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他们缺一场告别!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95章 他们缺一场告别!

眼前是大火熊熊一片,林深深看着这副景象,她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在滴血。 自己的弟弟死在了自己的怀里,而她却无能为力,她救不了他,她连自己都救不了她又拿什么去拯救别人? 尸骨无存,她连弟弟一个完好的尸身,都没有保住,原来她所做的一切,所付出的所有,到头来不过是一场梦,一场幻影罢了! 林深深没有再哭出声,她眼中那种浓浓的绝望好似都被眼前的大火给焚烧殆尽了,剩下的只有那一颗颗默默流出眼眶的泪水。 “相逢方一笑,相送还成泣;如果有来世,你不要再做我弟弟了。” 眼眶中蓄满了泪水,林深深感觉她的意识在散涣,她的人变得虚弱无比,眼前只剩下了黑茫茫的一片…… “丫头、丫头!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小丫头我带你走,我带你走!” ………… 璃园。 林深深做了一个梦,她和弟弟,去到了一个世外桃源,那里没有漠北寒,没有黎微微,没有一切让他们烦恼的人和事,那是他和弟弟都喜欢、都向往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漠北寒像恶魔一般出现了,漠北寒抓住她,告诉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她,永生永世不会放过她,他要毁了她,折磨她痛不欲生。 “啊!不要…啊!不要、不要、不要走!” 林深深从床上惊醒,她的眼角处还流着泪水。 “小丫头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是我、是我呀!” 林深深情绪很不稳定,漠北寒伸出两只手,一把将她紧紧的的拥入了怀中。 林深深被抱着,她的情绪终于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漠北寒放开她,林深深停止了哭泣,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目光变得呆滞眼神变得空洞。 漠北寒他是一个男人,是一个枭雄,可是此刻他看见这样的林深深,他的眼眶一瞬间变得通红。 他知道林深深心里面难受、很难受很难受、一个人在难过的时候,她会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可是林深深却没有。 他的小丫头要绝望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连眼泪都不再留给他? 林深深是在封闭自己她彻底绝望了…… “丫头你可以打我、骂我、恨我、恼我、但是我求求你,你不要为难自己好不好? 你别这样,你难受就哭出来,都是我的错,我求你你不要为难你自己,只要你不为难自己,你要我怎样都行!” 男人的话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又带着那么多的祈求。 林深深不说话,也不再哭泣,她觉得她的灵魂再也不会回到她的身体。 她把弟弟弄丢了,同时也将自己弄丢了,那颗心在弟弟死的那一刻,也跟着死了。 ………… 郊区别墅。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本市昨日发生一起绑架案,主要案犯人员乃是前不久传出出轨的当红影星黎微微,据悉犯案人员以及被害者都均被炸死在了仓库当中,对于这起绑架案警方正在调查之中……” 柏桐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她知道她和北宫洛川打的赌输了,她输得彻彻底底。 黎微微出轨绑架,闹得整个A国沸沸扬扬,漠北寒施压将整个事件影响力压到了最小。 自从那天开始,林深深就不再说话了,漠北寒请了心理医生,医生说,他这是重度抑郁症,而且她在封闭自己,她不愿意与任何人接触,不愿意与外界有任何的交流。 这个样子下去,她可能会自杀,会崩溃,会疯掉,也有可能她什么都不会做,郁郁成疾身体就这样每况愈下,自然就走到了头。 自从听了医生的话,漠北寒就害怕林深深做傻事,他将公司的事情全部搬到了璃园。 照顾林深深,他从来不假他人之手,包括每天的早中午三餐,都是他学着亲自下厨给林深深做。 看着林深深每况愈下的身体,漠北寒后悔不已!他到底都干了些什么?才会把曾经那个骄傲不可一世的女孩逼成现在这个样子? 林深深恨自己,但是更多的是她自己不肯放过自己,她在自责,她在恨她自己。 哀莫大于心死身体上受伤了还有的治,可是一个人的心死了就没有治了,就像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林深深是在用这种方法折磨自己,惩罚自己,同时她也是在用这种方法折磨漠北寒。 又过了半个月A国进入了秋季,璃园外面有了几颗很大的枫树,林深深经常独自一个人看着外面变黄的枫叶随风飘落。 风吹叶黄叶黄而落、随风飘零,林深深觉得自己的命运,就像这树上的落叶一样,从来都不是自己所主宰的。 这时的林深深常常会想起他与漠北寒的那些过往。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她宁愿她从来没有爱上这个男人,漠北寒带给她的痛,比起爱来说太少太少,如果不爱也就不会再有痛苦了。 即使现在这样的情况,林深深都不敢去否认他还是爱着漠北寒的。 恋爱是件美好的事情,可是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变成了一种负累,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 在林深深的心中,漠北寒的爱变成了一种迦锁,而她对漠北寒的爱,变成了一种痛苦,两个人就在这场以爱为名的疼痛当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今天集团有很重要会议,漠北寒不得不出去了一趟,开完会便急匆匆的赶回了璃园。 a国的秋天天气很凉经常是绵绵细雨,漠北寒看着林深深就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呆滞的站在那里,他走上前直接将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 “怎么不进去,小心着凉。” 林深深转过头来依旧没有回答,漠北寒拉着她冰凉的小手进了入房间。 林深深看着眼前这个紧张自己的男人,她的脸上仍旧没有表情。 她觉得,她该走了,不过她和这个男人还缺一场告别,她想好好的和他告个别。 “漠北寒还记得求婚的游轮吗?我想再去一次。” 漠北寒听着猛的一把将林深深抱入怀中,这么久以来,这是林深深第一次开口对他讲话。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愿意去哪儿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