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分手?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41章 分手?

林深深看着电视上面的一切,莫名的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出来。 她最终愤恨的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机关掉了。 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没一会儿管家,做好了晚餐叫她吃饭。 “林小姐晚饭好了,过来用餐吧!” 林深深听着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一步一步的走到餐桌前,她是不是应该等着漠北寒回来一起用餐呢? 桌子上琳琅满目的饭菜,林深深就那样痴痴的望着,漠北寒待会应该要回来,所以她应该等着他的。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墙上的时钟都指向了22点。 终于林深深听到了车子的声音,是漠北寒回来了吗? 林深深欣喜快步的向大门口走去,然而却就在这时,看见黎微微挽着漠北寒的手,向大厅走了进来。 这一刻林深深仿佛听见心脏碎裂的声音,她心中的欣喜和脸上的笑容,都在此时消失不见。 她就这样看着黎微微,挽着漠北寒从她的身旁走过。 心中有很大的酸涩林深深忍着不表现出来,然后她向黎微微与漠北寒的方向走过了去。 “你回来了。” 林深深一双苦涩的眼眸看着漠北寒,轻声的对他说道。 “嗯。” 漠北寒点了点头,淡声的回道。 一旁的黎薇薇看着眼前这一幕,眼中划过得意洋洋。 这小贱人以前不是还挺得意的嘛!那么嚣张的嘛!现在不还是弱的像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怎么不吃东西?” 漠北寒看着桌子上没有动过的食物,他有些生气,却又装作无事的问道林深深。 林深深低下头,此刻他只觉得漠北寒对他是那样的冷漠! 而黎微微挽着漠北寒的那只手,却又无时无刻的不在刺痛着她的双眼。 “我没什么胃口,先上楼了!” 林深深说完转身就朝楼上走去,因为在乎!此刻的她无法向漠北寒问出心中的疑问,以前那个勇敢嚣张的自己去哪里了? 林深深一走,漠北寒看着你黎微微狠狠的一个甩手,便甩掉了她挽着自己手臂的那只手。 “寒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干什么你不明白吗?滚!” 黎微微刚才还满腹委屈,此刻眼眸里却染上了恶毒。 “你也会害怕呀!你现在知道要在人前和我装亲密、和我装恩爱了是吗?哦,对了,你不是害怕,你害怕的是伯父真的会对那个小贱人不利吧!” “闭嘴!” 漠北寒一双锐利的眼睛,直射着眼前的黎薇薇。 “闭嘴!我为什么要闭嘴?寒你最好二十回小时都把那贱人给看好了,不然哪天她要是暴尸荒野,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黎微微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怎么样!” 漠北寒真的怒了,伸手狠狠一下捏上黎薇薇的脖子。 “咳……咳咳……咳” 黎微微被漠北寒掐的喘不过气来。 “威胁我,你还没这个资格!” 话洛漠北寒一松手,黎微微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咳……咳咳……咳……” 黎微微喘了喘气从地上站起了身来。 “威胁你,我怎么敢呀!不过寒我也送你一句话,就算你不娶我,你以为你娶得了那个小贱人吗?” “滚!” 黎薇薇眼中闪过不甘心,最后还是怯悻悻的出了璃园。 楼上。 林深深回到房间以后,洗漱完毕便一个人蜷缩在了床上。 她还是想着漠北寒应该会来找她,会来对自己解释,告诉自己不是她看见的那个样子。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漠北寒也没有进入房间。 林深深心里很失望,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亮了起来。 林深深伸手将手机打开一看,是一条陌生的短信。 “我的小仙女,现在知道你爱的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了吧!他根本就不值得你为他付出那么多,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 这信息是谁发的?会叫自己小仙女的,除了北宫洛川还会有谁? 看着这信息林深深,回了一条过去。 “我的事情不用北宫上将操心!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北宫上将,你怎么像个女人一样!挑拨离间都找的这么是时候!” 北宫洛川看着林深深给自己回复的消息,脸上一抹调笑闪过。 他的小仙女还真是倔强,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我的小仙女,就算你拒我于千里之外,我还是要说一句,即使你和漠北寒是真心相爱又怎么样? 在外界看来,那个叫黎薇薇的女人才是漠北寒的未婚妻,而你?如果这种关系被曝光,别人只会认为,你不过是个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罢了! 哦对了!像漠北寒这样的身份,也许在外界看来你连第三者都算不上,不过就是漠北寒一时兴起养的一个玩宠罢了!” 林深深看着屏幕上的这条信息,她陷入了沉思当中,北宫洛川的这条消息,可谓是字字珠玑。 对呀!他一直想他和漠北寒还是真心相爱的,觉得相爱的人就应该在一起!可是她忘了他和漠北寒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大,外界不可能承认她,而漠北寒的家庭就更不会承认她了。 林深深没在回复,她将手机又放回了床头柜,北宫洛川说的对,她根本就无力反驳。 抱着床上的被子,林深深蜷缩成了一团,突然觉得特别特别的委屈,眼泪一下子又夺眶而出,就这样嘤嘤的抽泣了起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一双大手将她整个人给抱了起来。 “生气了?” 男人冷冽的声音,还有熟悉的味道,林深深突然觉得她漂浮的那颗心,一下子找到了依靠的点。 是漠北寒他是来向自己解释的吗? 林深深想到这里,眼泪就更大颗了,小声的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她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一个劲的哭,眼泪鼻涕擦了漠北寒一身。 哭了好一会儿,终于抱着她的男人在次开口“深深我们先彼此冷静一段时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