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她只是任性?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04章 她只是任性?

男人听着北宫若的话没有任何的迟疑,依旧毅然决然的离去。 在他的心里北宫若只是任性,根本就闹不出什么真正的妖蛾子。 北宫若就这样渐渐的看着北宫洛川离她的视线越来越远,直至不见。 “放手叫你们放开!” 北宫若发火两个佣人也不敢为难她,毕竟北宫洛川有多宠着她,是公馆中人人皆知的事情。 北宫若被放开猛的转身,拿起一个青花瓷砰就砸在了地下。 青花瓷瓶摔在地上,被砸了个粉碎,北宫若依旧不解气,继续把大厅里面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遍,一边砸还一边说着。 “走啊!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每次都骗我,每次都把我丢在这里,让我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你这个骗子!我再也不要理你了,我再也不要爱你了哼!” 大厅里的佣人看着这幅景象,只觉得北宫若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他们家上将大人有多宠爱她? 就差恨不得她想要天上的月亮,没有飞上月球给她摘下来了。 吃穿用度吃喝玩乐永远都是最好的,不论北宫若怎么样,始终被自家上将大人给宠着的。 大厅里的东西样样都是贵重的,平时佣人们收拾打扫都是小心翼翼的,只有这小祖宗来脾气了,管它三七二十一,该扔扔该砸砸! 大厅里面噼里啪啦全部都是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北宫若砸了好一阵子,她算是砸累了,蹬、蹬、蹬、的朝楼上走,清儿看见也跟着一起上了楼。 碰的一声,二楼卧室的房门被关上,清儿哆嗦一下转过头,拉着北宫若的手说道:“我说小姐啊!你消消火好不好?上将大人,他也是因为国事啊!你就不能稍微理解一下他吗?” “清儿!” 北宫若声音变重,鼓着一张脸对青儿吼道。 “你到底是我这边的人还是他那边的人啊?为什么连你都要觉得好像是我不懂事,我不理解他,我在无理取闹一样啊?!” “哎呀我说小姐!本来就是你在无理取闹好不好?” 清儿说着害怕北宫若生气,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然而这一次,北宫若却没有生气,脸上的表情开始变的平静,她伸手拉着清儿坐在了床边轻声回道:“是,他给我的吃穿用度永远都是最好的,我的生活是奢侈的,是安逸的,是很多人梦寐以求,想得到却又得不到的。 所以就因为这样你们看见了觉得好,就一定是好吗?可是他没有问过我,别人也没有问过我,这对我来说到底是不是一种好? 这样的生活当然是好的,可这不是我真正需要的啊!我真正需要的是他的陪伴啊! 他说他爱我,可是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我想让他陪着我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我只是想让他能抽出点时间,陪我一起坐下来吃顿家常便饭,难道这样都是我过分了吗?这样都是我在无理取闹了吗? 我需要他陪我,我想让他在我的身上去花时间、花精力、来证明他爱我。 如果一个人只是告诉你,他爱你,却连和你一起吃个饭,陪你聊个天的时间都没有,他凭什么说他爱你?” 北宫若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眸微微一闭,眼眶里蓄的泪水暮然落下。 清儿看着这样的北宫若,突然心头跟着一酸,眼前的女孩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对自家上将大人不屑一顾的姐姐了,她是北宫若啊! 她敏感脆弱极度缺乏安全感,她需要的是自家上将大人对她的陪伴与爱呀! 北宫若旷课打架,对人不屑一顾,看上去就是一副娇蛮千金大小姐,不讲理的模样。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有安全感,她极度的敏感而又脆弱。 他喜欢北宫洛川很喜欢很喜欢,可她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关注度,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 北宫若没有办法,她只能用这种看似叛逆的方法,去博得这个男人的关注度。 不论是打架、旷课、逃学、还是在北宫洛川面前任性刁蛮、肆意妄为,都不过是为了让这个男人能多在她身上花点精力,多抽一点时间来陪她。 即使不能每天都见面,也不要几个月见一回,一个月有两三回北宫若都很知足了,可是她每一次得到的结果,都是令她所失望的。 “小姐我……” 清儿话还没有说完,北宫若就开口将她给打断。 “别说了,清儿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清儿听着低下头,默默的走出了房门。 房间门被关上,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北宫若一个人,她伸手从床头柜上拿下了一个手工捏的泥塑像。 泥人塑像塑的是一男一女,女孩手捧着鲜花男人单膝下跪给女孩戴戒指的画面。 这个泥塑像是二十岁生日那一年,北宫洛川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北宫洛川亲手做的。 北宫若一个人的时候,她就会常常看着这个泥塑像,然后在心里面告诉自己说,北宫洛川是真的喜欢她的,他疼自己,他常常不陪自己,也真的是因为他太忙了。 可是无论北宫若如何安慰自己,那种孤单的落寞还是袭遍了全身。 北宫若的全世界就是北宫洛川,可是北宫若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北宫洛川的全世界。 ………… 楼下。 当柏桐走进公馆的大厅时,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佣人们在各种各样的收拾着,玻璃的碎片飞的满地上都是。 “这是怎么回事?” 清儿听着柏桐的问答连忙回道:“刚才因为上将大人要出门,若儿小姐她不肯发了好大的火,把这些东西都给砸碎了。” “你们家小姐人呢?”柏桐淡声向清儿问道。 “小姐现在在楼上呢!闹脾气心情很不好,她叫我出来我也不敢打扰她,柏桐小姐你是要去看她吗?” 柏桐点了点头道:“嗯,我上去看看她,这丫头得让人开导开导。” 柏桐说着转身走上楼梯,朝二楼北宫若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