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受伤了?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44章 受伤了?

林深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走出北宫洛川别墅的? 失魂落魄的她回到了学校,一整个下午都无心上课。 终于撑到了放学,之前漠北寒答应说放学会来接她,可是林深深却并没有看见漠北寒,依然是管家还有司机来接的她。 此刻的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回到璃园也早早的就上楼休息了。 林深深想了很多,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和漠北寒断了吗? 或者她可以选择告诉漠北寒,然后和漠北寒里应外合。 但同时林深深又害怕,因为北宫洛川太聪明了,自己能想到的北宫洛川也一定能够想到,如果自己这样做被发现的话,那自己的弟弟很可能就会真的身陷囹圄了。 林深深冒不起这个险,她再也承受不了第二次失去至亲的痛苦,更重要的是她不敢拿自己弟弟的性命去做这个冒险。 想着、想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深深疲惫的睡了过去。 直到凌晨的时候,林深深因为口渴而迷糊的转醒。 林深深下床倒水喝,这才发现漠北寒这个时候都还没有回来。 喝完水以后,林深深想下楼找人问一下漠北寒在干什么? 她刚将房门打开,便看见漠北寒脸色苍白,很是虚弱的被安德利扶着进大厅,身后还跟着黎微微。 林深深看着漠北寒虚弱的模样,整颗心都提了上来,他那副样子是受伤了吗? 林深深连忙走到楼梯口,蹬、蹬、蹬就朝楼下走去。 黎薇薇看着穿着一身睡衣从楼上走下来的林深深,眼里顿时冒起了火花。 都怪这个小贱人!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的寒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林深深刚走下楼,黎微微突然猛的一下向她冲过去,然后她伸手抓住林深深睡衣的领口,对着她又是抓又是扯。 “你干什么疯了!” “贱人,你怎么不去死!你竟然还好意思赖在寒的身边!” “放手!”林深深对黎微微怒声吼道,然而黎微微像是没听见一般!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林深深大力的将她推开,然而她自己还是被黎薇薇推的撞在了楼梯口。 “够了!安德烈,谁让你放她进来的,让她给我滚出去!” 安德烈听着漠北寒的话瞬间面露难色。 “少爷是夫人吩咐,让黎小姐从今天开始住进璃园愿照顾您的。”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女人变成了你的……” 漠北寒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阵疼痛让她邹起了眉头,额头上沁出一层细汗。 “少爷你没事吧!您别动怒,我马上让人送黎小姐出去。” 林深深和黎薇薇看见漠北寒这样,也都紧张了起来,林深深立马冲了过去。 “漠北寒你怎么了?你这是受什么伤了吗?今天早上出门不是还好好的吗?” 林深深急得快要哭出来。 漠北寒伸手抚上林深深的脸颊,然后用温柔的声音对她回道:“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别担心好不好?” 林深深看着眼前的漠北寒,他明明脸色那么苍白,看起来那么无力、那么虚弱、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他却强硬的支撑着告诉自己他没事。 林深深心疼,疼的一揪一揪的,漠北寒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好?你这么好,让我怎么忍心不去爱你?让我又怎么舍得与你断绝一切呢? 泪眼婆娑的林深深,眼泪一颗一颗的砸在了漠北寒的手臂上。 黎微微看着眼前深情的一幕,心里面的火气更加浓重。 她的寒为这个小贱人,连命都不要了!现在竟然还告诉她自己没事,呵呵! 黎薇薇走上前,将坐在沙发上的林深深一把拽了起来。 “放开她!不是叫你滚吗?” “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林深深我有话对你说,跟我出来一趟!” 说着黎微微放开了林深深。 漠北寒听着转头看向安德烈,安德烈示意一挥手两个保镖便走向黎薇薇。 “得罪了黎小姐!” “站住!”黎微微怒深喝斥。 “寒你不用叫人赶我走,我自己会走,我有话对林深深说,放心!我不会伤害她,毕竟这是在你的地盘,就算我想也做不了!林深深跟我走!” “不许跟她去!”漠北寒对一旁的林深深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黎薇薇见状,连忙补充道:“林深深我说了我不会伤害你就不会伤害你! 我只是想跟你说儿句话,怎么?你当初有勇气和他在一起!现在竟然连和我说几句话的胆量都没了吗?” 林深深听着黎微微的话,她从她的眼中看见了丝丝坚定,仿佛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说。 林深深转头伸手握着漠北寒的双手,安抚的对他说道:“没事的,让我去吧,相信我!” 说完林深深转身同黎微微一起出了大厅。 “现在有什么你可以对我说了!” “他受伤了!” “我知道!” “可是你知道他受的是什么伤?是因为什么而受伤的吗?” “黎微微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和我拐弯抹角!” 黎微微知道林深深看出了她的意图,所幸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爽快!既然你都这样说,我也就不和你绕什么弯子了。 他腹部中枪了,是伯父打的!就是因为他不肯和你分开,不肯放弃你,才会有了这一枪,他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 可是你呢?你什么也帮不了他,就是因为和你在一起,他才有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家人的矛盾,和家族的矛盾,都是你带给他的! 林深深我今天不是来和你闹的,我只是来告诉你现实的残酷! 在这个世上,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是可以在一起的!如果你和他在一起,带给她的,只有痛苦和磨难,那你放手吧! 你的家庭背景,注定了你和他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是聪明人,如果你不想看到某一天她为了你,变得和家族反目,身败名裂,甚至连命都没了的话,那么权衡利弊,你自己考虑吧!” 说完黎微微转身而去,她再进来的时候就应该对林深深说这一番话,只是当时看见林深深,她太生气一时给忘在了脑后。 今天漠北寒受伤,是漠北寒的母亲祁锦兰叫黎微微陪着一起回璃园的,而这番话也是祁锦兰教给黎微微,让她说给林深深听的。 自从那次祁锦兰在璃园与林深深交锋后,那就看出来林深深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她分的了轻重,懂得权衡利弊。 能让自己的儿子深爱到连命都不要的女人,一定也是同样深爱着自己儿子的吧! 祁锦兰觉的如果林深深也足够喜欢漠北寒,那么告诉她事情的轻重,她就一定会选择放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