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甩锅

男人冷漠的气息,像是要将人冻僵一般林深深目瞪口呆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你妹啊,这男人也太准时了吧,是掐着点来的吧!大哥?“……” 完了、完了,这男人肯定以为自己又想跑怎么办呀?不会真的把自己的腿给打断吧,林深深一口想,心里面慌了起来,左思右想对的!她可以甩锅呀!反正是那两个女人叫自己走的。 在漠北寒面前把锅甩给他妈和他未婚妻!自己再装装柔弱装可怜,说害怕自己不走会被这两女人为难不就行了嘛! 林深深在心里为自己这个想法,暗搓搓的高兴。 漠北寒大手一挥,直接楼过林深深,向大厅内走去。 “这里是璃园不是漠家,你们的主子只有我一个!” 大boss这一发火,惊的所有保镖佣人都颤颤巍巍的。 祁锦兰见状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她的儿子一向英明神武,今天怎么会这么糊涂呀!为了眼前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竟然当着这些保镖佣人的面说这种话,不是驳自己的脸面吗? “够了!不关他们的事,这一切都是我的命令,怎么我这么做你有意见?不过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北寒你何必一定要把她留在身边呢!” 漠北寒看着自己的母亲,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她这个母亲向来都是不管自己的,这一次竟然大动干戈的要让那小丫头走,到底是为了什么? “母亲做的决定,我向来是没有意见的,只是不知道一向不管我的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我身边多少女人了呢?” 祁锦兰听着拉过一旁的黎微微,轻声说道:“你父亲和我商量,决定让你与薇薇订婚,北寒你是个男人曾经有过女人,我能理解。 但是现在不同了,微微既然要嫁进我们漠家,你就不能亏待了人家,既然要订婚了,身边还养着一个女人算怎么回事?” 漠北寒犀利的眼光扫过一旁的黎薇薇,黎薇薇只觉得心中一颤! 北寒哥哥的眼神好可怕,他是在责怪自己吗? “所以这就是母亲你,赶我女人走的原因吗?” 黎微微听着脸色变了又变,刚才是害怕漠北寒,而现在却是气愤!他的女人?林深深算是他的女人,那自己又算什么? 祁锦兰有些搞不懂自己的儿子,虽说她知道漠北寒有过女人,但是她也明白自己的儿子是一个看得很开的人,对于女人不过是生理需求,可眼前这个女孩子呢?是不一样的!他能从自己儿子的眼中,看出浓浓的占有欲。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占有欲,这是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必备条件。 “我可没赶她,是这位林小姐自愿走的! 北寒你要看清楚,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你看她手中还拿着我给她的钱!一个为了钱就可以离你远远的女人,北寒你觉得就算是这样!你都还要留她在身边吗?” 漠北寒听着,转眼看向了被自己搂在怀中的林深深,林深深一双清澈的眸子,与他对视! 搞不懂这男人在想什么,林深深却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承认自己想走,不然就真的完蛋了。 “是吗小丫头,你也想走?”男人冷清的语气中带着浓烈的危险感。 林深深看着漠北寒脸上表情秒变,一副好似被人欺负了的小可怜模样。 他伸出双手一下子楼住了漠北寒的脖子,一副小可怜的回答:“对呀!是我想走,你别怪伯母了,是我想拿着钱走人,不是他逼我硬把钱塞给我的,伯母说了的,如果我不拿钱走的话,她也是不会为难我的所以你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的错! 嗯嗯,伯母说的都对,我就是爱慕虚荣,贪得无厌,我就是个坏女人!亲爱的寒你别怪她们好不好?怪我好了。” 林深深说的委屈又可怜,语气中还带着撒娇的意味。 一旁的黎薇薇听了心中暗喜,小贱人还真是挺蠢的!竟然一下子把所有的罪名都自己背上了。 “北寒哥哥,你听见了吧!这个女人就是爱慕虚荣贪得无厌!是她自己要走的,跟伯母无关!” 漠北寒听着,轻哼一声“呵!看来还真是和我母亲毫无关系呢!” 毫无关系,这四个字漠北寒说的意味深长。 祁锦兰眉头紧皱,黎薇薇年龄小,听不出来林深深话中深意,但是她一个都快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又怎么会听不出林深深话里有话? 表面上把什么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但实际上不就是在告诉自己的儿子,其实她一点都不想走!她走是因为你妈拿着钱逼着我走的! 这个样子祁锦兰就更加理解不了了,刚才的林深深明明就是一副贪得无厌,拿钱就要走的模样!为什么现在却要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表现出好像一点都不愿意离开呢? “北寒无论是我赶他走的也好,是他自己走的也罢!反正你是要娶薇薇的,你不能对不起薇薇,所以这个女人她必须要走!” 漠北寒听着,满脸都是不屑,直接一把将林深深给抱了起来,怒声对祁锦兰回道:“订婚我从来没想过!至于我身边这个女人,你们最好不要惹她!要是你们谁真的把她从我身边给弄走了,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漠北寒转身就要朝楼上走去“管家送客!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再进璃园。” 祁锦兰与黎微微看着漠北寒抱着林深深远去的背影,两个人心里都气愤的牙痒痒。 北寒哥哥竟然为了那样一个贱人,拒绝与自己订婚。 祁锦兰眼神落寞,自己这个儿子,她的确没怎么管过,甚至说生下来就丢在了帝都很少照料!没想到现在竟然与自己生份到这个地步了。 管家走上前“夫人请回吧!刚才少爷的话你也听到了请不要为难我们。” 祁锦兰拉着黎微微的手,安慰的说道“微微,我们先回去吧!你要相信寒儿,他只是一时被那个女人迷了心窍,他会娶你的!”