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脏了就要被毁掉!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98章 脏了就要被毁掉!

A国总统府。 安雨潇打扮的花枝招展,这两年她是漠北寒身边唯一的女人。 刚才下车,她还被一众的记者围追堵截问有关她和漠北寒的近况。 自从黎微微死后,就没有人和安雨潇在做对了,搭上漠北寒这几年,安雨潇的资源风生水起,也从18线混到了一线大牌。 不苟言笑的a国总统竟然会被拍到和安雨潇吃饭,这个消息足以震惊A国每一个民众。 成名后的安雨潇自然有了资源、有人脉、她知道漠北寒根本就不可能娶她,但是她还是很有心机的,利用起了漠北寒这一条线。 时不时的找机会和漠北寒单独待在一起然后他再找记者报道出去,让他们两人的关系看起来扑朔迷离,为她赚足了话题和人气。 “北寒,今天有个慈善晚宴,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你看可以吗?” 漠北寒眼眸微闭不回答,一旁的安德烈却开口了。 “安小姐总统大人忙于国事,我看你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安雨潇听着,装着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淡淡的回道:“我知道了,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北寒。” 说完安雨潇转身欲走,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双眼睁开冷冽的声音传来。“等等,我陪你去!” 安雨潇一脸欣喜她果然猜得没错,漠北寒不会那么轻易的拒绝她,今天这一身打扮,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 有一次安雨潇来找漠北寒误入了一间画室,她在画室里面看见了漠北寒为林深深画的肖像。 而他今天参加晚宴的这一身打扮,就是模仿的画中一幅林深深穿礼服的穿着打扮。 她成功了,漠北寒从安雨潇进门第一眼的时候,就感觉她仿佛看见了林深深一般。 安雨潇本来就长得像林深深,再加上这一身的打扮,让漠北寒一时之间都有一种错觉,漠北寒感觉他仿佛看见了多年以前的林深深,像个仙女一样微笑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漠北寒之所以留着安雨潇在身边,知道她在背地里搞小动作都没惩罚她,就是因为安雨潇算是漠北寒对林深深唯一的一点精神寄托。 安雨潇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存在的目的是林深深的替身,于是在她在有势力之后,花了好长的时间,专门去了解林深深的过往。 她总是有意无意的模仿林深深,总是悄无声息的,要莫北寒觉得他就是林深深。 今天这场慈善晚宴来的大多数都是女明星。 安雨萧与漠北寒,一进场就吸引了,所有的人的目光。 虽然经常被拍到与漠北寒单独在一起,但这次才算是漠北行,光明正大的和他一起出席公众活动。 “安雨潇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把我们的总统大人请来当男伴!” “哇,总统大人好帅啊,安雨潇是修了什么八辈子的福啊!” “太羡慕了,竟然是总统大人当男伴呀,安雨潇真是太幸福了,你们说总统大人会不会娶了她呀?她以后可就是总统大人的夫人了!” 林菲雅听到周遭女星传来的窃窃私语,恨得咬牙切齿。 安雨潇这个小贱人,还不是仗着长了一张和林深深相像的脸,不然她怎么会和总统大人在一起呢! 林菲雅从b市毕业以后,正值林氏集团发展最猛烈的时候,林国辉将林氏的总公司设到了帝都。 从而一家人都搬到帝都,而林菲雅也出道签约成为了风行的艺人,就此林菲雅与安雨潇还成了同公司师姐妹的关系。 林深深的事情,林菲雅一开始是并不知道的,但是后来安雨潇为了更好的了解林深深便向林菲雅透露了林深深的事情。 林菲雅不屑与安雨潇为伍,她讨厌安雨潇讨厌一切和林深深有关的事情,何况还是一个长得像林深深的女人呢! 林菲雅想着心里面不屑到了极点,敢抢她的风头,好啊!她待会儿就要让安雨潇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失宠的滋味! 林菲雅拿着一杯香槟走向了漠北寒,“总统大人您好,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几年以前,因为妹妹的关系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漠北寒听着,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脸他没有印象,但是有关于林深深的任何事他都会记得。 “有事儿吗?”男人薄唇轻启,淡淡的回道。 林菲雅听着,立马脸上一副,悲伤的表情出现。 “没什么事儿,就是看见您不由得想起了妹妹她,妹妹她当年因为和父亲有误会,任性离家出走,却没想到她这么年纪轻轻就……” 漠北寒听林菲雅提起林深深,神色立马就变了,一双眼眸变的暗淡,低头他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一抬头他的目光便被林菲雅胸前的一条心形的粉钻给吸引住了。 漠北寒看的有些愣住了,这条项链不就是当年,他以5000万的价格拍下送给林深深的嘛?为什么会被林菲雅戴在脖子上? “哎呀你们快看,总统大人他竟然那样的盯着林菲雅难不成?……” “莫不是总统大人要移情别恋林菲雅了啊!” “快看!快看!安雨潇的模样脸都给气歪了!” 周边的各种窃窃私语传到林菲雅的耳中,她听着别人这样说自己,嘲讽安雨潇心里高兴到了极点。 这条项链是当初漠北寒的人送林深深,回家之时,放在床头柜林菲雅偷偷拿的,却没想到今天帮了她的大忙了。 “北寒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呀?要是不舒服,要不我们就先回吧!” 安雨潇脸上显的一片风平浪静,心里却早已是翻江倒海,林菲雅这个小贱人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勾引漠北寒! 漠北寒对安雨潇一挥手没有答话,反而问起了林菲雅。 “林大小姐是吧?我记得你,我想问不知你这条项链是从何而来。” “这条项链是当初妹妹离家之时特地送给我留作纪念的,总统大人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把这项链赠于你呀!” 林菲雅一脸掐媚的说着,伸手便将项链取下来交到了漠北寒手中。 漠北寒看着项链嗤笑一声道:“林小姐这条项链我给你买了价格你随便开,到时候会有人把支票送到你手上。” 话洛漠北寒转头对一旁候场的安德烈吩咐道:“找人将这条项链给我砸了!” “是的总统大人!” 安德烈接过项链,转身朝宴会厅外走去。 林菲雅一看竟然是这样的情况,吓得花容失色,她还想邀功呢!怎么突然就要把项链给砸了呢? “不知道总统大人这是做何事,我做错了什么吗?您要把项链都砸掉?” 滢北寒听着脸上露着不屑的浅笑,他拿起一杯酒再次一饮而尽,然后冷冽的声音响起。 “林小姐没有错,只不过这条项链只有我的女人才佩戴!如若不然它脏了自然应该被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