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他对她的亏欠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200章 他对她的亏欠

第二天清晨。 漠北寒缓缓的醒来,他感觉整个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 撑起身子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发麻,转头一看,女孩的头枕在他的手臂上,这张脸再熟悉不过了是安雨潇! 两人的身上都只盖着衣服,漠北寒翻开衣服一看,他们两人竟然都是赤身裸体的,安雨潇的脖子上还有清晰的吻痕。 漠北寒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和安雨潇睡在一起,他已经对不起那丫头了,现在连身子也保不住了吗?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滚!” 安雨潇被惊醒拿起衣服,颤颤巍巍的下到了地上。 “北寒……我……我没有……” 漠北寒没有搭话,自顾自的连忙将衣服穿在了身上,等穿戴好之后他转过头,一把掐住安雨潇的脖子厉声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故意设计我?” 安雨潇被漠北寒掐着,脸上一副楚楚可怜又无可奈何的模样,眼眶里蓄满了眼泪花,泪水从眼角流了出来。 “我……我没有,北……北寒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漠北寒一甩手,安雨潇直径摔倒在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安雨潇被摔的喘着粗气撑着沙发起身,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哭得梨花带雨。 “我没有,你不记得了吗?昨天晚上,昨天晚上……” 安雨潇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伸手她抹着脸上的泪水,越哭越厉害一副惹人怜惜的模样。 “说!” “是你!昨天晚上是北寒你拉着我,你拉着我不肯放开我所以我们才、我们才有了这一夜的!” 漠北寒听着扶着额,渐渐的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幕幕。 她依稀记得他喝的烂醉,安雨潇好像是在照顾她,然后她把它当成了林深深,抓着她将她压在沙发上还吻了她。 但是后面的一切一切,他真的不记得了怎么都想不起来! 安雨潇看漠北寒扶着额,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假意向他问道:“北……北寒你……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漠北寒懊恼,一甩手头一撇便瞧见了沙发上的一抹红。 该死的!这个女人还是第一次,难道昨天晚上真的是他强要了她! “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我!” 安雨潇依旧是一副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 柔弱的声音继续响起“我……我怎么敢骗你呢?北寒你知道的,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倚仗你罢了! 如果没有你我就什么都不是!所以我怎么敢在你面前耍心机、耍小聪明呢!” “最好是这样,你要是让我发现你敢骗我,我饶不了你!” 漠北寒话洛外面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进来!” 安德烈从门外走进来,一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副景象,简直让他大跌眼睛!自家少爷竟然和安雨潇…… “安德烈,你是怎么做事的?” 安德烈一听心里一惊,完了自家大boss是心里不爽,这火是要烧到自己身上了吗? “少爷我不太明白您什么意思,您可以给我说清楚一点吗?” 漠北寒抬眸,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紧盯眼前的安德烈。 “不明白?呵呵!我看你还真是老糊涂了,没有我的命令谁允许你让他随便进我卧室的!” “少爷是我失职了,我……” 安德烈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漠北寒厉声打断。 “不用说了,自己去领罚吧!” “是的少爷!” 说完安德烈灰溜溜的出了房门,安雨潇看这幅情况,她脸上的表情越装越委屈。 “我知道了我不是个是个孤儿,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儿罢了! 即使发生这样的事情,也都还是我自己的错,都是我错了,北寒你不用发这么大的火,更不用去责怪其他人,都是我的错!” 说完安雨潇捂着自己哭泣的脸,转身,向房门外跑了出去。 漠北寒看着安雨潇跑出去的背影,他的脑中回想刚才安雨潇楚楚可怜,好似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这模样与当初受了委屈,一心求死林深深的样子重合了。 漠北寒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情,不能怪安雨潇是他自己喝多了。 没人疼,没人爱,他的小丫头曾经也说过这样的话,可是他明明那么疼她,那么爱她。 安雨潇跑出总统府以后,回了一趟自己的住宅,再然后开车前往了风行。 她刚一回到风行,经纪人就拿着一份合同兴高采烈的交到了她手上 “潇潇你这是走了什么好运了?刚刚凌总让我把这份合同给你签,你知道这是什么合同吗? 这可是李瑞大导演的最新电影可倾天下的女主角的合同呢!多少女明星都梦寐以这个女主呀!没想到凌总他直接点名道姓就把合同给了你!” 安雨潇听着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一个剧本而已,她还不放在眼里,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昨晚的事情漠北寒,必然会因为歉疚,而给她好处的。 今天早上漠北寒看着像是发怒,但是她最后那一步险棋走对了,就完全变成了好事。 看来漠北寒是相信自己了,觉得亏欠了自己,或者说今早看着自己这张楚楚可怜的脸,让他想起了他亏欠的林深深。 安雨潇太明白了,漠北寒越是对她好,就越觉得对不起林深深,她对自己所有的好,来自于他有多么强烈的想要去弥补对林深深的愧疚。 漠北寒越是爱林深深,就越是弥补不了他对林深深的亏欠,而他的这种亏欠还永远都还不清,既然林深深死了,那么他就只好代劳来享受这一切了。 “看把你激动的,不就是一份女主角的合同吗?只要我想要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 哦对了!把今天安排的行程都给我推掉!” 经纪人听着一头雾水“为什么呀?我的大小姐今天还有戏要拍呢!你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差错呀!” 安雨潇得意洋洋地回道:“你放心好了,尽管照着我说的去做!我的事情很重要耽搁不得!” 说完安雨潇拿起背包,转身便朝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