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不敢面对就逼着自己去面对!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70章 不敢面对就逼着自己去面对!

走出风行林深深整个眼睛都是模糊的,眼泪侵蚀了她所有的视线。 打了一辆出租车,她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 她不想去见漠北寒,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又会想出什么样的方法来折磨她、来惩罚她、这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可是现在她真的没有勇气去承受这错误带来的结果。 林深深再一次打了柏桐的电话。 “我要钱!” “要钱?哦!那张卡里面的钱,你办了入学以后应该所剩无几了吧!不过深深你可是个成年人钱这种东西难道不会自己赚吗?” 林深深听着柏桐这样回答她,声音的腔调一下子就变了浓重的鼻音带着哭腔。 “柏桐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既然你把我送回了a国,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什么都已经查的清清楚楚了。 我答应你!我保证没有你的指示,我绝对不会回C国,绝对不会让北宫洛川知道这一切的!所以我求求你你给我钱好不好?” 林深深的声音说的那么恳切,她很少求人即使是曾经的漠北寒想要逼她,她都能有各种的方法不认输!但是此刻她认输了。 她不想去漠北寒身边、不想和他再有所纠葛,更加不想再看到他抱着别的女人亲热的那幅画面。 那对林深深来说太痛苦、太痛苦了! 柏桐听着沉默了,原来在爱情面前人人都有卑微的时候。 林深深曾经那么骄傲,可是现在竟然因为一个漠北寒而低下头颅来求自己,卑微的去乞求自己。 “深深我同情你,但是我想你这么聪明,你应该很清楚我不会帮你的! 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我又怎么可能去帮你呢? 再说了你不会想不到我给了你钱又能怎么样?既然你现在已经回到了a国漠北韩也已经知道了,那他想让你回到他的身边,他就有千千万万种方法让你回去! 深深真的对不起,我帮不了你,我也不会帮你! 其实你还有一条路可以选,把真相告诉漠北寒呀! 如果他是真的爱你,他就会理解你,包容你,你们就可以不必再互相折磨了!” 你这身听着眼泪瞬间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夺眶而出。 带着哭腔的声音变得激烈起来。 “柏桐我求你了,你就把钱给我吧!我能躲他一时是一时! 我了解他,我太了解他了!我告诉了他,他也不会原谅我反而还会更加的痛恨我! 他一定会恨我、恨我想都没有想过,就直接把他给抛弃了! 他一定会恨我,恨我自以为是成全他的幸福而牺牲的离去,却没有问过他这种所谓离开牺牲他需不需要?” 柏桐听着叹了一口气!同为女人此刻她很能够理解林深深的心境。 林深深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她有头脑,够理智,但是这种聪明,这种理智是不能够参杂任何情感的,因为一旦有了情感的左右她就会变得愚蠢。 就像林深深对待北宫洛川每次都游刃有余,不论北宫洛川怎样,她都能够冷静理智的对付他。 可是当林深深一旦遇到她最心爱的男人,和她最亲弟弟的时,她就会变得愚不可及! 她的聪明、她的理智冷静、全部都被情感左右淹没在了愚蠢之下。 “深深我真的没法帮你,也是真的不会帮你! 其实你可以想一想,曾经的你和现在的你!这两个一前一后都是你,但不一样的是以前你是怎样对待漠北寒的?而现在你又应该怎样对待漠北寒?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帮你,能够帮你的只有你自己!” 说完柏桐便将电话给挂断了,林深深看着手中被挂掉的电话,她整个人仿若陷入了,无底的深渊一般她痛苦!她无助、她害怕…… 她想着柏桐最后的那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帮你,能够帮你的只有你自己! “能够帮我的只有我自已!够帮我的只有我自己!”林深深喃喃自语不断念着这句话。 对!没有人能够指望的上,这一切本来就是在别人的算计当中,她还要去乞求那个算计的人来帮自己吗?根本不可能! 想到此处林深深冷静了下来,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去面对,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那就逼着自己去面对!因为现在的自己根本退无可退! 第二天林深深扎着简单的马尾,身穿一身运动服,背着一个白色的帆布包便赶往了璃园。 怕到极致的时候就逼着自己去面对!因为有些东西你要是看习惯了就不会再有波澜。 璃园的样子没有变还和以前一样!只不过下到佣人上到管家都全部焕然一新了。 想必应该是她走之后,漠北寒就将这里的所有人都给换了吧! “你就是林小姐吧?我们家少爷现在,还没起呢!你坐在大厅先等一下。” “谢谢!”林深深礼貌微笑的对佣人回答。 她在沙发上坐着没有一会儿便听见楼上,男女巧笑嫣然的亲热声。 抬头往楼梯口一看,漠北寒穿着一身墨色西装,怀里搂着一袭桃红色睡裙的黎微微。 “北寒你今天怎么这么温柔啊?人家都……” 黎微微一脸娇羞的说着,却突然被漠北寒磁性而诱惑的声音给打断。 “今天温柔,难道我昨天不温柔吗?还是说你不想以后我天天都这么温柔的对你?” “哎呀!你好坏呀!” 下面一众的佣人管家看见这副景象都纷纷低下了头,自家的少爷和夫人平时不是冷眼相待就是大吵大闹,哪有过像现在这般浓情蜜意的时候啊! 漠北寒搂着黎微微走下了楼,本来黎微微还沉浸在被漠北寒宠爱的喜悦当中,却在走下楼时看见了林深深坐在沙发上。 她先是心中一惊,随之而来的便是怒火滔天。 这个贱人不是说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吗?为什么竟然又出现这个璃园,她是来勾引北寒的吗? 黎微微怒气冲冲走到沙发前,抓起林深深就是狠狠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林深深嘴角都出了血,巴掌印也清晰的印在了她白皙的脸庞上。 “贱人!你还有脸回来,怎么你还想来害北寒呀? 我告诉你我们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这里容不下你马上给我滚!” 林深深伸手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眼神愤恨的看了黎薇薇一眼随即回到:“漠太太注意你的用词,是漠少让我过来的不是我愿意过来的!” 漠北寒看了一眼林深深脸上的巴掌印,他脸上毫无波澜,仿若无事一般坐在了沙发上。 “宝贝儿大清早的你可不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生气,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漠北寒说着伸出手一把将黎微微,搂坐在了自己大腿上。 “好了别生气了她是我叫来的,之前不是签了她成为了风行的艺人,我们风行可不养闲人的啊! 我正愁给她安排工作的事情,要不就由宝贝你来安排。” 黎微微听着巧笑嫣然的回答道:“好啊,还真巧了我身边还缺一个助理,要不就让她来给我当助理好了!” 漠北寒听着,轻哼一声回答“你可是我莫北寒的太太,我太太的助理,怎么能让一个毫无经验的人去做呢? 万一她做不好,哪里惹到你生气了,那就不好了! 要不这样!我看让她先留在家里做个佣人好了!要是做佣人合格了再当你的助理。 这样的话就算到时候帮不上你什么忙还可以帮你打打杂端个茶递个水什么的!” 林深深听着漠北寒的话她简直隐忍到了极点。 她明知道黎薇薇有多恨自己,还故意把自己指派给黎微微,故意的、赤裸裸故意要羞辱为难自己! 林深深想拒绝可是她又清楚的知道拒绝没有用! 她要是敢说不漠北寒又有千万种方法让她服软! “好啊!那就让她先当个佣人好了,不过北寒我可要事先说好了,她是我的佣人,我要怎么对她北寒你到时候可不能插手啊!” 漠北寒听着脸上表情尽显温柔,对着黎微微额头就是一吻。 “你是这璃园的女主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听从你的管教! 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当然不会管了!” 黎薇薇故作甜美一笑“有你这句话人家就放心了!寒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 黎薇薇说着一句恶毒的眼神扫向了眼前的林深深 “怎么样?林小姐对我和我夫人的安排,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如果你不满意可以随时向我们提出来!” 随时提出来多么可笑的话呀!她要是能提出自己的不满意又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林深深站起了身对着漠北寒盈盈一笑,脸上的模样和眼中的神色,都看不出任何一丁点的不满意。 “对于漠先生和漠太太的提议,我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如果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可以全部说出来!” 漠北寒看着林深深这样一副模样!这不就是当初她最开始认识的林深深吗? 那种从容不迫、坚毅淡定、和眼神中面对任何事情都不服输的神色,他至今都历历在目! 但现在漠北寒在心中告诉自己,他不要再被这些东西所吸引了! 因为眼前这个女孩,她是恶毒、她是肮脏的!她所有一切看似美好的东西,不过都是她装出来的罢了! “公司有事我就先走了,你们给我好好照顾夫人!” 漠北寒对大厅的佣人吩咐道,然后将黎微微轻柔的放了下来,转身便朝大厅外走去。 管家领着林深深去库房领了一套用人的工装。 黎微微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看着林深深穿着一身佣人的衣服走进了大厅,她心中止不住的高兴。 现在漠北寒恨毒了这贱人!她倒是要看看这贱人还有什么本事能把她的男人勾引走。 黎微微眼中流露着恶毒,啪的一下她故意将正在喝的牛奶玻璃杯子给打碎。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收拾!” 黎微微怒声吼着,旁边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女佣,伸手狠狠的掐了一下林深深的胳膊。 “没听见夫人叫你了吗?还不快滚过去收拾,万一那玻璃渣子扎着夫人怎么办!” 林深深被女佣掐的生痛,她想胳膊一定是青了的。 “我知道了,请问扫帚在什么地方?” 年纪大的女佣一听,连忙恶狠狠的再次伸手掐上了林深深的胳膊。 “你要扫帚干什么?扫帚能清理的干净吗?万一没清理干净扎着夫人吃不了兜着走!” 林深深听着,愣了一下不用扫帚难道要让她用手吗? “还愣着干什么!你还不快滚过去用手清理!万一夫人被扎伤了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林深深听着这就是摆明了要欺负她呀!可是现在她骑虎难下不去也得去! 林深深迈着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餐桌旁,然后蹲了下来伸出白嫩的小手,开始一片一片的拾起了玻璃渣子。 黎薇薇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这个贱人终于落在了她的手上,看她不想方设法折磨这个贱人! 放下手中的餐具,黎微微起身,推开了椅子,然后她看着林深深伸手正要拾起一块玻璃渣的时候,突然伸出一只脚狠狠的对着林深深的手踩了下去。 “啊!”林深深吃痛的叫出了声,那玻璃渣子完完全全的,扎入了她的手掌当中!鲜血瞬间便流了出来 疼得龇牙咧嘴,林深深整张脸都变得铁青。 黎薇薇得意洋洋,看见林深深如此痛苦的模样她简直高兴到了极点。 想到以前林深深在自己面前嚣张跋扈,而自己却又没办法治她,现在可好了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 不过时间还长她以后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资本慢慢折磨这个小贱人。 过了好几秒,黎薇薇才将自己的脚从林深深的手上挪开。 “不好意思啊!没有弄疼你吧!不过想来你一个当佣人的也是手脚粗糙,皮糙肉厚的扎一下没关系! 还好有你的手在那里挡了一下,不然要是把我给扎伤了,北寒他可是会很心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