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还不赶紧跑啊!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06章 还不赶紧跑啊!

咖啡厅。 北宫若刚走没一会儿,柏桐就从沙发上睁开眼坐起了身子,她的脸上是一派得逞的模样。 “主子你不是说不会再插手上将大人与林小姐之间的事情了吗?那为什么现在又要这样做?” “哼!”柏桐轻哼一声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 “我是答应过不再插手他和林深深之间的事情,可是我可没有答应过我不会插手他和北宫若之间的事。” “三年了、快三年了你知道吗佑殇?这三年来她一口一声叫着我姐姐、姐姐! 可是我却要看着她和我心爱的男人如胶似漆的在一起,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 她北宫若将我对林深深所有的愧疚都给磨光了!是我欠林深深的,是我把她害成了这个样子的,但是我不欠北宫若的! 即使欠了她,这三年我把我的男人给她用,也够了吧?还清了吧!” 柏桐说完一甩手便走出了咖啡厅,右殇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暗自低下了头。 其实这家咖啡厅是柏桐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不过是早在柏桐算计范围之内。 之前北宫若去办理证件的旅行社也是柏桐安排的,如果没有柏桐在背后暗中计算帮助北宫若,她又怎么可能拿到那些证件呢? 右殇不明白当初的北宫洛川那么喜欢林深深,现在林深深已经心属于他,为什么北宫洛川又不再对她像以前那样上心了呢? 柏桐就是因为早就看穿了两个人之间的嫌隙,才找到了今天这样一个机会。 也许真的像柏桐说的一样,她不在是林深深了她只是北宫若,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A国。 北宫若下了飞机之后,正值A国凌晨五点过,她在飞机上休息了几个小时,下飞机正是精力旺盛之时。 在C国的时候北宫洛川不许她这样,不许她那样,这一次北宫若来了A国,先不管北宫洛川会不会来找她,她要先好好的玩一玩再说。 七夜酒吧。 舞池里摇曳生姿着各色的男女,彩色的灯光打在他们暴露的衣着之上。 北宫若看着眼前的一幕,双眼都放起了光芒,要是在c国清吧北宫洛川都不允许她去,更不要说像这种鱼龙混杂的酒吧了。 她都快二十一岁了,却连酒吧都没来过,反正跑都跑了,这一次她要把她所有想见想玩的地方玩个遍、看个够! 北宫若穿着一袭黑色的抹胸包裙,海藻般长而微卷的头发放下,整个人显得妩媚又性感。 她伸手将手上那个银色的狐狸面具戴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她进入舞池尽情的跳了起来。 然而北宫若还没有跳一会,几个身着黑衣五大三粗的男人便向她走了过来。 为首的两个男人二话不说,伸手架着北宫若就朝外面走去。 “喂、喂!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我们要干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北宫若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头雾水,大爷的这是认错人了吧?我靠!不是说A国治安是最好的吗?怎么刚刚来就出这种事? “这位大哥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们,我戴上面具你们肯定认不清,我摘了给你看啊!” 北宫若说着伸手就要去解自己的面具,可是还没等摸到面具,为首的那个男人拿着一杯酒就像她灌了过来。 “少废话给我喝了乖乖听话!” “咳……咳咳……你……你给我喝什么东西?” 几个男人听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当然是令你快活的东西了,跟我们走吧!” “放开我,放开我,放手!”北宫若感觉自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且她还感觉自己身上开始燥热,头也越来越晕,心下一狠她猛的拿起旁边一个酒瓶,啪的一下砸在了为首男人身上。 “啊!”男人一声惨叫放开了北宫若,北宫若立马向酒吧外面跑去。 “快抓住她!” 北宫若跑出了酒吧她想打电话报警,但是手机还有包都扔在了酒店,这个时候竟然又没有任何一辆出租车。 后面一堆人追出来,将能够走的地方全部堵住,北宫若正前方是一家名叫锦城流光的酒店。 北宫若没有办法只能朝酒店里面跑,酒店有安保,但这个时间点人都犯困到不行!也以为这些人是来住店也就没人警觉。 “快!必须抓住她,要是跑了吃不了兜着走。” 北宫若跑进大厅然后直奔电梯而去,电梯门打开,她连忙按了按键门被关上,北宫若庆幸还好没有让那几个人追上。 “是顶层你们几个坐电梯追上去,你们几个走楼梯包抄!” 叮的一声,电梯被打开北宫若随意按的按键好像是顶层。 左看右看没有人,北宫洛这才放下心来走出电梯。 这些人为啥要追她呀?早知道A国治安这么差就不来了,大爷的她也不是偷渡来的呀??“……” 正当北宫若安心的时候,叮的一声,另外一部电梯打开,北宫若转头一看正是追她的那几个人。 “在那快抓住她!” 妈呀!北宫若撒开脚丫子就跑,她想跑去楼梯口,从楼梯跑下去,结果这个时候另一堆人正从楼梯口走上来,北宫若连忙转身向前跑去。 北宫若向前跑,后面就跟着一堆人追,她感觉自己的体力越来越跟不上,而且浑身越来越燥热。 向四周望去北宫若发现,就只有前方一个房间再跑就被堵死了。 北宫若跑到房门口,她慌得不行,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 怎么办?怎么办?镇定一定要镇定,北宫若看着房间门上的密码锁,密码锁?有了! 北宫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她记事起,她好像就对密码锁一类的特别敏感,没有学过却特别会解。 伸手北宫若对房间上的密码锁进行解码,但是解了两次怎么都解不开,心咚、咚、咚的越跳越快,那群人就要赶上来了。 北宫若额头上全是汗口气“唉!死就死吧!再试最后一次!” 北宫若想着她心下一横,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于是她就在密码锁里输入了五二零一三一四!!!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北宫若以为这次肯定死定了,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房间门咔的一下竟然开了?!!“……” 北宫若有些懵了靠!还有这种操作??“……” 这不是在玄幻小说里吧??“……” 北宫若看着开了的房门连忙推开门走了进去,碰的一下门被关上后面追她的那堆人碰了一鼻子灰。 “大哥她是怎么进去的呀?现在我们要怎么办?要不把门砸了?”“……” 一个小弟向为首的黑衣人问道,黑衣人猛的一脚踢在小弟的腿上,没好气的说道:“你是猪脑子吗?我咋知道她怎么进去的?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房间吗?总统套房砸了你赔得起啊!闹这么大的动静,万一被酒店安保发现报了警吃不了兜着走了!干嘛?还不赶紧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