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万一小丫头又不喜欢他了? - 一夜惊喜:娇妻火辣辣

第112章 万一小丫头又不喜欢他了?

话落剩下的全是女孩抽泣的哽咽之声,漠北寒一动不动,整颗心都因为女孩的话而被包裹的紧紧的。 他的小丫头说她喜欢自己,他的小丫头真的喜欢他。 此刻漠北寒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比他的小丫头说喜欢他来的更为幸福。 漠北寒伸手抚上林深深捧着自己脸颊的手,他看着眼前的女孩的模样,是那样娇弱、那样可怜。 他的心暮然一沉,猛的一把将林深深紧紧拥入怀中。 他怎么会不要她呢?他怎么会不要他最爱最爱的那个小丫头呢?他怎么会舍得丢弃她?舍得抛弃她呢? “深深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怎么会不要你,我怎么会舍得抛弃你呢?不哭了我错了,我带你回家、我带你回家。” 男人的话说得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含情脉脉,林深深听进耳中融进心里,一下子整颗心便被温暖的感觉所侵袭。 她多怕这个男人会不喜欢她,会羞辱她,会践踏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表露出来的真心。 可是他没有他在跟自己道歉,他说他错了,他说他要带自己回家,漠北寒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吧?林深深突然想起一年前漠北寒就已经说过喜欢她了不是吗? 漠北寒轻轻地将林深深放开,然后不由分说的将她抱起身朝机场大厅外走去。 车上林深深没有说话,就那样被漠北寒紧紧的搂入怀中,两个人静静的,一直到回到璃园。 抱着林深深一路回到主卧室,此时的漠北寒有些不知所措,往日的镇定完全在此时烟消云散。 心里面高兴得有些找不着北,他的小丫头说喜欢他了,他的小丫头终于承认喜欢他了,那以后一定要对这小丫头更好一点才行! 不然万一那丫头又不喜欢自己了怎么办?万一她要是喜欢上了别人怎么办?万一有人和他抢那小丫头怎么办?不行、不行!小丫头是他一个人的! 林深深的心中也若有所思,脑海中一遍遍的回忆着她刚刚表明心迹时的情景,她怎么就说了呢? 原来喜欢一个人,连骨子里面的骄傲都可以丢弃,就是不想离开他,就是害怕离开他。 林深深的脸颊烫红、心中升起一股羞涩来。 在林深深的心里面,像表明心迹这种事情应该是男孩子主动。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为了留住一个男人而主动去掉矜持卸下骄傲,只为留那人在身边。 漠北寒看着怀中的女孩,她的脸颊有些红,眼角两旁还带着泪痕。 折腾大半天了,这丫头应该累了,思及此处,漠北寒抱着林深深便进了浴室。 将林深深从自己身上放了下来,漠北寒在浴缸里面放上了洗澡水。 弄好以后,他伸手就去给女孩解身上的衣服。 看着男人为自己解衣服,林深深的脸就更红了,他这是要给自己洗澡吗?可是这男人是个大色胚啊!不会待会儿洗着洗着就变成了鸳鸯浴吧? 伸手打掉了漠北寒为自己解衣服的手。 “我……我想自己洗。” 林深深嘟着小嘴轻声说道,漠北寒听着,再一看林深深那张通红的小脸气鼓鼓的,他心里一下子就有些慌了,是不是自己哪儿又惹到这丫头了?她是生气了吗? 漠北寒不敢有什么迟疑,生怕林深深一个不高兴生气了再跑了。 他看着女孩,然后点点头,立马就走出了浴室,出来以后,漠北寒进入另一间浴室洗澡。 林深深从浴室泡完澡,刚一开门,便看见高大的男人穿着居家的睡衣,手中拿着一条粉色的毛巾站在她的眼前。 漠北寒拿着手里的粉色毛巾,轻柔的给林深深擦起了头发,然后拉着她到梳妆台前又给她将头发吹的柔柔顺顺。 此刻的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头发吹完以后漠北寒抱着林深深便上了床。 灯一关男人的大手毅然而然的,便将女孩整个拥入了怀中。 “深深。”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林深深轻声应着。 又是一阵的沉默不言,漠北寒也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了?平时和这丫头斗嘴倒是挺熟练呢的但此刻…… “哎!”漠北寒叹了一口气,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如果说不出来,那就做出来好了。 一个翻身他将林深深整个的压在了身下,猛然一下擒住了身下女孩的唇。 她有多久没碰她了?甚是想念,这个吻来的很是缠绵。 随着这个吻,暧昧的气息节节攀升,男人身休也有了变化,正当漠北寒要进行下一步动作之时,林深深却猛然一下将漠北寒给推开了。 “放开我!” 林深深语气重了,还夹杂着哭腔,漠北寒听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又是哪里把这小丫头给招惹了? “小丫头你怎么了?别哭啊!你告诉我我哪里又惹你了,都是我的错好不好,你告诉我,我改、我改。” 男人声音急切,又带着浓重的焦虑。 林深深不说话,只是低低的抽泣了起来,漠北寒将灯给打开,看着眼前又哭起来的林深深他心急如焚。 “丫头不哭,我不好,我有错,不哭了好不好?” 抽出一张纸巾,漠北寒轻轻的给林深深擦拭眼泪,却猛然一下被林深深给打断。 “你哪么脏,你不许碰我!”林深深怒声吼道。 就在刚才漠北寒想要她之时,林深深一下子便想起了,漠北寒和秦可欣在这间房,这张床上滚过床单,顿时委屈与怒火便一拥而上了。 这男人之前伙同别的女人来欺负自已,还和别的女人滚床单,难道就因为自己喜欢他就要算了吗? 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受委屈? 脏?小丫头说自己脏,什么意思?是指那方面吗? 可是这一年,自己明明就过得像个和尚一样!不是那小丫头又怎么吃得下口? “丫头你给我说清楚好不好?我怎么就脏了?” 漠北寒急切的问道。 “我怎么不记得漠少是什么时候得的健忘症,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都不记了吗?” 林深深带着哭腔语气却变得强韧,说出的话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