦瓜一样无精打采。 突然前方一张红色的传单出现在了北宫若的眼前,然后是发传单小伙亲切的声音传来:“小姐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北宫若看着眼前对他笑露八颗牙齿,一派祥和给他发着传单的小伙,她整个人都懵了?!!“……” 此时此刻北宫若只感觉五道惊雷劈向了她,这小伙怕不是来搞笑的吧! 北宫若接过那张传单然,后转头将传单拍在小伙手上,并且学着小伙的模样回道:“帅哥无痛人流要不要了解一下?” 说完北宫若白眼一瞥,转身就向前面走去,只留下发传单的小伙一脸懵逼!!!“……” 无痛人流他需要了解一下吗?!!“……” 北宫若只感觉两只脚都在发软,全身上下也都酸痛到不行,都怪昨天晚上那个死男人,她就当是给狗啃了一口好了。 从兜里左掏右掏最终只找出了20块钱的A国货币。 北宫若叹了口气,想着勉强还能打个车回酒店。 她本身就没有什么钱,之前在c国买了机票,兑换了A国的货币,就已经没什么了。 走之前带珠宝就是想着没钱,好将那些珠宝拿去卖掉! 现在看来只能回到酒店,再把那些东西给拿去珠宝店卖掉。 北宫若搭出租车回到了酒店,回来之后又在包里找到了些余钱,于是索性就没急着去卖珠宝。 在酒店洗漱完毕之后点了份午餐吃完之后,一个人躺在床上抱着被子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发起了呆。 她都偷偷跑出来这么久了,北宫洛川平时对她那么严格,现在肯定知道她跑了,为什么现在都没来找她? 没来找她就算了!为什么连信息都没一个电话都没一个呢?难道自己在北宫洛川的心中真的就一点都不重要吗? 北宫若有些后悔了!她不应该跑出来的,怎么莫名其妙就失身了呢? 一想到北宫洛川不联系她,而她又不贞洁了,北宫洛川有可能还不会要自己了,北宫若就觉得心酸。 越想越心酸、越想越委屈、北宫若刷的一下眼泪流了出来,抱着被子孤单而酸楚的哭得泪如雨下。 “洛川哥哥我错了!你会嫌弃若儿吗?你会不会不娶我不要我呢? 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 北宫若从小到大就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现在整个人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她? 她想回C国了,这里无亲无故的,出了事情还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她想北宫洛川、想柏桐、想清儿了。 北宫若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大概是太累了,哭着哭着就睡了过去,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她起床换了身衣服在酒店叫了份吃的,然后咬咬牙心中想着,就在A国找一家医院把那层膜再给补回来,然后买票直接飞回c国。 这一次北宫洛川找不找她都无所谓了,是她错了不该这么任性!到时候回去就算被责骂她也认了! 总统府。 “总统大人那个女孩的资料我已经查到了。” “说!” “北宫若女21岁c国人,就读于C国皇珏艺术学院,她是昨天乘机来到本国的,她的签证是旅游签证,应该是来本国旅游的。” 漠北寒在听到北宫若这三个字时,眉头忽而紧皱,这不得不让他第一个就联想到了北宫洛川。 “她昨天是怎么进入我房间的?” “据我所查根据门口监控显示,这位北宫小姐,是密码解锁进入到了总统大人您的房间。 这位北宫小姐昨日凌晨的时候是在酒店对面的七夜酒吧跳舞,据查她是因为被一帮混混,误认成了讨债的对象,误打误撞被追进酒店从而进入了您的房间。” 她不是深深,但为什么那么巧合姓北宫又在c国呢? 如果真的是深深没有死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来A国呢?那如果不是,为什么这两个人又长得一模一样呢? “对了总统大人,我们另外还查到……”安德利欲言又止 “说!” “这位北宫小姐她、她不止长得和深深小姐一模一样!而且她还是c国北宫上将的未婚妻!” 漠北寒在听见未婚妻这三个字时,眼眸凌厉一转,竟然会是北宫洛川的未婚妻,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这其中一定有隐情,深深的死一定另有隐情! “把人给我带回来,我要亲自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