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你的经纪人?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69章 你的经纪人?

孤独的夜那么的悲凉,这个夜晚林深深深整夜无眠,她的眼泪浸湿了被子,整个人蜷缩在床上无助的抽泣。 对!柏桐说的没错她是自私的,在爱情与亲情之间,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亲情。。 说到底林深深其实一直都明白,她就是仗着漠北寒爱她呀! 因为你爱我所以我才如此肆无忌惮,对于漠北寒,在那之前林深深从来就没有失去过。 而弟弟不一样!因为失去过所以才会变得无比珍贵,当初她可以冒险一点将这件事情告诉漠北寒,可是她没有、她连稍微冒险一点的勇气都没有就直接选择将漠北寒给丢弃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林深深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她迷糊的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手机上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请问哪位?” “怎么林小姐这么快就把我这个你的经纪人给忘了吗?” 电话那段女人的声音传过来,她的经纪人?林深深打了一个激灵。 “你是?” “我是白洛,没想到林小姐的记性竟然这么不好!” 白洛?林深深听见这两个字脑中像过了电一般! 她倒是给忘了当初她被漠北寒设计签约了风行,经纪人不就是白洛嘛! “林小姐你给我们公司签约的合同,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还要好几年才到期! 现在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提醒林小姐一下,公司给你安排了工作你的马上过来。” 林深深听着白洛的回答,整个人沉默了。 是漠北寒,果然漠北寒根本就不可能这样轻易的放过自己!白洛让自己去风行那不就是摆明了让她羊入虎口吗? “对不起白洛前辈!我拒绝履行合同!当初这份合约本来就是你们骗我签的!” “骗你?林小姐,你可记清楚了,当初我们可有让人逼着你写呀?这白纸黑字可是你自愿签的名字! 如果你不来的话,我们风行有权对你提起诉讼! 当然了如果林小姐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给得起违约费,那林小姐请自便!” 说完,电话那端,传来了被挂断的声音林深深瘫坐在床上。 漠北寒的目的无非就是要让自己主动去找他!他还就不信了如果自己真的不去风行,她还能真起诉自己不成? 林深深没有想那么多,她还是觉得漠北寒不会那么狠心真的起诉自己,下午她还是照常的去上学。 学校。 “你们听说了吗?就我们学校的安雨潇又拿到了大制作了,这次可是韩宇森导演的大作“光环”啊!” “又是这个绿茶婊啊!我可讨厌她了演技那么烂,还和我的女神一起搭戏!她能拿到大制作还不是因为身后有金主撑腰!” “你不会是嫉妒人家吧!还没毕业呢,人家安雨潇就已经开始拍戏了,而且还都是女主角怎么嫉妒啊?” “咦!以为我会嫉妒她你看她长得那狐媚的样子!谁知道私底下有多不干净呀! 还有就她那演技,给她一个高帽子,她也未必能带得上!” 几个女生八卦完,幸怯怯的走出了教室门,本来发呆的林深深却将她们的对话全部都听入了耳中。 安雨潇的金主?除了漠北寒,那还能有谁呢? 让一个刚出道的新人,一拍戏,就接大女主,也就漠北寒,有这样的能力了吧! 韩宇森的电影光环,那是众多一线女明星都在争夺的资源,竟然就这样给了一个刚出道口碑还不好的新人! 看来漠北寒对安雨潇比起对自己,一点都不差呢! 林深深正想着手机却一下子响了起来,她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封邮件。 打开一看邮件上面却显示着法院起诉诉状,她被风行起诉了。 林深深苦笑将手机又放回了兜里。 是她低估了漠北寒这个男人,现在他这么恨自己,又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他就是在逼自己,逼着自己去见他、去求他! 出了校门林深深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风行。 来到风行以后,林深深先直接找了白洛。 “把上诉撤了吧!我愿意接受公司给我安排的任何工作!” 白洛看着眼前的女孩,脸上露出满意一笑。 “很好!林小姐果然是聪明人,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人都来了我们起诉你还有什么用呢?总裁在办公室等你。” 林深深听着没有再回答,转身便去了漠北寒的办公室。 一步一步越来越靠近漠北寒的办公室,林深深能清晰的听见自己因为紧张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 她不知道漠北寒到底要怎样对自己,但是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来说,她知道漠北寒是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的。 那个男人曾经对自己有多宠爱,那么现在就一定会有多恶劣的来对待她。 “哎呀!你好坏呀寒。” “怎么难道你不喜欢吗?” “讨厌别这样!万一有员工进来看见怎么办?” “看见就看见了,这里可是我的地方。” “哎呀不许亲……” 林深深站在门前,门是虚掩着的,她的手握在门把手上,只需要轻轻一推,就可以将门给推开。 可是林深深却感觉她的手仿佛压上了千斤一般沉重,她连推开门的勇气都没有了。 她听见了、她听见办公室里那是漠北寒和一个女孩在亲热的声音。 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林深深鼻头一酸眼泪差一点控制不住要往下流。 她觉得难受极了,整颗心如同在水深火热中饱受煎熬。 她想跑、想逃、林深深不想去面对这一切,她不想去面对漠北寒。 即使这是惩罚她依然还是会受不了的。 可是林深深知道,她没有办法跑,也没有地方逃! 漠北寒既然做了这一切,就肯定不会有让她逃跑的机会。 林深深鼓足勇气整理好自己脸上的情绪,强硬的将门给推开了。 门被打开映入她眼帘的便是漠北寒的身上,坐着一个穿着白色一字肩连衣裙的女孩。 女孩裸露出一大片的雪白的肌肤,然而让人醒目的却是她脖颈之间,有着一个又一个的鲜红吻痕。 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林深深的眼睛,她忍着、她强忍着极力煎熬的,不让自己的表情有任何一丁点的波动。 “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女孩一下子转过头来伸手拉了拉自己裸露大半的一字肩裙子。 林深深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轻声回道:“对不起打扰了!” 这一抬头她才发现,原来漠北寒身上的女孩是安雨潇。 林深深在心里摇了摇头,果然能够留在漠北寒身边的女人都是不简单的! 现在坐在漠北寒身上对着她发火的安雨潇,与与那天她救的安雨潇就像是两个人一般! 安雨潇本来还要发火的,但是当她看见林深深的那张脸时,瞬间怒火变成了惊讶。 眼前这个女孩子,和自己长得好像,但是却比自己更漂亮,甚至说她的美貌令人惊艳。 “寒她是哪个部门的员工啊?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就闯进来了!” “怎么惊到你了吗?我的小宝贝儿。” 漠北寒说着伸手抚上安雨潇的脸庞,然后她当着林深深的面,低头便吻上了安雨潇的唇。 “北寒……唔……唔……唔……”安雨潇一阵惊呼,却又立马被漠北寒的唇堵上了。 林深深就这样看着,看着漠北寒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拥吻。 她好不容易收敛起的情绪在这一刻,瞬间崩塌了,眼眶一下就红了起来细碎的泪花在眼中打转。 林深深紧紧的捏着自己衣服的裙角,她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一定不能流泪! 比起自己曾经向他开的那一枪,这不算什么,一点都不算! 眼睛虽然还是通红的,但林深深还是成功的将自己的眼泪给逼了回去。 “哎呀北寒这还有人呢!你这样让人家……” 这个长长的吻终于结束,安雨潇说着,故作娇羞模样将整张脸都蒙进了漠北寒的怀中。 “不知道漠少,到底给我安排了什么工作!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怎么刚来一会儿就想走?我没记错,你当初签了五年的合约吧! 我现在还没想好,明天你到我的住处来找我,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具体让你做些什么的。” 安雨潇听到漠北寒对林深深如此回答,心中充满了疑惑?给员工安排工作为什么,还要去老板的住处呢?难道? “漠少你要是安排的工作就请你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去你的住处,我没空去,也没有时间去!” 漠北寒听着林深深的回答,嘴角向上一扬露出一抹浅笑,那种笑容里面带着胜券在握。 “口气倒是不小啊!好啊!你可以选择不来,但是我告诉你我也可以选择起诉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林深深的手始终捏着自己的裙角,她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向门外走去,可是那眼泪再也无法控制的一滴一滴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