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原来我只是一直在练习微笑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66章 原来我只是一直在练习微笑

“我看你们谁敢,如果你们敢动我,漠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两个保镖面对安雨潇的呵斥,根本不害怕蹲下身子就摸上了她的脸,抬手便解开她胸前衣服的扣子。 一旁的黎薇薇看着这景象,美丽的面孔笑的狰狞,她掏出手机对着安雨潇便准备拍摄! “你们两个还不赶快动手!”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们了!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你们了!” 安雨潇惊恐的睁大眼睛,双手死死地护在胸前。 林深深看着仓库里面的景象慌了起来,黎微微可真是恶毒呀!这女孩才多大呀?她竟然想要人弓虽暴她!不行她要救人可是要怎么救呢? 如果现在自己冲出去,说不定会连和那个女孩一起遭殃的。 林深深思来想去眼睛瞟到了自己的手机上,一下子一道闪电似的光窜过她的脑海中。 “有了!” 就在黎薇薇刚刚按下拍摄键时,却不曾想,外面一阵警车鸣笛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一出来黎薇薇立马就慌了!这两个蠢货怎么办的事!把警察都给招来了! 自己可是公众人物呀!要是被抓进了警察局,那她以后的星途可就全毁了。 “你们两个蠢货怎么办事的,把警察都给招来了,还不赶快送我走。” 两个保镖也慌了,连忙起身惊慌失措的回道:“大小姐这个仓库后面有后门,我们可以从后门走,那这个女人她?……” 黎微微恼火眉目狰狞“啪”的一巴掌打在了保镖的脸上。 “还管她干什么,还不赶快送我走!” 三个人慌慌张张的连忙从后门跑出了仓库。 安雨潇看着三人慌慌张张的逃跑,终于放下了心来,总算得救了不过是谁报的警呢? 双手撑地安雨潇缓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外面的林深深赶紧冲进了仓库,走到安雨潇身边,将她扶在了肩上。 “你没事吧?来我送你去医院吧!” 安雨潇抬头看着眼前戴着口罩的女孩,这个女生不就是中午撞了自己的那个女孩子吗?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警察又为什么没有跟着进来呢?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警察呢?” 林深深听着连忙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然后点开了一段音频,一阵警车鸣笛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你说这个啊!假的啦我是为了吓跑他们故意放的,好了别说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林深深扶着安雨潇出了仓库,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才打到一辆出租车赶往了医院。 林深深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等待安雨潇,安雨潇从外科室走出来,她手里拿着药,脸上已经被医生处理过了。 林深深看着她,脸上这高高肿起带着各色淤青,手臂和背部都有擦伤。 “你没事儿了吧!” “就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就会好,谢谢你救了我。” “没关系见义勇为嘛!” 听到这里,安雨潇脑中闪过了疑惑,林深深为什么会知道她会被带去那个仓库,除非他一直就跟着自己!不然没可能呀! “那个,我想问一下,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被人带去了那里?” 听着安雨潇的发问林深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跟踪安雨潇可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实目的,于是连忙林深深忙想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嗯,是这个样子的,今天早上我不是撞了你吗?心里非常过意不去所以下午的时候就想找你道歉,没想到正好就看见你被人给带上了车,这才无意中把你给救了。” 安雨潇听着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是她也不好反驳什么,毕竟早上的情况是真实的。 “早上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救了我,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林深深还没来得及答应,下一刻就见安雨潇欣喜的向前迈去了步子。 “你来了。” 林深深转过头去一看,只见一袭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将安雨潇搂入了怀中。 “告诉我这是谁干的!” “我没事儿,就是一点皮外伤,很快就好了,哦对了是她救了我。” 话洛安雨潇拉着漠北寒向林深深走了过来,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男人林深深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她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这个情景多么熟悉呀!这不就是曾经的她与漠北寒吗?但是那个女孩不是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是自己了…… “寒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一定要好好报答她,要不是她的话我可就再也没有颜面见你了。” 漠北寒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生,林深深整张脸都被口罩捂着露出一双眼睛,他看着她的眼睛有些通红,这双眼又是那样的熟悉,像!太像了!像林深深。 呵!再像又怎么样!这怎么会是那个狠心的女人呢?她现在正在c国当着令人艳羡的北宫太太呢! 刚才安雨潇给他打电话,就说了有一个救命恩人,漠北寒早早的便准备好了支票。 “谢谢你救了她!这是你应得的。” 林深深看着漠北寒向自己递来的那张支票呵!他竟然给自己支票。 这张支票她应该拿着,不应该拿着,可笑、可怜、又讽刺! 林深深的手僵在了半空,漠北寒看着她冷漠的声音响起“拿着吧!我漠北寒从不欠人情!” 一旁的安雨潇见这情况,连忙也跟着附和道:“你就拿着吧!别跟我客气这也是我男朋友对你的一番心意!” 话落安雨潇拿过漠北寒手上的那张支票,硬塞到了林深深的手中。 “快拿着有机会我再请你吃饭吧!我先和我男朋友走了再见!” 安雨潇礼貌微笑的说着,然后她话音一落,漠北寒伸手一个公主抱将她整个人抱入怀中,转身两人欢声笑语的朝外走了去。 林深深看着男人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扑通一下她无力的跪倒在地,眼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出眼眶,泪水沁湿了口罩,沁满了整张脸,手里的那张支票被她狠狠的撕得粉碎。 漠北寒是我亲手埋葬了我们的爱情,所以我觉得终有一天,我会彻底将爱情忘记,将你忘记! 可是忽然有一天,我看见,你那么宠爱一个和我那么像的女孩,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因为这是属于我们的曾经呀! 我觉得我想见你,我可以微笑着去祝你幸福,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只是在练习微笑,我根本就见不得你爱别人,又怎么可能笑着去祝你幸福呢? 心总是在最痛时,复苏;爱总是在最深时,落下帷幕。 林深深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步的向医院外走去。 此刻她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漠北寒,我再也不会打听你的消息,再也不气想着要见你了。 因为这种自己将爱情攥在手中,却又只能看着它一点点消失而无能为力的痛,我在也承受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