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走了

庄园里的人看着这一幕,可没有漠北寒的吩咐,却又纷纷不敢走上前。 门外的祁景兰,还有黎薇薇,听见枪声两人连忙又跑了进来。 她们刚开始想的,以为是林深深中枪了,然而一进来看见中枪的人竟然是漠北寒,两人都吓得大惊失色,连忙跑过去,将漠北寒给扶到了自己身旁! “你们都瞎了吗?都愣着干什么?叫医生、叫医生啊!” 祁锦兰一声令下,庄园里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黎薇薇走上前,“啪”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林深深的脸上。 “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这么狠心呀?你怎么能开枪对寒动手呢!赶快滚,怎么还想让我把你送进牢里吗?” 林深深泪眼婆娑,看着受伤的漠北寒躺在沙发上。 男人的脸庞是那样的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又是那样的无力。 而现在是自已最好的时机走掉!不然恐怕又要多生事端。 转身林深深没有再多看一眼,她得走,她得马上走。 然而林深深还没有走到两步路,漠北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没有我的命令,谁敢放她走!你……你们都瞎了吗?还不快把人给我拦住!” 漠北寒强忍疼痛,带着戾气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旁。 “寒,你这是干什么?这个贱人她要杀你啊!她要走你就让她走吧!”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闭嘴!” 祁锦兰见这情况,自己的儿子真的是被这小贱人迷了心窍了!她绝不能再让这样一个祸害,在留在自己儿子身边了。 “北寒,你不能再任性了,我绝不会再让这个女人留在你的身边的!” “来人哪,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 “我看你们谁敢动她!给我听着,如果你今天敢动她,我就让你没了我这个儿子!” “北寒你……”祁锦兰气结,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医生赶到,为漠北寒检查伤口。 “还好没有打中心脏!漠少你这个应该马上动手术将子弹取出来。” 漠北寒沉默了一两秒,既而对医生开口道:“我知道,但不是现在,你先给我上药包扎吧!” “漠少耽搁不得呀!” “我说的话没听见是吗?”漠北寒厉声对医声说道。 医生没办法只能按照,漠北寒的话行事! 包扎完毕漠北韩又对安德烈吩咐道:“安德烈把不相关的人,都给我请出去!来人呐扶我上楼。” “是的少爷!” 两个小女佣走上前扶着漠北寒朝楼上走去,刚走了两步,漠北寒又停下来转头看向了林深深。 “把她给我带上来!” 楼上漠北寒面前站着林深深,现在的林深深已经掩盖了她脸上的悲伤之情。 “怎么都这样了!漠少还是不肯放我走?刚才太紧张了,那一枪打偏了,早知道我就应该直接要你的命,那多好啊!” 漠北寒躺在床上她脸色苍白,疼痛,让她整个嘴唇都在发白。 “小丫头你到底要怎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也不想要了你的命,只要你肯放我走! 对了漠少!不要再说你爱我了,你那廉价的爱我要不起!” 这一刻,虚弱的男人眼眶再次发红,她的眼眸中蓄满了泪水、还有那种苍白无力的恳求。 “我求你别离开我,小丫头你知道吗?对于你我真的输不起啊!你就是我的劫呀!我怎么能让你离开我呢?” 漠北寒撑起身子强忍着疼痛,用他最大的力气,再次将林深深双手抱入了怀中。 “放手!”林深深厉声对漠北寒吼道。 “我不放、我不放!我绝不放开你,绝不!” 林深深伸手大力的推搡着漠北寒,但是漠北寒却依旧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 疼痛让男人没有力气,看着那个拽在手中的衣角一点点的滑落,此刻他绝望的心像是四分五裂一样的疼! 漠北寒腥红的眼眶,终于忍不住的泪水流出。 林深深看着眼前男人流泪,却还是强忍着没有表露一点心疼。 男儿有泪不轻弹,而这一刻漠北寒流泪了,他一生中仅有的眼泪,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孩而流的。 林深深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有多爱你,我是一个男人啊!但因为爱你,我把我的尊严都弄丢了!因为爱你,我卑微到了尘埃里…… 漠北寒死命的抓住林深深的衣脚,砰的一下整个人从床上跌倒在地,而那个衣脚最终还是滑落出他的手心。 林深深转身欲走,漠北寒哀怨又带着戾气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不要!我求你了小丫头!” 林深深没有回过头,而是再次迈起了步子向门口走去。 漠北寒冷冽而带着绝望声音再次响起。 “不要!不要!不要走……” 林深深听着身后男人的话,心也跟着破碎了,泪水纵横的交错在她的脸上。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心软,她必须要走! 就这样,她一步一步的走出房门,最后房间门碰的一声被关上。 漠北寒再也看不见林深深的身影,这一次他真的不再抱任何希望,这一刻他真的绝望了。 “林深深,我恨你!我恨你……” …… 体力不支的漠北寒,在这一刻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就在这时房门砰的一下被打开了,安德烈本来是要将祁锦兰和黎微微赶出去的,但是祁锦兰带了人最终还是硬闯上来。 祁锦兰还有一众保镖佣人,连忙将漠北寒扶了起来,然后打了电话,要将晕倒的他送往医院。 林深深则在黎微微的带领下,成功的离开了璃园。 “记住,走了就别回来,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放心吧我不会再回来了,好好照顾她!” “现在他事情现在轮不到你来操心,滚吧!” 说完黎薇薇转身傲然的进了大厅,林深深声走出庄园,她刚刚走到庄园外,一辆豪车便向她开了过来。 “林小姐,上将大人叫我来接您!” 是北宫洛川的人陈副官。 林深深不说话,脸上毫无表情。 她伸手打开车门,上了车,车子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