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老流氓老混蛋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07章 老流氓老混蛋

北宫若进入房间这才安下了心来,“呼……”北宫若伸手拍着胸脯喘着粗气。 大爷的早知道这样她就不来A国了,以前在C国的时候柏桐姐姐有事无事就给告诉她A国怎么怎么好?现在看来不仅是浪得虚名而且还是差到爆表。 北宫若放眼向房间四周望去,房间里灯光很暗,她想应该是没有客人吧?她也不敢确定外面那群人走没走。 所以打算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或者等酒店的工作人员发现了才出去。 北宫若迈着步子,一步一步的朝房间里面走去,越往里走光线就变得越来越强。 席梦思的大床紧挨着的是落地式的窗,城市霓虹的光芒透过窗户照进来,光映着北宫洛的视线,一个男人伟岸的背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我靠!夭寿啊!原来这房间里有人啊?!!“……” 北宫若转身,猫着腰一步一步的朝外面走去,她这是摊上事儿了呀?! 不行她得走啊!北宫若现在感觉全身上下越来越燥热,她不得不怀疑那群人给她喝的是那种东西! 而现在这又是个男人,万一是个心术不正,捡便宜的登徒子怎么办? 越往前走光线越暗,北宫若的心紧张到不行,提心吊胆的踩着碎步走,然而还是好死不死的“啪”一下,她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啊!”唉呀妈呀她滴个老腰啊!不对是小蛮腰啊!疼死了大爷的! “谁!” 男人闻声猛的一下转过身来,透着光,女孩娇弱的身影便映入了他的眼帘当中。 北宫若听着男人凌厉的声音,只觉得五雷轰顶,这是老天爷要灭了她呀!咋就摔了勒?“……” 北宫若不得已从地上起身拍了拍衣服,然后看向了对面的男人。 男人周身的贵气凛冽如同王者一般!那俊美的脸饶是北宫若见惯了北宫洛川那妖孽的长相,也不由的要惊叹一把。 可是北宫若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眼前这男人的脸映入她的眼帘时,她的心里仿若拥起了一阵五味杂陈的感觉。 是害怕?是厌恶?她说不清!但更重要的是心里好像一直有个声音叫她快逃、快跑。 因为北宫若脸上戴着银狐面具的关系,漠北寒看不清她的真容,但是那双眼睛却让漠北寒觉得似曾相识,仿若与他心中所想的那个女孩的眼重叠了。 “你是什么人?!” “嗨!帅哥你好那个……我、我不是故意闯你房间的,我是……哎呀!反正我不是故意的,那个啥打扰了我先走了哈!” 北宫若说着转身欲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里叫她走的那个声音越来越强烈,比起外面的那堆人现在她更害怕待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站住!” 男人说着大步流星向前,猛的一把将北宫若拉了过来,转身一退将她整个人壁咚在了后面的玻璃墙上。 北宫若整个人被男人按压在了身前,她心脏狂跳,不知道为什么紧张的整双手都在冒汗。 “嘿嘿!帅哥我对你造成的打扰我很抱歉!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放了我好不好?我还有事儿呢!” 男人听着深邃的眼眸中全部都是疑惑。 “有事儿?” 北宫若听着男人的问话连连点头忙说道:“对、对、对!有事儿、有事儿,我妈叫我回家吃饭呢!” 漠北寒听着轻哼一声,这女孩说的话明显就是在和他胡诌。 这家酒店的这个房间是漠北寒的专属,他特意把这里打造成和当初与林深深第一次相遇的酒店一样!就是希望在思念林深深的时候能有一个慰藉。 除了安德烈知道他会来这里,没有任何人知道,而这个女孩她没有房卡,就这样堂而皇之进来了,这不得不让漠北寒产生怀疑。 “说谁派你来的?” “这位大叔?帅哥?你误会了我真的是误闯的,真的!你放了我吧!” “我的地盘岂是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今天你要是说不清楚,别想踏出这个房间门一步!” 北宫若听着男人霸气而凌厉的话语,心里就更紧张了。 “那、那你想怎么样啊!你先放了我好不好?你要钱还是要什么?你放了我,我到时候都给你,你放了我吧,我很难受的!” 这个时候北宫若只感觉那股燥热越来越严重,她必须要走,眼前这个男人不管他到底想怎样?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都是危险的。 北宫若浑浑噩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头晕的让她整个人一点一点滑落在地板上。 男人见这情况,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就升起了一股柔情,他伸手直接将北宫若抱到了床上。 “我要喝水、水、好热、热……” 房间里的灯被打开,女孩在床上翻来覆去,嘴中轻声呢喃着好热。 北宫若的手碰着脸上的银狐面具,后面打的蝴蝶结早已经松懈,在她再次一个翻身之后,面具落在了床人上,诱人而绝美的脸庞就这样映入了男人的眼中。 咚等一下!男人不知道是被什么给击中了,心里的那块冰看着女孩的脸化成了一道暖色。 眼眶瞬间变得通红,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是他的深深,这是他的深深啊!他的丫头回来了,他的丫头回来了。 男人的心很乱,眼前的人明明就是他的丫头,可是他的丫头不是他亲手下葬的吗? 来不及思考,身下的女孩胡乱就抱上了他的勃颈,猛的一个吻落在了漠北寒的嘴唇之上。 这个吻让漠北寒沉沦,这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女孩回来了,是他捧在心尖的那个珍宝啊!漠北寒思考不了什么了,他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去作乱。 ………… 中午时分。 北宫若迷迷糊糊的从床上醒过来,然而她一睁眼一张放大版的俊脸,便映入了她的眼帘。 随之而来的是昨天晚上那些令人羞涩的画面。 北宫若面红耳赤心中气愤不已,猛的一下一脚踢在了男人身上。 靠!大爷的她失身了,就是眼前这个老流氓、老混蛋!老牛吃嫩草的让她失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