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那是她心碎的声音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64章 那是她心碎的声音

林深深的心开始慌乱,她沉默得坐在床边,等缓过神来连忙拿起了那个信封。 信上没有多余的字,只写了一句“对不起深深!信我我一定会救他出来的。” 林深深知道信上的这个他指的应该是自己的弟弟,但是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柏桐要将自己送回A国呢? 难道她不知道A国是漠北寒的地方,而自己和漠北寒又…… 拿起手机林深深解开锁,发现通讯录那一栏里面有一个备注号码是柏桐。 她连忙拨打了电话,她现在太想了解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然而令林深深没有想到的是,对面却传来了机械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手机悄然滑落,林深深无力的瘫倒在床上,眼角的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她既害怕又欣喜,害怕的是她不知道自己这一走,弟弟到底会怎样? 而却又欣喜,欣喜的是,漠北寒我回到了这个有你的地方可是你结婚了,但是我还是止不住的高兴,因为也许有某一天我还能在远处看见你的身影。 为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出乎她意料? 此刻的林深深想漠北寒是不是我们两个人从相遇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要一直纠缠一辈子不死不休…… C国。 柏桐喝着红酒,看着窗外迷人的景色,她的脸在夜色灯光的衬映下是那样令人迷醉。 右殇站在一旁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是自己的主子也是自己心爱的人。 右殇知道,此刻的柏桐其实内心很痛苦,她在挣扎、在压抑。 “别喝了主子!我不明白,既然都是痛苦,为什么主子不一刀把那个女人给解决了?” 柏桐听着轻抿了一口红酒,冷哼道:“你懂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我直接把她杀了,哪一天要是被北宫知道了,他不仅不会爱我还会视我如仇人。” “那主子也可以囚禁她,为什么要送她回a国呢?北宫上将眼线布遍各个地方,难道主子就不害怕,送那女人回了a国,会提前败露吗?” 柏桐摇晃着手中的红酒,叹了一口气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右殇,你觉得如果是林深深自己逃跑,她会回A国吗?” “这……”右殇欲言又止,有些回答不出来的意味,柏桐看着他那模样,又继续开口道:“你还是不了解女人啊!如果是林深深自己逃跑,那她去哪里都不会回A国。 且不说她有没有勇气去面对曾经她伤害过的那个男人,在则连你都明白回A国容易被北宫给查出来,林深深也是个聪明人她又怎么会不懂呢? 北宫那么聪明,林深深想什么他又岂会看不穿?所以A国不会有北宫的眼线,再者,我送她回a国也并不全是因为A国安全才送她回去的!” “那主子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右殇依然费解柏桐这样做的原因。 “为什么?右殇你觉得我把她囚禁起来,就安全了吗?不你错了! 如果我只是囚禁她,那么不管我把她囚禁在什么地方,迟早有一天都会被北宫找出来的。 既然迟早都要被发现,那就让她好好的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够杜绝任何一丁点林深深爱上北宫的可能性! 所以林深深只能回A国,她只有在她喜欢的男人身边,和那个男人有着无限的纠葛!她才会时刻提醒自己,是北宫拆散了他们俩!” 听着柏桐说完,右殇才理解为什么此刻的柏桐那么的痛苦。 她始终是一个女人啊!她依然做不到,铁石心肠,为了自己的爱情,她让另外一个女孩去承受痛苦,让她成为自己的垫脚石,柏桐痛恨这样的自己,那样的她精于算计到令人厌恶。 一个星期后。 一个星期过去了,在这段时间当中,林深深依旧没有联系上柏桐,她不敢轻举妄动,她害怕自己如果贸然回到c国,被北宫洛川的人发现她竟然逃跑过,会不会因此迁怒到自己的弟弟? 现在的林深深没有选择,她只能和柏桐合作,虽然现在联系不上柏桐,但林深深也知道,柏桐既然给了她联系方式就一定还会对他有下一步的指示。 生活总还是要继续,凭着柏桐给的那张卡林深深又重新报了一所私立的艺术学院,学表演、当演员、拍戏、一直是林深深梦想。 这两天遇到换季林深深脸上过敏起了很多小红点,她出学校在药店里面买了口罩和过敏药便急匆匆的往学校赶去。 刚刚来到的秋季烈日当空很是熬人,林深深戴着口罩,感觉浑身都是异常的炎热。 向前面的便利店买了一瓶冰冻的矿泉水,还没有来得及喝看了一眼时间来不及了她又是急匆匆的向学校赶。 一路的,奔跑,即使让你深深,什么都没有注意,然后他将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给一把撞倒在了地上。 惊慌失措,林深深把人撞了,连忙蹲下身想要扶女孩起来。 “对不起同学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来我扶你起来!” 女孩的脚被扭到了,眉目狰狞,她抬眸看着眼前的林深深,林深深看见女孩脸的那一刻眼中闪过了震惊。 这个女孩子,长得和自己好像,虽然,五官不如自己精致但也像了五六分,更重要的是,她散发的气质,她的眼神这不就是自己吗? 林深深愣了愣神,连忙又说道:“你是脚扭到了是吗?你看还能走吗?我扶你去看医生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女孩的话还没有说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男人单膝蹲在了地上,然后一伸手,将她整个人抱入怀中起了身去。 林深深转过头男人那张棱角分明,帅气无比的脸庞,就这样进入了她眼帘当中。 转瞬即逝之间,男人的脸庞便消失了,留给她的只是一个高大的背影。 她在那身后还能听见两个人的对话。 “没事儿吧脚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我没事儿的。” 再后来林深深听不见声音,连背影也消失。 此刻林深深觉得她的心像是碎成了一瓣一瓣,她的眼睛像是被什么给捂住了,越来越模糊,直到那一层模糊的东西化作了眼泪,一点一点流淌出眼眶。 看着男人抱着女孩上了车,林深深伸手将自己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 他没有认出她是谁,他曾经对自己的温柔,现在用在了另一个姑娘的身上。 眼睛再次模糊,泪水从林深深的脸上,一滴一滴的砸在了地板上,她无力的抱住双膝哭得如同一个破碎的布娃娃,那么无助、那么可怜…… 他不认识她了,他不再爱她了,她的温柔属于别人了。 “漠北寒是我把你给弄丢了,所以你再也不会爱你的小丫头了是吗?” …… 微风吹过的烈日骄阳之下,有一个女孩,她抱着双膝无助的哭泣,泪水砸在地板上,那是她心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